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5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5:34
A+ A- 关灯 听书

解语一听,欣喜道:“皇上,这些日子一直困在豹房,解语正嫌气闷,你去蓟州带上解语和姐姐可好?”

解语肤色如雪,瓜子脸蛋。两道细眉又弯又长,上穿紫绫小袄,下着白绢裙儿,外罩遍地金的比甲,一双淡黄软弓鞋,显得盈盈要人,这时软语相求,更是说不出得娇憨。

她本以为正德一定应允,不料正德却连连摆手道:“不可不可,这次你们去不得。”

正德对杨凌道:“朕允了,明日‘亲蚕’事毕,朕叫大用去宣御妹,你和唐姑娘伴驾同行,咱们一块去蓟州。”

解语见皇上不允,不禁撅起了樱唇。羞花性情冷静,凤目波光一敛间,已盈盈上前拉住了解语的手,在她掌心暗暗一捏,巧笑倩兮地道:“妹子,不可恃宠面骄,皇上与杨大人出行,说不定有甚要事呢。”

她说着,一双美目眼波盈盈从正德脸上一扫,颇有幽怨嗔怪之意。

正德怜意大起,一扯她的粉臂,顺势揽住了纤腰,羞花娇呼一声,翘臀落到了正德腿上,桃腮上被正德“啧”地一吻,不禁红了俏脸,娇嗔道:“皇上,杨大人还在……”

杨凌干咳一声,忙道:“皇上,微臣告退。”说完施了一礼,退出房门,转身离去。

羞花此时已从正德怀中挣出,她整个整被正德扯歪的素白半月衣领,细咬红唇暗自揣想:“唐姑娘?这位唐姑娘是什么人,皇上什么时候结识的?好似……皇上对她痴迷得很。”

正德见她捻着纤腰间渗金珠线穗子宫绦,红唇浅咬,凤目微眯,望着杨凌背影出糖果,不觉微萌醋意,假意嗔怒道:“好呀你,痴痴地望着杨侍读是什么意思?要不要朕把你赐给杨卿,遂了你心意?”

羞花吓了一跳,这

才知道皇上会错了意,竟然呷起了干醋。她不禁又好气又好笑,忙回身偎进正德怀抱,将那嫩玉生香的粉黛盈腮摩挲着正德的脸颊,昵声道:“羞花心中只有皇上,皇上要是狠心把羞花赐人,那人家情愿一死呢。”

她抓住正德的手,塞入绯红的比甲之内,那手顺势拨开月白色的衣领,沉入到抹胸之下,胸前一团酥腻,触手香软滑腻,其中温柔,岂是**荡魄四字可以形容?

羞花呻吟一声,呼吸急促起来,她把一双粉臂环住了正德的脖子,和他对了个嘴儿,眸中星芒闪烁,娇声问道:“皇上,您说的唐姑娘,是什么人呀?”

唐一仙托着下巴,坐在池塘边的石栏上,百无聊赖地望着消融的池水,扑闪着大眼睛出神,杨凌走过拐角,瞧见了她不禁笑道:“仙儿,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天气还算暖和,莫再受了风寒。”

唐一仙扭头瞧见是他,不禁欣然跃下栏杆,奔过来挽住他的手,嘟起小嘴儿道:“还不是文心姐姐,用一根根银针扎呀扎的,虽说不疼,可是叫人看着实在害怕,我真怕她手一抖,会把我扎傻了呢。”

看着她娇憨模样,杨凌心中不由一暖,拍了拍她手臂,柔声道:“仙儿,你记不起往事,就遗落了生命中很长一段时间的宝贝记忆,那何尝不是一种遗憾?真要扎傻了也不怕,扎傻了嫁不出去,哥就养你一辈子。”

唐一仙向他翻了个娇俏的白眼,嗔笑道:“人家才不要呢,整天傻兮兮的,还会流口水,恶……”

……杨凌见她扮个鬼脸,不由吃地一声笑了,说道:“文心对她的医术自负得很呢,这话可别叫她听见,否则一生气,难免叫你吃些苦头。对了,回去把随身衣服收拾一下,明天是皇后’亲蚕‘之期,在京四品以上官员的妻妾、未出嫁的姐妹、女儿都要参加,随后我要去蓟州,知道你性子最是好

动,带你去玩。”

唐一仙雀跃道:“好啊,嫂嫂们也去么?”

杨凌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假意嗔道:“糊涂,幼娘身怀有孕,我敢让她车马劳顿么?”

唐一仙说道:“幼娘嫂子去不得,那雪儿、玉儿呢?”

杨凌叹道:“小丫头不懂事,幼娘去不得,我独带雪儿、玉儿出去,她心中会舒服么?”

唐一仙听了也叹气道:“哥,也真难为了你。”

杨凌有点心虚地道:“怎么……你……不是讽刺我吧?”

唐一仙笑道:“当然不是,”她幽幽一叹道,“在代王府时,王爷有二十三房妻妾,可是代王爷就从来没有这种顾忌,他想喜欢谁那便喜欢谁,又岂会在意谁伤心谁难过?身居高位的人,整日操心地是仕途前程,妻妾不过是微不足道的附庸之物,谁会放在心上?”

她拿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微微瞟着杨凌,笑微微地道:“听说我还有位嫂嫂正在金陵,文心姐姐对你也是情有独钟,我看你还真是个风流种子呢。

不过听说表哥现在正和两位京城名妓打得火热,文心姐姐的脸色好像不太好看,你要一视同仁,还是先去哄哄她吧,嘿嘿。”

她倒背双手,蹦蹦跳跳走出几步,忽又回头,小巧的脚尖轻轻点地,脸色微赧道:“明日你去蓟州,那个……要带侍卫是吧?”

杨凌一怔,心中忽地若有所悟,眸中不觉露出笑意,颔首道:“是啊,自然要带侍卫。”

唐一仙咬咬唇,又道:“那么……小黄是你的亲兵,他会随你去了?”

杨凌眼中笑意更盛,却摇了摇头道:“黄校尉么……其实是大内侍卫,皇上身边的人,他可不是我的亲兵。”

唐一仙有些失望,杨凌又笑道:“不过我去蓟州,正是陪伴圣驾,我想黄校尉是一定会同去的,怎么,你想见他?”

唐一仙俏脸一红,微羞道:“他在大同时向我吹嘘要创作一曲《杀边乐》,我想看看这家伙现在弄得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