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7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6:47
A+ A- 关灯 听书

成绮韵浅笑颔首,杨凌转身走出房去。珠帘摇曳,成绮韵脸上浅笑消去,她若有所思地把玩着胸前长曳而下的一搂青丝,幽幽地叹了口气:“等待总有得得等,总胜过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唉!真恨不得把你泥胎木雕的杨菩萨劈碎了做柴烧……”

墙角灯光昏暗,昏暗的光升起朦胧的黄晕,光晕中她抚发的手白得与象牙梳子无分轩轾,娇躯款坐,分外玲珑……

第238章垂拱而治大丈夫

马怜儿像只快乐的喜鹊,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忙忙碌碌地把本由下人来处置的贴身衣物从包袱中取出,叠得整整齐齐放到床头。

房中弥漫着淡淡的香气,杨凌掩上了房门,微笑着望着她的背影。马怜儿身材苗条修长,肩背十分单薄,即便已经孕身很久了,也掩不住她纤细的体态。明明她比韩幼娘受孕还早了大半个月,可是从侧后看,腹部隆起的竟不十分明显。

人说怀孕的女人就像身上揣着小火炉,真是一点不假,春寒未尽,浴后的马怜儿却只穿着一件松软的袍子。她躬身整理着衣物,袍子柔顺地贴在身上。俏臀显得相当浑圆饱满,中间微微一线凹痕,仿佛衣下是一只熟透的雪白蜜桃,薄皮欲裂,香液欲滴。

杨凌看得心中一荡,柔声唤道:“怜儿。”

马怜儿身子一震,霍地转过身来,满面惊喜地看着杨增值,忽然忘形地冲过

来,一下扑进他的怀中,两行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杨凌被她的带球跑吓了一跳,连连唤道:“慢些走,慢些走。你有了身孕,怎么还蹦蹦跳跳的像个孩子,一点都不沉稳。”

马怜儿破啼为笑,轻轻直起身子,娇俏地白了他一眼道:“好没良心,人家等得望眼欲穿,才把成姐姐盼来,要不是主动送上门来,还不知道你杨大侯爷什么时候才肯去见我呢。”

杨凌歉笑道:“你当我不想念你么?只是一回京就诸事繁忙,有些事交给旁人我实在放心不下,江南那边,有成档头在,我倒不信有什么难得住她。对了,她是怎么把你带出来的?”

杨凌牵着马怜儿的手,带着她到床边坐下,马怜儿轻轻依偎在他怀里,叙述事情经过。原来成绮韵收到杨凌的传信,便以海盗王彭老太爷亲戚的身份搬到长干里,私下会唔过马怜儿,然后公开结为手帕交。

成绮韵在栖霞山下买了一幢豪宅,此时马怜儿腰身渐隆,已经快要瞒不住身边的人,成绮韵便以邀请结拜姐妹去府上居住为由将她接走。此时马昂也调回了金陵,在关守备手下为官,有他帮着遮掩,更是再无人怀疑。这次成绮韵重返京城,马怜儿执意要跟来,想想往返不过一两个月时间,成绮韵便作主将她带了来,下一步安排她不敢擅自作主,还得等待杨凌决定。

杨凌听了也觉得有些为难,怜儿还有近两年孝期,难道到时让她带了已会叫爸爸的孩子来京城寻夫?可是如果硬要她留下,在极重孝道的当时,难免要受到弹劾。

虽说杨凌现在已经被弹劾惯了,大有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意思,但是每次被弹劾,其实他都有反击之策。如今这件事虽小,但是两只眼死盯着他的人,却是完全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在仅次于忠君的孝道面前,面对口诛笔伐他只能陷于完全的被动。

杨凌不信自己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就迈不过这么一道小坎儿。两人刚刚见面,他不想谈这些烦心事儿,他揽着马怜儿的肩膀,轻轻抚着她的腹部笑道:“看你走路的灵快劲儿,十有**要给相公生个男孩儿。”

马怜儿抿嘴一笑,嫣然道:“你呀,难道你会看相么?我倒是听说,肚皮尖尖的,就生男孩儿,如果圆圆的,就生女孩儿,可我瞧来瞧去,也看不出是尖是圆,夫君你看么?”

若说成绮韵是风情万种,马怜儿则是妩媚天生,无论她是正襟危坐还是洗尽铅华,都抹杀不了骨子里透出的那种柔媚。只消她娉娉婷婷往那儿一站,那种周身上下无处不媚的滋味就能立刻散发出来。这时两眼湿得要沁出水来,更是媚得浑然天成。

娇艳的俏脸近得有些看不清轮廓,视野里满是她盈然的眼波。杨凌心中一动,缓缓把脸凑近,怜儿动也不动,胸脯起伏,丰润的唇瓣微微嚅合。

四唇相接,柔柔的、甜甜的,两人就这么温柔地碰触着。片刻后杨凌轻轻退开身子,马怜儿却似被抽离了骨头,身了跟着贴了过来,嘤咛一声闭上双眼,重又扑回他的怀抱。那双素手在杨凌身上抚摸着,口中喃喃道:“夫君,怜儿好想你,没见你时恨不得好好整治你一番,可是一见了你,却只想……只想要你好好爱我……”

杨凌轻轻抚摸着她的胸臀,怜儿的玉手也上下抚摸,狐朋狗友探进了他的袍底,握住了一杆昂物,杨凌身子一动,只觉情动不已,不禁颤声道;“怜儿,不要胡闹,你……你禁不起的。这么晚了,你先睡下……”

马怜儿忽地张开眼睛,迷离的目光柔柔地望着他道:“夫君想要了么?怜儿睡下,那夫君怎么办呢?”她的声音宛若呢语低吟,透出的柔媚更是诱人,同时玉手一紧,杨凌敏感的部分被她腻滑柔软的手掌一挤,不觉舒服得轻“唔”一声,欲火更形沸腾起来。

马怜儿妩媚地一笑,娇声道:“夫君是要去寻皇上赐的两个爱妾么?是玉儿……还是雪儿……怜儿才不要你离开。”

她双颊如抹胭脂,眼中已是一片水雾迷蒙,轻轻地伸掌向前一推。她有着身孕,杨凌怕她动了胎气,不敢硬顶,顺势靠在叠起的锦被上。马怜儿伸出舌尖猫儿信以为真一舔唇瓣,忽地俯身下去,已将螓首埋进了他的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