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2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4:25
A+ A- 关灯 听书

闹得这么厉害?难怪吴杰有所顾虑,不肯让他现在知道了。杨凌愣了一下,牟斌竟是这样一条血性汗子,虽说他斗的只是个人意气,非关国家民簇,但能如此不畏强权,置前程性命与不顾,倒是一个可交的人物。

他想了一想,暗暗记下了这件事,他如本要做地事太多了,司礼监和锦衣卫如果内耗起来,不但自已没有得力人手助用,而且极易被伺机反扑的外臣寻出破绽,三厂一卫息息相关,许多事都瓜葛,如果被有心人来个长索横江、火烧连舟,自已地精力都要用在内耗上了。

他负着手,若有所思他想了一阵,缓缓道:“你回去,立即准备收拾行装,明日一早,……”

他说到这儿,忽唐一仙唤道:“表哥!”

“晤?”杨凌茫然回头,问道:“甚么?”

唐一仙无奈地翻了翻眼晴,对崔莺儿娇嗔地道:“姐姐你瞧,我就说吧,表哥一天到晚就忙着公事,在大同时就是这样,整天跑进跑出地饭都顾不上吃,这一路上该没事做了吧,得,还走忙个没完,我唤了他三声,这才反应过来。”

红娘子嘴角歪了歪,心道:“整天介忙公事?忙公事忙到‘艳来楼’去喝花酒!”

杨凌扫了她一眼,对唐一仙佯嗔道:“你这丫头,整天介不是聊些花儿鸟儿,就是洞箫古筝,要不然你哥也是鸭子听雷,根本不懂嘛。呵呵。唤我什么事?”

唐一仙转嗔为喜,一指那座小小的天佛寺道:“表哥,那幢寺声虽小,瞧着却有些年头了,我想去拜拜,你要不要来”。

杨凌笑笑,说道:“你先去吧。不要到处乱逛,我还有几句话要和柳大人说,一会便去”。

“好!”唐一仙爽快地答应着,扭头对正德道:“小黄,咱们走,你不是自吹佛学了得么?咱们找老和尚打偈语去,姐姐,你要不要去”。

红娘子迟疑了一下,笑道:“姐姐不信佛的。我在外边等你”。

佛家讲因果报应,她干的是杀人买卖。肯信佛才怪。唐一仙不知就里,嘻嘻一笑,唤着正德向庙里走去,他们一去,张永、苗逵、花大人怎敢不追,连着后边四五个侍卫都随了进去。

杨凌急急对柳彪道:“明日一早,我们就拔营回京,快些回去准备”。

回过身来,他见红娘子妙日横睇,有些奇怪地问道:“你在大同前呼后拥,怎么现在就连那个姓伍的也随进庙去了。不怕有人刺杀你了?”

杨凌没有透露满街行人、甚至一些挑担卖货的都是大内侍卫所扮,呵呵笑道:“那倒不是,只是这巷人中你地武功最是了得,有你在,天王老子也动不得我一根毫毛,他们自然放心”。

崔莺儿冷哼一声,转念一想,心头不禁一跳:“他……他地人莫非是制造机会让我们两个独处?”

眼见杨凌面容一肃,向她走近一步,崔莺儿不由心慌慌地退了一步,刚刚发觉有些脸红,忽想起自己的身份,俏脸不由一白,咬咬唇站住了。

杨凌瞧这曾在京营大军面前顾盼自若、神采非扬的红娘子如今凄惶无助地小儿女模样,心头不知怎的一阵抽紧,生出一股莫名的爱怜,他轻轻走到近前,低声道:“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启程回京了”。

红娘子心头先是一松,再是一旷,有些茫然地道:“恭喜……”。

“嗯?恭喜?”杨凌有些诧异,崔莺儿脸一红,讪然道:“不是,一路保重……”,她顿了顿脚,忽然恼羞成怒地道:“跟我说这些做甚么?要不是一直在为唐一仙祛病,黑鹞子伤势好些时,我也已经走了”。

杨凌定定地看着她,忽道:“那日你和黑鹞子说的话,我在门外都听到了”。

崔莺儿脸色一下子变了,杨虎所为人神共愤,但她却是杨虎地妻子,如此丑恶行径,被他们一直唾骂不耻的朝廷中人知道,那种羞惭象毒蛇一样噬咬着她的心。

杨凌叹了口气道:“我……有一言相告,如果令尊大人愿意接受朝廷招安,你可以进京来找我,我一定保你全家无事,杨虎造反,一定失败,莫连累九族同诛!”

崔莺儿猛地抬头看着他,杨凌自信地摇头道:“我没有骗你,他,他对没有成功的可能!杀了我,他成不了大事!杀了当今皇帝,他同样成不了大事!杨虎的本事,只能做一面之雄,永远成就不了帝王霸业、做不了不世之雄!”

他见崔莺儿脸色苍白,一时接受不了他这么直接的贬斥,不忍再说下去,他见街边一个落魄秀才据案而坐,桌上放着几卷纸张,便笑道:“不知是算命猜字的还是卖字画的,一仙应该快出来了,咱们去那儿坐坐歇歇脚儿,等他们出来吧”。

崔莺儿毫无生意地随着他走到书案旁,今日番子们对整天街梳理了一遍,如今的行人顾客又全换上了生面孔,这个落魄秀才早看出情形有些不对,再加上如今街坊间地流言,皇帝在阳原的事实,他不禁猜测方才进庙地那一群人说不定都是欲关,甚至连当本皇帝也在其中。

那么眼前这位想必也是朝廷地大员了,所以他忙殷勤地站起来道:“这位公子,可是要买副拳画?”

“拳画?何为拳画?”杨凌问道。

穷酸秀才有些矜持地一笑,他虽穷困,提到自已所长,也自有一份骄傲。秀才指指摊在桌子上的宣认。双拳一握道:“老夫不必执笔,就以双手,便可绘出山水人物,保证活灵活现,公子可想试试么?”

杨凌笑了笑道:“好,那就请先生给一副图,在下拭目以待”。

“请公子出题。绘一副什么画?”穷酸秀才没想到本日还有生意上门,买主还是个朝廷的大员,如果绘的好,赏赐自然是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