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7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6:53
A+ A- 关灯 听书

你呀,就和那个大耳贼刘备一样,文的武的也不见有啥特殊的本事,可是就一样能耐,不管多了不起的文官武将,偏就被他摆弄得服服贴贴、各个用命。”

那时《三国平话》、《三国通俗演义》早已流传开来,唐一仙自然耳熟能详,她瞪圆了杏眼,对杨凌嗔道:“哼,枉我还在担心,担心这位怜儿夫人一来,表哥今后的日子难过呢,你个奸诈似鬼的大耳贼,别的不会,唯恐天下不乱会使人!”

唐一仙双手向身后一背,蹦蹦跳跳地去了。杨凌被她娇憨可爱的表情逗得哈哈大笑。

第239章再祭屠刀杨将军

“如果取消朝贡贸易,不再限制贡使和贡物数量,改由民间自由来,加强我朝与天朝之间的交易,坦率地说,我们是十分赞同的,但是有些事情我们还存在疑虑。”

大内义勇端起杯来喝了口茶,说道:“今日与两位大人开诚布公,在下实话实说。我来举个例子,以前勘合贸易时,大明朝廷厚往薄来,赐予我朝的馈赠确实丰厚,但远不能满足我朝的需求。

出于这个考虑,我朝向大明朝贡时,贡使常常携带许多货物,在沿途大埠,比如苏杭、金陵一带出售给当地富商,但是民间富商多有以种种理由拖欠帐款不付的,为了讨回欠款,我朝的人不得不乘舟往来,甚至把官司打到布政使司衙门,仍然得不到保护。在下想问,如果民间自由通商,大明如何保障我朝商人的利益。”

杨凌向大内义勇淡淡笑道:“这个问题,我们已经想到了。事实上,一旦自由通商,我朝去往日本国的商人一定也不在少数,所以我们决定:第一,设立专门的有司衙门,制订专门的海事律法、通商律法,以保障双方商人的权益。当然贵国也要设立同样的部门,互作保障,相关律法的制订,还需要双方各自派出精通律法的人共同制订。”

“同时,”王华欠身道:“为了保障有司衙门秉公执法,贵国可以派出常驻使臣,驻守在我们的京师以及双方交往密切的城池,监督律法执行衙门,如果处事不公,做为使臣,有权向上一级有司衙门甚至三司衙门,直到向我皇帝陛下提出诉讼。当然,我们也要向贵国派出特使,负责相关事宜,彼此权利均等。”

王华说完,和杨凌相视一笑。经济,永远要有政治和律法的支持,王华提出这一建议合情合理,大内义勇心怀大放,不禁连连点头。

他却不知,一向眼高于顶、根本不把番夷小国放在眼里的大明天朝,提出这个建议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大明对日本皇室和幕府的兴衰以及他们对全国的控制能力,还有九州几个强藩的政治态度,根本就是孤陋寡闻,完全不知情。

在这样的情形下,连正主都找不准,想要合作,尤其是军事合作,根本就是空中楼阁。杨凌提出派驻大使,以六部官员为文官、厂卫番子为武官,派驻日本,全面搜集他们政治、军事、经济各个方面的情报,做到知己知彼,才能保证有的放矢,保证相关国策真正能够实行下去。

细川澄明微笑道:“王大人此议甚好,两国一旦解海通商,商贾如云,帆扬如帜,难免会产生许多纠纷,如果没有一个强力衙门保障公平,势必要引起民间许多事端。

另外,我朝需要的大明货品极多,无论丝、棉布、水银、瓷器、药材、调料、字画和佛经等,这些东西一旦销往我国,其利价增十倍。

而我朝销往大明的商品除了一些屏风、扇子、盒子、刀剑之外,多是铜、硫磺、苏木、珍珠等原料,价钱便增值甚少,是否有所不公呢?”

杨凌笑笑道:“这些东西要看百姓需求,何况这些原料一旦运来,我朝民间还要重新进行加工,总要给他们再留出赚头吧?细川贡使可有什么好的建议?”

细川神色一喜道:“大明可否允许我朝百姓在大明自行设店设厂,聘请大明工匠,学习制造工艺,运来材料后就地生产商品再行出售呢?”

他又抱怨道:“另外,像珍珠,采珠女入海采珠,极其凶险,可是珠子贩到大明,其利并不丰厚,而大明珠宝商人加工一番再行出售却可获利翻倍。我朝加工完毕的珠宝,一向受到大明珠宝商人抵制,不能予以出售,何其沧桑也?”

王华放声大笑,拂袖道:“细川贡使此言差矣,想我大明丝绸锦缎,也要从种桑、养蚕、抽丝、制锦一步步行来,辛苦难道就少了么?大明卖给贵国的可是丝绸,而不是做好了的吴服(和服)。”

杨凌也笑吟吟地道:“日本国要在大明自行设厂,雇佣大明工匠当然亦无不可,可是如果我们要求贵国允许我朝百姓去你们那里聘请贵国工匠,学习从白铅中提炼白银技术、学习倭刀锻造技术,贵国能否应允呢?”

细川澄明听了一觉一窒,就这么几项看家本领,如果全被明人学去,以他们的资本和实力,还有得混么?

杨凌又送他一粒宽心丸道:“当然,刚刚开海通商,许多事情可能不是我们现在想得到的,设立驻使衙门,也是为了及时沟通,以便双方可以不断完善律法,条件成熟的时候,您的提议我想也是会逐步放开的,只要有利于双方百姓、有利于双方朝廷嘛。”

王华清咳一声,说道:“是啊,这些事不可一夕而就,尚须慢慢计议,我想首要之务就是如何解决开海通商的最大障碍:海盗!他们在海上四处游荡、择人而噬,有他们在,解禁通商不过是一句空话,大明水师与贵国水师配合剿灭海盗乃首要之事,不知贵使是否已经就合作事宜有了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