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7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6:44
A+ A- 关灯 听书

到了现在,日本发生应仁之乱,不但天皇地位一落千丈,就连幕府将军也控制不了局面了。各地大名群起征战,已进入战国时代,大明搞得清谁是日本国主才怪。所以成绮韵大胆向杨凌进了‘李代桃僵’、‘瞒天过海’之计。

朝中可以用利益分化收买的力量,以解海开市产生的巨大效益,只要杨凌答应分一杯羹给他们,不难将他们变成自己的助力,可是一班固守天朝上国唯我独尊,固守商贾低贱理念的腐儒们,却是实实地无欲则刚,根本没有办法打动他们。

他们要的只是一个‘朝贡上国’的名份,至于经济利益,那就吃再多的亏也不在乎了。所以成绮韵就决定给他们一个名份:日本战国之乱,搞得民不聊生,许多大名的统治地盘十分穷困,想和大明做买卖,可惜大明置若罔闻。如果大明有人联系他们,要大明派遣使者,以日本国的名义进贡天朝,他们一定欣然允诺,这一来也堵住了那帮腐儒的嘴。

其实日本遣明使来来往往的,早就有过假冒使节,骗取大明馈赠的事例,只不过这是属于内外合谋,为了打消横亘在解除海禁前不可逾越的险峰:‘朝贡制度’,所以一旦事泄,如果不能摆脱责任,那就有欺君之罪,是以杨凌虽答应冒险一试,心中也不些忐忑。

听了成绮韵的话,杨凌奇怪地道:“你说什么洪福齐天,这队贡使是哪位大名派来的?”

成绮韵格格一笑绽颜道:”是日本国文龟……啊,现在国号已改做永正了,是永正国王的特使。”

杨凌惊奇道:“你联络上了真正的日本天皇?”

成绮韵笑吟吟地道:“是,所以才说大人吉星高照嘛。卑职通过东海海盗,认识

了倭寇一个有身份的商人,再通过他联系上了九州一位大名,这位大名正被自己辖地一塌糊涂的经济搞得焦头烂额,闻言喜出望外,立即一口答应了。”

他与一位亲王关系极好,所以也没瞒着那位亲王,在他来访时便对他提起了此事。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此时皇室对各地大名约束力极为有限,他也根本不怕天皇不允。不料那位亲王对永正天皇提起此事后,恰如一缕曙光照在床头,这位天皇果断决定,越过地方大名势力,派出特使寻找成绮韵派出的联系人,主动与大明结交。

原来此时日本皇室经济极度拮据,上一任厚土御门天皇过世已经几年,竟然无钱安置下葬,永正天皇登基五年了,连登基仪式都操办不起,朝廷许多仪式都被迫取消。既然大明有这个意向,他们自然愿意和大明取得联系。

杨凌听得又惊又喜,这一来连贡使都是名正言顺、货真价实,连后顾之忧也不必考虑了。成绮韵道:“据卑职了解的情形,如今日本国内将军幕府已经成了幌子,势力最大的是两个大名:大内氏、细川氏。

他们在朝中都有自己的细作,听说要遣使大明,而且全面开放海禁,允许百姓自由通商,皆垂诞于对明贸易的巨大利益,两位大名争着代表国王来觐见天朝,以求为他们的辖地争取最大利益。

卑职想,大人要组建水师,在日本国水师配合下共同剿灭倭寇,尽快扫荡海疆,以完成解海通商,交流万国的大策,势必要寻找有能力的大名,他们才能真正派上用场。

这两位大名军力最强,而且为了争当贡使吵得不可开交,所以卑职就建议他们派出两位正使,嘻嘻。”成绮韵狡猾地一笑,“既然是做买卖,如果买家有两位,那咱们就能抬价,要是卖家有两位,那咱们就能压价,保赚不赔的生意,何乐而不为之?”

杨凌听她说罢,心中喜悦异常,了解了这些内幕,在谈判之中尽可掌握主动辽东局势,为了共搞鞑靼,不得不对杂颜三卫市恩,以求长远之计,如今看来,对待日本贡使却不必做出什么让步了。

他摇头一笑,赞道:“可怕,幸好本官不是你的对手,否则,真是被你卖了还傻乎乎地去帮你数银子呢。”

成绮韵抿嘴道;“那可不一定,大人的运气连城墙都挡不住,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有老天撑腰,说不定帮你数着银子自卖自身的就是属下呢。”

杨凌大笑,说道:“你是我的女诸葛,给我万金,我也不舍得出手啊。”

成绮韵闻言,眼波流晕,亦嫣然道:“大人亦是卑职的知己伯乐,纵有人倾天下之所有,卑职同样舍不得出手啊。”

两人四目相对,忽然之间,一下子都红了脸。

成绮韵昔日对杨凌裸裎相见,亦浅笑款款,自若从容,可是这时竟说不出的拘谨慌乱。

她掩饰地站起身来,娉娉婷婷地走到架旁,随意地抽出本书来,就在墙边椅上坐了右腿轻轻迭上左膝,翘起一只巧致的小红绣鞋,清咳一声,道:“大人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也该去见见怜儿姑娘了,否则怜儿心中说不定怎样怨恨卑职不识相呢。”

她这般坐在那里,似轻佻,又似娴雅,柔柔灯光似水浸润,加倍衬得她腰如约素,芳泽无加,柔情绰态,媚于语言。

杨凌想起栖霞山红枫树下与马怜儿的浪漫旖旎,心中不由得一热,这位痴心的姑娘,为了自己实在付出良多,自己走南闯北,将她一个有孕在身的女子独自留在金陵,也实在薄幸了些,亏得她知情达理,那般高傲、骄纵的女孩儿,却对自己始终无怨无悔。

成绮韵这揶揄的语气,倒似有些捻酸吃醋,可是杨凌恰想着怜儿,倒没觉察出来,他笑了笑,起身说道:“远路而来,你也乏了,早些歇了吧。明日我再重新设宴为你洗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