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2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4:10
A+ A- 关灯 听书

*********************************************

一向糊弄些乡民,博得神医之名的马大爷进了阳原县发现花府被重重大军包围,就吓了一跳,进了花府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更让他心中忐忑,估不到这些人是什么来路了,可是就算用屁股猜,他也猜得出一定是比花御使更大的官儿。

这下子他可害怕了,这位马巫医倒不全然是靠戏法儿骗人,他的确是懂得医术的,只是那医术并不比大同两位神医高明,而且还要差上几分,以他地水平顶多算是乡间赤脚医生中的佼佼者罢了。

他将药物混在草灰之中,借助装神弄鬼加强自已的威望,不但可以多赚些诊金,也容易取得县中百姓的信赖,可是官员亲眷是他能摆布的吗?原来他还以为是过了气的花御使一位远房亲戚什么的,可瞧了这架势就不敢胡乱开药了。

马大仙哆哆嗦嗦进了花府,头一次不敢装神弄鬼,正儿八轻地号了脉,结果看出个方子被心有不服、耿耿于怀两个大同郎中夺过去品头论足一番,这儿加一味药,那儿减几钱量,贬斥的一文不值,马大仙神仙外衣被戳破,顿时跪在地上苦苦求饶,自承医术不济,两个大同神医见了顿时信心回复,八面威风。

只是他们威风也只威风了片刻,就被正德小皇帝把他们连同那个马大仙连踹带骂地赶了出去。正德最后一丝希望断绝,看着唐一仙变得腊黄的小脸,沉于病苛沉沉不醒的模样,豁然神伤,谷大用、张永、苗逵几个人见了连忙把他拉出病房,连连哄劝。

杨芳神色不愉,阴沉着脸站在一旁,见皇帝这般模样,终于忍不住进言道:“皇上!皇上晚回京一日,天下就多一分凶险!江山社稷,岂是一个小小女子可比得?自古狐媚女色,惑君乱政者不可胜数,皇上就算宠爱她,也该有所节制……”。

正德大怒,一指他道:“拖下去,朕再也不想见到他!”

皇帝和唐一仙在驿馆时整日打来闹去的,早成了这些大内侍卫每日必观的保留节目,这些武士对唐一仙都有些喜爱亲近之意,听那杨芳说的不堪,各各早已不平,一听皇上下旨,立即冲上来两个,提起杨芳就揪了出去,任他如何吵骂,里里外外前后九重侍卫,楞是没一个卖他面子肯再传报或放他靠近内堂的。

杨凌暗自忧虑,依一仙现在的病情,派人回京把高文心接来怕是来不及了,他想起还住在马大仙家的红娘子,如今唯有硬着头皮,再去请她一试了。

不过杨芳说话虽然难听,但话粗理不粗,理智点讲,江山社稷不是一句空话,一句套词,如果真的生了乱子,那得有多少黎民百姓受苦受难?

理智地讲,唐一仙一身,的确是比不得天下众生,况且皇帝为了她留连在此,驻驾不行,此事传出去,无论是宫中三后,朝廷百官,都会视她如眼中钉,而且皇上留在这儿对她的病情并无助益。

想到这里,他诚恳地对皇上说出自已心中的担忧,然后叹道:“皇上,您身系天下,依臣之见,还是带大军先回京师吧,实在不行……臣留在这儿延医为仙儿治病,有臣在此,皇上还放心不下吗?”

正德听了心中大恸,忍不住黯然泪下,扯着杨凌衣袖泣道:“杨卿,朕不是不知道孰轻孰重,朕只是担心……担心这一去,便连她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爱卿说的都对,朕都明白,但朕情愿抛弃天下,也不愿意抛弃一仙!”。

第220章欢喜冤家

原本一门思要造反杀皇帝的灞州绿林大盗红娘子,居然堂而皇之地住进了花家别院、皇帝行宫,而且受到了隆重的礼遇,人世间最离奇的事莫过于此。

不过里三层外三层将别院包围的风雨不透的侍卫们,除了杨凌的一众心腹中伍汉超、刘大棒槌等区区几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其他的大内高手都只知道她是杨凌请回来为皇上最重视的女子治病的中医,所以都苯敬的很。

大同两位神医听说杨大人又请回一位郎中,立刻精神抖擞象只斗架的公鸡似的,正准备高谈阔论一番,象马大神一样让她灰头土脸地离开,听说是用气功治病,怒气便消了。

一则他们不懂这个,二则这可不算是问行,就算她治好了,也不是自已医术不济,三是……他们也没机会去挑战这位崔姑娘,因为杨凌弄了一个全身发臭、遍体是伤的病人交给他们治疗。

黑鹞子只是刀剑伤,久未治愈溃烂化脉,再加上当初失血过多,以至奄奄欲死,在马大神那里一番救治,已经有所起色,再有两位名医施以妙手,自然不难治愈,何况这种仿根本无需查找病因。

皇帝随行有大把上好的药材可用,两位神医先将马大神掺了药物的香灰等物从伤处刮去,再剔去腐肉,直至流出鲜红的血水,这才将捣成泥的上好的生肌止血药物敷上,又缠以洁白的硼带,不一会儿黑鹞子就成了一具香喷喷的“木乃伊”。

两位神医又开了些滋补的食加,叫随行御厨熬了浓粥着人给黑鹞子灌了两碗,眼见乞色渐佳,红娘子不禁喜上眉梢,这才放心地随小丫环到了自已的房间。

那个翠衫小丫头乖巧地蹲身施礼道:“崔姑娘。这是您的住处。奴碑雨蛙儿,就住在外间厢房,姑娘有吩咐只管唤我”。

崔莺儿颔首道:“嗯。先下去吧”。

雨蛙儿眼珠滴溜儿一转,又嫣然道:“杨大人特意吩咐奴碑……姑娘喜欢什么口味地饭菜。请随时吩咐下来,厨下给您预备着,另外还备了热水,如果姑娘想沐浴更衣。请唤奴碑,立即就给您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