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4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5:26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翘着看着查学士落荒而逃的背影,奇怪地瞧瞧自己打扮,问道:“大用,朕这身打扮难道不好看?怎么查学士如见蛇蝎似的?”

谷大用谄笑道:“皇上英俊神武,穿上这件袍子像极了纵横天下的马上英雄,怎么会不好看呢?查学士少见多怪罢了。”

正德哈哈一笑,从宫女手中取过一杯奶茶,喝了一口皱眉道:“这味儿,还真是喝不惯。”

谷大用偷偷看了看他的脸色,说道:“皇上,那封请解海禁的奏折已经呈上来好几天了。群臣中也不见有人激烈反对,皇上是不是早些下旨设立市舶司,解禁通商呢?”

正德瞟了他一眼,嘿嘿笑道:“怎么?着急啦?这差使跑不了你的,到时可别给朕又捅出蒌子来。这些日子杨卿受着弹劾,暗中还要忙着诸般国事,朕也不好叫他来见朕。”

谷大用忙陪笑道:“是是是,老奴不急,真要去了南方,离着皇上您就远了。奴才从小陪着皇上,这一时还真舍不得呢。杨大人虽受弹劾,听说却惬意得很呢,他迷上了两个青楼名妓,一位叫素月,一位叫花为肚,这桩风流韵事如今可是传得人声鼎沸、尽人皆知呐。”

正德眼珠一转,笑道:“雪为肤、蛇为骨、花为肚,这名字很有学问呐,素月也不俗。想来定是两位姿色极佳的美人儿,杨卿不会真得动心了吧?”

谷大用嘿嘿地笑道:“皇上不必担心,假戏真做也无妨,皇上可以赐一次婚,就可以再赐第二次。王侯勋卿谁没个十房八房的妾侍,杨大人位居侯爵才不过一妻两妾,人家还道杨氏夫人善妒呢。”

正德嗔笑道:“少来胡说,杨夫人是那样的人么?朕搬来豹房,本想没了约束,可以常常见到唐姑娘,可杨卿这一忙,朕也不方便请了唐姑娘出来,唉!朕是实实在在地思念唐姑娘了,也不知还要再等几天。”

东厂正堂自被杨凌的火炮轰毁后,如今已重新翻盖了一座,西厅中布置仍如以前一样,一盘火炕。几张红木的官帽椅,贴墙边供着岳武穆的塑像,取其‘精忠报国’之意。

戴义刚刚从金陵赶回,去见过了皇上,然后赴东辑事厂上任。他在正厅接受了各级档头、千户的参拜,正得志意满地予以训话,忽有一个百户上前低语数句,戴义立即挥手遣退众人,一提袍裾急急奔向西厅。

杨凌刚刚落座,就见戴义急急而来,不觉有些意外,忙起身笑道:“听说戴公公正在前厅交办事务,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戴义身着崭新的赫红飞鱼袍,头戴纱帻、足登粉靴,腰束锦带,显得十分精神。不过还不到半年时光,看他苍白无须的脸容却苍老了许多。

戴义抢前几步翻身便拜,说道:“大人曾言半年之内将戴义调回京师委以重任,戴义本还不敢太过奢望,想不到大人一诺千金,不但办成此事,而且交付了这么重要的差使给我,大人的恩德,戴义没齿不忘。”

杨凌连忙将他扶起道:“你我同朝为臣,彼此品秩相差无几,戴公公何必行此大礼,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戴义到底认认真真磕了头,这才毕恭毕

敬地站起来,说道:“大人请上坐。”

戴义将杨凌按在上首座位,自在下首敬陪,欠身说道:“咱家在路上便听说大人辅佐皇上去大同,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已荣升了侯爵,晋位柱国上将军,真是可喜可贺。

只是听说某些人都在上折弹劾大人留连青楼轻浮无行,真是岂有此理。常言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大人位高权重,春风得意,偶尔寻芳把酒,正是一桩雅事,这些大臣们谁没点狗皮倒灶的事儿,嫉妒大人军功卓著,就连这样下三滥的手段也使出来了,不知大人可有要咱家效劳的地方?”

杨凌呵呵一笑,心想:仅凭这点事,想弹劾我谈何容易,说不得这几日我还得再送他们点整人材料,叫他们告着爽快。

杨凌沉吟一下,说道:“你刚刚回京,理顺东厂事务也需一段时间,再说搜捕弥勒邪教的事,既不可放过真正的邪教中人,又不可株连无辜,重蹈谷大用覆辙,很是叫人费脑筋,这点小事就不劳戴公费心了。”

他笑笑起身道:“本官约了锦衣卫牟提督要去面见皇上,也不克多留,戴公且忙公事,晚上杨某设宴为你接风。”

戴义连忙站起道:“不敢有劳大人,不敢有劳大人,大人这是要和牟提督去见皇上?”

杨凌好似不经意地打了个哈欠,半真半假地道:“是了,刘公公自从掌了司礼监,可是今非昔比呀,牟提督因为一点公事得罪了刘公公,现在锦衣卫被司礼监压制得厉害。大家都是为大明、为皇上效力嘛,怎么好互相攻击自乱阵脚?我这是去皇上面前为牟提督保驾呢,一家人嘛,还是不要伤了和气的好。”

他走到门前,悠悠注视戴义一眼,以开玩笑的口吻道:“戴公直辖于司礼监,你虽是刘公旧上属,可刘公如今官升脾气长,你平素办事也得小心,可不要学牟提督得罪了刘公公呀。”

戴义怔了一怔,忽地省悟了杨凌的来意:原来……刘公公和杨大人已经开始有了嫌隙了!

刘瑾、杨凌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人物,他正打算今晚备了厚礼分别去看望这两位大人,如今杨凌这番提点,分明是暗示彼此的不和,要看他的态度了。

站在哪一边?论权势地位,这两个人几乎不相上下,投靠杨凌?刘瑾掌管东厂,那是自己的直系上官,得罪了他恐怕今后要举步维艰。投靠刘瑾?

杨凌能把谷大用踢下去,把自己捧上来,难道就不能再来一次?何况刘瑾会把自己当心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