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3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4:37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嗯了一产,放开幼娘将她们扶起,两个年方二八地小美人眼神明净澄澈,俏脸上淡施些许脂粉,脸蛋儿微微有些消瘦,更显得明艳而清丽,如同两朵水灵灵的雨后雏菊,真是叫人想不动心都不成!

高文心见杨凌揽着她们的香肩,眼神中微微闪过一抹失落,但她脸上仍是嫣然浅笑,上前见礼。杨凌对她不好过于亲昵,又冷落不得,只得隔着衣袖扶她皓腕,高文心不禁幽怨他瞥了他一眼,那菱唇轻咬,媚眼如丝的模样看得杨凌心儿扑通一跳:这丫头,和雪玉雪儿学地么?什么时候眼眼神也变得如此撩人了?

高管家领着一众家丁侍婢喜气盈盈地上前见过老爷,杨凌想起唐一仙马上就到,便吩咐道:“老管家,派人守在门口,一仙小姐地轿子到了,立即通知我们”。

一家人边走边叙说着别后离情,到了前厅坐下,杨凌说道:“一仙马上就到,住处安排妥了么?”

韩幼娘温柔地点点头道:“嗯,已经安排妥了,听说……她失去了记忆?”

杨凌蹙眉道:“是,我们发现她时,她已不记的我们了。那日坠崖后,她被经过的代王记救走,去了大同待在王府中,所以我的人和地方官府的人一直找不到她”。

雪里梅和玉堂春互视一眼,问道:“老爷,我们三姐妹自幼情同手足,如今她被找回来,是件天大的好事,您信中何以让我们将她认做表妹呢?”

杨凌沉吟一下,挥手屏退侍婢,这才说道:“信中我不好说的过于明白,如今我就直说了吧,玉儿、雪儿,你们知道我们是怎么结下这段缘的么?”

玉堂春俏脸微红,咬着唇儿眼波荡漾地瞟了杨凌一眼,不敢回答这样羞人的问题。雪里梅和杨凌在闺房中大胆调笑惯了,在他面前有点没大没小,却调皮笑道:“我知道啊,老爷本来是路见不平来着,可是见了我们姐妹可怜兮兮,就动了怜香惜玉地念头呗”。

杨凌摇摇头,仰面想了片刻,微笑道:“说起来,缘之一字,实是奇妙。我本来在巷口酒楼喝酒,当时听到‘莳花馆’内传来丝竹之声,也不甚在意,是当本皇上酷喜音乐。一定要去见识一番,就此碰到了你们。”

他的日光从玉堂春和雪里梅两张娇美的面孔上轻轻移过,说道:“当本皇上喜欢了一仙姑娘,于是命马永成取了银子来要我代他替一仙赎身,可是当时先皇知道了太子游逛青楼的事,龙颜大怒,宫中看管的甚紧,马公公只说要我去赎身就急急回宫了。却没有指明是哪位姑娘。于是……”。

杨凌与韩幼娘相视而笑,韩幼娘笑着接口道:“于是,相公就一股脑儿将你们都接了回来,嘁!你们两个鬼灵精,明明属意了相公,还装腔作势说要为奴为婢的,有花一万两银子往家里买奴婢的吗?可是那时我们不知太子喜欢地是谁,实在明言不得”。

两位姑娘都听傻了,半晌玉堂春才喃喃道:“原来……我……我和雪儿跳出火坑。得遇老爷这样的良人,都是拜仙儿妹妹所赐”。

雪里梅想起一事,忍不住惊叫道:“可是,仙儿喜欢的是你呀,老爷!”她说到这儿自悟失言,忍不住捂住了嘴,可是晚了,杨凌、幼娘和高文心惊讶的目光都投向了她。

雪里梅脸蛋涨红。嗫嚅地道:“我……我说的是真的,我们还不认识老爷时,听客人说了老爷抱着夫人九城寻医、拒旨不遵地事,仙儿就说这一生,就要嫁给这样重情重义的相公,后来。我们得入杨家那天,仙儿开心的整夜睡不着觉,拉着我聊你聊了一晚上”

杨凌愣了一愣摇头笑道:“原来这祥,那不过是小女孩儿迷恋英雄罢了,算不得真正地喜欢。如今她和皇上兴趣相同、年龄相当,彼处相处地极好,只走她现在还不知道皇上的身份。如果皇上要召她入宫,以她以往的身份要封妃不免困难重重,现在对外假称她是我的表妹,是皇上的一番心意。为了给她一个清白的出身”。

高文心担心地道:“我听雪儿妹妹说起过唐姑娘地事,你隐瞒她的出身和往事,固然是为她好,可是她……她现在记不起旧事,如果有朝一日想起前尘往事,会明白你的一番苦心吗?她不会恨你?”

杨凌郑重地道:“我正想对你说,等她回来,想请你施展妙手让她恢复记忆,她是皇上赎出来地,但是却曾为了我险些丧命,我有责任照顾她。如果一仙醒来,真的不愿入宫,我……一定想尽办法,也不让她痛苦一生!”

高文心听的霍然动容,这话虽平淡,但是有多少人有勇气说出来?仙儿不过是个出身青楼的小女子,男人,谁会把自己的前程看的比一个女孩的情意更重?

想当

初那位李举人,两家本来早有婚约,自已身遭不幸,以奴碑贱藉,便如仙儿地青楼出身,他便毁约弃婚。如今杨凌娇妻美妾、前程似锦,他能为了一个皇帝瞩意的女子说出这番话来,世上到哪再去找这祥重情重义的男人?

高文心一时心怀激荡,眼波朦胧似雾。玉堂春和雪里梅也目泛异彩,望着自已倾心爱慕的相公,厅中虽静默无言,可是他们的心与心忽然之间贴的好近好近。

就在这时,高管家匆匆地进来道:“老爷,有轿子来啦,眼看就到门前”。

杨凌急忙起身和幼娘等人迎出门去,唐一仙掀开轿布,笑意盈盈地走出来,看见杨凌便镇道:“表哥好没良心,惦记着嫂子就自已跑开了,害我一个人走……”。

她说到这里,见玉堂春和雪里梅眼中含泪,一步步迎上前来,不禁被她们奇怪地神情吓住了,后半截话顿时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