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3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4:52
A+ A- 关灯 听书

翰林学士卢瑾已经按捺不住了,他趁三大学士领旨谢恩起身闪立一旁之机,立即出班奏道:“皇上,大同之事尚无定论,爵禄岂可轻赏?臣请皇上收回成命,谨慎从事。”

正德微微一笑道:“大同城外,鞑靼蛮人埋尸过万,要说定论,那棺材板儿盖上的时候,朕就下了定论了,何需你来置喙?”

他忽地挺身立起,面沉如水,淡淡说道:“卢卿这话是说朕、堂堂的大明天子,竟然说谎欺骗群臣了?”

卢瑾涨红了脸道:“皇上恕罪,臣并非此意,臣是说边军冒功请赏的事,例来有之,胆大至极!”他说着瞟了杨凌一眼,意有所指地道:“臣恐皇上为人蒙蔽。”

正德怡然一笑,坐回椅上揶揄道:“卢爱卿过虑了,朕在大同亲眼所见,若有人能取来万余具鞑靼人的尸首蒙蔽朕,那么朕倒希望多受几次蒙蔽了。”

他见又有几名官员站出,要重演昨日场面,不禁呵呵一笑,扬声道:“诸位爱卿,朕还有旨意宣布,刘瑾……”

“是,皇上”刘瑾欠身一礼,高声说道:“朕与边陲,亲见边军上下将士一心,作战骁勇,誓死效命,鞑靼铁骑虽悍勇如虎,非我大明将士之敌,现颁诏嘉奖,由兵部传达于大同三关。

大同副将王守仁,作战骁勇、智谋百出,白登山下重挫伯颜首立奇功,封毅勇伯,授总兵衔。大同参将许泰领兵深入大漠,作战有功,封安边伯、授总兵衔。大同千总荆佛儿悍勇无双,堪称无敌猛将,简拔为济南将军,封平虏伯。太原卫指挥使张寅作战有功,加总兵衔,授赏金牌玉圭。”

群臣一时听得呆了,弘治帝在时,待臣子最是宽厚,但是赏赐极为慎重,轻易不肯封赏爵位,这位新皇帝可好,把勋卿爵禄当成了不值钱的破烂,连个小小的千总居然也封了伯爵。

补打蒙了的百官好不容易醒过神来,一时群情激昂,正欲据理力争,正德皇帝又是一记大棒打下:鉴于京营官兵作战经验不足、战力远逊边军,故此命京师十二团营轮番戍边以增加战力。同时征调辽东、宣府、大同、延绥四镇官兵进京,护卫京师,教练京军,以龙虎上将军杨凌统帅四镇总兵。

这番话说出来,就连武官们都怔住了。征调四镇官兵进京,同时抽调京营官兵戍边,这等于把京师的防卫力量一分两半,一半属于十二团营,一半属于四镇边军,面杨凌则掌握了左右京师安危的兵权。

一个控制着内厂秘探、掌握着大明司税财权的幕后实力人物,当他来到台前时,手中竟掌握着这样庞大的军力,一旦他对朝廷有什么举动,天下还有何人能制?

这一下就连对于皇帝大赏军功乐观其成的武将们也忐忑不安起来,刘大夏皱起白眉,越想越觉不安,他虽知杨凌此时权柄通天,纵是他堂堂兵部尚书、四朝元老,也休想撼动杨凌分毫。可是兹体

事大,实在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一定要想办法阻止皇上的荒唐行径。他左右一望,与韩文、马文升等人目光一碰,彼此都暗暗点了点头。

杨凌没想到正德昨日被文臣们一激,今日竟然使出这样极端的手段,在他看来这是对自己信赖有加,可是这是把自己架在火上烤呀。凭着这份权力他的确可以凌驾群臣,成为一个之下、万人之上的头号权臣。可是自己有什么根基?年方弱冠、位极人臣,绝对是祸非福。

杨凌知道小皇帝脾气。他对自己推心置腹,如此重用安排未尝没有与百官负气争风之意,此时是万万不能上前臣辞,令他在群臣面前难堪的。

财权、兵权、内厂督辖之权,一定要让出去一部分,如果大权独揽,必定受百官猜忌。杨凌心里像风车一般急转,想着应对之法。正德对金殿上自己旨意一下变得沸水一般的场面似乎十分满意,能让这帮愚腐混帐官儿们如此失措惊慌,正德只觉大大出了口心头恶气。

他畅快无比地笑道:“诸位爱卿,朕意已决。圣旨已下,诸卿勿须多言。三大学士、六部九卿当尽快就朵颜三卫和女真三部的互市拿出个章程来。人无信不立,何况人中之君?再过月余,春暖花开,朕要互市之城卫,大明和兀良哈各部的百姓已来往如织!”

他袍袖一拂,示威似地道:“诸位爱卿还有何本奏,快快呈上来,朕的豹房已修建完毕,不日朕将迁居豹房。诸卿有本章时可直接呈往豹房便是。”

“什么?皇上要搬出皇宫造成直接经济损失居豹房?”一班老臣被皇帝一个接一个惊世骇俗的奇思妙想轰得头晕眼花。

原本目标一致、目的一致的文臣们分作了几派,有反对封赏过滥的、有申明京营自大明立国就负有护卫京师重任、不可违制调防互换的、有要求皇上不得离开皇宫迁居别院的,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一来效果大减,根本形不成一股强有力的士气,正德皇帝坐在上边只须打打太极拳,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把诘问的官员摆脱开来。

金殿上大朝会如同集市一般,杨凌忽尔注意到刘瑾唇边不经意地掠过一丝诡笑,心中不由一凛,忽然想起今日朝会许多不合情理的地方来。

小皇帝年轻气盛,他立下大功。回京后却被百官打压污蔑,受激之下大肆封赏,以他的性子是干得出来的,可是能伏特加这么有条理,几桩事情一件件抖出来,分散了百官的注意力,这份心机恐怕不是正德能干得出来的。

是刘瑾!杨凌心中忽地闪过这个念头。

能够影响皇帝的几位近臣,谷大用正巴结着自己等着去江南捞银子,张永、苗逵和自己性情相投,而且一路回来,他们也没有机会这么做,如果是刘瑾,以他的性格会推波助澜地帮助自己掌握更大的权力?司税监掌握在自己手中,刘瑾尚且耿耿于怀,他会这么无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