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6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6:10
A+ A- 关灯 听书

夏皇后迟疑了一下,两位公主是当今皇帝的胞妹,当朝太后的亲生女儿,如果真的严加惩处,岂不是里里外外都得罪遍了?

刘瑾看在眼里,皮笑肉不笑地道:“老奴心里都明白,娘娘不作惩治呢,以后其他的公主呀、贵妃呀,全都自作主张不听号令,这后宫里还有规矩么?予以严惩,又怕伤了皇宫里的和气。娘娘真是一番苦心呐。”

他近前一步,说道:“老奴倒是有个两全齐美的法子,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夏皇后正在为难,闻言一由喜道:“刘公公快快讲来。”

刘瑾哈着腰道:“是,老奴以为,这公主们嘛,不惩戒一番是不成的,可是太过分了也不成,不如着内务府削减两位公主宫中的用度,就当作惩罚了,皇后娘娘再传懿旨,禁足十天,也足以令后宫知道规矩了。至于杨凌……”

他看了一眼夏皇后,细声细气地道:“这事涉及公主,可就不只是国事了,内务府总管罗祥是有责任上奏折弹劾的,可是他人微言轻,没

个得力的大臣同时进言,皇上就不会片惩戒他,以后他岂不是更加得肆无忌惮?如果有夏大人同时上书,皇上驳不开面子。怎么也得把他叫训斥一番,他一个臣子,还敢因为这事就嫉恨娘娘?如果娘娘担心……”

大袖一拂晓,秀眉扬起,夏皇后娇斥道:“担心什么?去,传本宫旨意,令内务府削减永福、永淳宫中用度!命尚宫司女官督管公主府,两位公主禁足十日!”

“老奴遵皇后娘娘懿旨!”刘瑾慌忙大礼参拜,内廷首相如此恭瑾,夏皇后的自信不由寻回了几分。她冷哼一声,率着六名宫女姗姗走向后宫,刘瑾从地上爬起来,谄媚地神色尽去,唇角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

在东洋使者进京的前一天,西洋人的京西大教堂落成了。

一座红砖、圆顶,四角是尖尖塔尖的巍峨建筑,乳白色的巨大十字架耸立在教堂上面,雅各思和火者亚三几名传教士穿着崭新的教士袍,站在教堂学的花瓣状圣水盆旁老泪纵横。

万里海中,十载奔波,做了几年乞丐几乎活活饿死,他们现在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大教堂,在大明的国土上建立了第一修炼上帝传音布道的所在,所有的辛苦和冒险都得到了回报,杨凌真是上帝赐给他们的幸福使者啊。

最叫他们兴奋的是,杨大人居然请来了当今皇帝,天下最强大帝国的皇帝来参加大教堂的落成典礼和首次隆重弥撒,如果不是路途遥远,哪里轮得到他们来迎接,那是教皇和红衣大主教们的殊荣啊。可以想见,今日皇帝到访的消息一传出去产,对于他们布施传教当有多么大的影响。

难怪几位传教士眼泪汪汪的,却咧着嘴一直笑个不停。锦衣侍卫将大教堂团团围住,普通的百姓只能远远地看着,正德好奇地打量着这幢风格迥异的建筑,直到谷大用接连唤了几声“皇上”,他才醒过神儿来。

朝鲜国进谒天颜的特使朴恩熙冷眼旁观,不觉微微摇了摇头,眉宇间浮起一丝忧色。

大明天子驾崩,新帝继位,不久朝中六部尚书就被清洗了一半,紧跟着被誉为大明柱国鼎石的大学士也被罢黜两人,有关新帝昏庸、朝野动荡的传闻远及朝鲜。

朝鲜国王闻讯大为担忧,朝鲜例来是大明属国,民生国计依赖甚重,而且与之毗邻的女真、日本频繁发生小型战事,全赖大明从中斡旋平衡。如果大明内乱,朝鲜先受其害,是以立即派遣使臣前来大明探个究竟。

朴恩熙赶不上到京城时,正德正在大同,朴大使无所事事,时常走街串巷,每日听到民间各种传言,对这位大明皇帝更加失望。但是正德回京后所提及的大败鞑靼、联合兀良哈的功绩,他辗转听说后却敏锐地意识到其中的价值。

朵颜三卫和女真诸部横亘于草原之上,不是为大明所用就是为鞑靼所用,互市通商,用利益牵制他们成为大明的盟友。

鞑靼大败,刚刚统一草原的伯颜可汗必定势力不稳。内部政局变得不可琢磨,此消彼长之下,大明就有了化防御为进攻的战略能力。如果整个草原和辽东的势力分配因此发生了变化,将直接影响到朝鲜国,这一来勾起了他的兴趣,难道这位耽于酒色嬉戏的正德帝竟要做一鸣惊人的楚庄王?

可是正德在豹房随之而来的种种荒诞不经的行为,再次打破了他的幻想。他实在很难相信眼前喜怒形于色、一路谈笑轻浮毫无帝王尊严的正德会是个有为的君王。

旁边安南使者阮大佑见他沉思伫步,扯了扯他的衣袖道:“皇帝已经走了,快跟上。”

朴恩熙这才反应过来,急忙随着举步进了教堂的院落。

由于大明的‘朝贡’政策主张凡贡使至,必厚待其人;私货来,皆倍偿其价。所以异域小国只要口头上承认是大明藩属,这买卖简直是稳赚不赔,带来的商品都以比市价高出数倍的价格卖给大明皇朝。

这一来有些小国尝了甜头,三不五时就来朝贡,明朝本来规定安南三年一贡,使者不许超过五人,可是安南几乎每年都派人朝贡,派出的使团达一二百人,大明不堪重负。可是人家打着向天朝进贡的牌子,又不好把使者拒之国门之外,只好哑巴吃黄莲。

这位阮大使就是来大明打秋风的,至于皇帝是英明还是昏庸,对安南来说,远不及朝鲜那般重要,所以他毫不在意。

正德走在前边,他已听了火者亚三介绍,还好奇地问了几句彼国见面时相互问候的语言,嘻笑着正想迈进教堂。雅各思忽然伸手从门口洁白石盆中用手指蘸了几滴水,向正德屈指一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