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7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6:51
A+ A- 关灯 听书

“呀”地一声轻唤,几下套弄,然后那怒胀的虬龙陷入一个湿润紧凑的所在,温暖、柔软、紧迫……纤纤十指或如抚琴、或如扶箫,杨凌只觉那薄薄唇瓣内好似鳝鱼泥鳅拥挤跳跃,吸啜挑弄,令人忍不住挺腰弹动,蚀骨消魂……

不知何时,急促地喘息静了下来,房中蒙上了一层旖旎的气氛。杨凌怀拥妙龄佳人,双双倚靠在锦被上,轻笑道:“江南风气奢靡,真是一点不假,你这丫头也学坏了……”

马怜儿已漱了口,闻言撇嘴道:“那些书啊画啊,还不是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读书人搞出来的,不喜欢?枉费了人家讨好服侍夫君的心意呢。”

杨凌忙道:“喜欢,喜欢,以后这就是咱家的保留曲目了。”

“啊?”马怜儿眨眨眼。杨凌哈哈一笑,一语带过。

耳鬓厮磨一阵,杨凌想起她今日刚到,便道;“早些歇了吧,一路车马,身子一定是乏的。”

马怜儿“嗯”了一声,慵懒无比地坐起身来,调皮地笑道:“

夫君现在想去哪儿睡,就去哪儿,怜儿今晚要陪幼娘妹妹。这么久不见,怜儿有好多话想说呢,方才人多有所不便。”

早晚都要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人,她和幼娘亲密,杨凌自是乐观其成,当下起身将怜儿送到幼娘房中,三人叙谈一番,让两个爱妻上床睡下,杨凌才带上房门出来。

此时天色已晚,各房中的灯也大多熄灭了,只有廊下几盏灯笼犹在摇曳。杨凌随意走向玉堂春房间。刚到廓下,忽见一道倩丽的人影从玉堂春房中出来,杨凌立在廓下,见那人姗姗而到,正是唐一仙,不由笑道:“这么晚了还不睡,又和玉儿聊天去了?”

“表哥?”唐一仙也有些意外,不禁奇怪地道:“表哥怎么来了?你不在大嫂房中睡,也该是陪着怜儿嫂嫂才对呀。”

杨凌笑道:“怜儿和幼娘久别重逢,有些私房话要说呢,今儿搬到一块睡去了。”

唐一仙眼珠转了转,忽然轻哼一声,嘟囔道:“仙儿不喜欢怜儿嫂嫂,她太有心机。”

“哦?”杨凌眨了眨眼,笑道:“难得见天天笑嘻嘻地仙儿嘟起小嘴来,怜儿欺负你了?”

“那倒没有,”唐一仙气鼓鼓地道:“反正……怜儿不喜欢,本来……这是表哥的家事,妹妹不该管的,我只是看她算计玉儿、雪儿两位嫂嫂,替她们抱不平罢了。”

杨凌被她的孩子气逗笑了,他坐在廓下石条凳上,拍着凳面说:“来,坐过来,跟哥说说,什么事叫你看不惯了。”

唐一仙嘟嘟囔囔地坐过来道:“我说了哥可不许生气,说我搬弄是非,我就感觉怜儿嫂子进了家门对大嫂异常亲热,好似有意地冷落雪儿、玉儿,她远道回来,要说想也该最想你呀,就算你宿在她房中也是理所当然,她跑去和大嫂聊天,为的什么?还不是向玉儿、雪儿示威,告诉她们自己和大夫人关系最要好么?哼!本来一家人和和睦睦的,我……不喜欢!哥应该说说她,免得惹出事来。”

杨凌心中一动,怜儿至情至性,那是不会错的,不过以她高傲的个性,要玩些小聪明也不无可能,再联想到今晚怜儿不弱于栖霞山时的大胆热情……

杨凌低低一笑,问道:“是玉儿对你说的?”

唐一仙慌忙摇手道:“不是不是,玉儿嫂性情最是恬淡,她才不会说什么,是妹妹自己看出来的。”

杨凌呵地一笑,说道:“那你说,玉儿的聪慧比你如何?”

唐一仙吐了吐舌头,呵呵笑道:“玉儿嫂比妹妹聪明得多,雪儿嫂子嘛,也不比我差,不过妹妹我最是心直口快就是了。”

杨凌在她鼻头上刮了一下,轻笑道:“这个心直口快的毛病一定要改,你慢慢长大了,不再是小孩子,将来许了夫家,如果总是莽莽撞撞,那就害自己了。哥哥不是要你整天一脸假笑地做人,可是做什么事应该多思量思量,站在对方的角度替人家想想,有时就不会钻牛角尖了。”

一阵清风徐过,灯光摇曳,或明或暗。

杨凌吸了口气,轻轻地道:“怜儿本来是个活泼开朗、性情高傲的官宦家小姐,可惜时运不济,唉,都是哥不好,如今她尚未成亲,已经有了身孕,到现在我还未想出怎么让她嫁入杨府,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真的苦了她。”

他拍拍唐一仙肩膀道:“她和我相识甚早,早有终身之约,结果现在玉儿、雪儿先她入门,而且皆是诰命身份,她嘴里不说,心里能没有担心?她对玉儿、雪儿的为人全不了解,不怕进了杨家门就受人欺负?

家里事呀,没个明确的是非时,这一家之主有时就得宽容,有时就得装糊涂,只要巧妙的协调着,别捅出大娄子,那就是一团和气,嘿嘿,这叫无为而治。

怜儿是个聪明的女人,而且并不霸道。等她了解了玉儿、雪儿的为人,自然就消了戒心,懂吗?呵,哥倒相信,凭她们一个赛一个的聪明劲儿,哪个不晓得什么可取、什么该舍?那是一定会相处的极好的,玉儿不说,就是因为她看出了这一点,你个傻丫头。”

唐一仙小嘴张着,过了半晌才懊恼地道:“我说我跟玉儿说,她只笑不出声儿,可恶,你们一家子勾心斗角的,一个比一个鬼,我倒成了挑拨是非的小人了。今天亏得你说,要不然回头我露出不满,等你一家人要好起来,我倒里外不是人了。”

唐一仙见杨凌笑得贼贼的样子,气不打不处来,她重重地哼了一声,跳起来叉着腰道:“表哥当然开心啦,她们聪明,才不会彼此斗气,才会比着对表哥好,我总算知道为啥代王府的王妃们彼此之间一个个冷冷冰冰的,你这阖府上下却一团和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