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60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3:22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惶惶然不知所措,自己大汗淋漓,身下妙体横陈,两人正做着最亲密无缝地接触,一旦清醒过来,赤裎相见,呼吸相闻,难道打个招呼说“你好”?

杨凌无奈何,只得装作睡去,先避开这尴尬再寻主意。

红娘子在床边啜泣举剑,他微眯着眼晴,透过里边床角漆得透亮的床柱看得清清楚楚,所以便含含糊糊似发梦呓,装作错把她当成了翠云姑娘。

这法子虽然蠢,不过昔年郑少鹏遍观武侠群书,记得浪子古龙书中江小鱼见了慕容九的棵体,便瞪着眼说瞎话,楞说房中没有人。据说哪怕那女人明知是假话,羞臊窘迫的心情也可以在驼鸟心态中为之减轻,如今只有试上一试了。

如果红娘子仍然执意要杀他,虽说心中愧疚,他是决不肯就此送死地。他还记得红娘子在床上手足无力,也曾哭叫哀求说彼此都中了药物的话来,想来她若动手,趁她无力急扯被子扭打一番。自己未必就制不住一个失去力道的女人。

他自不知当时红娘子已恢复了三分力气,如果决意杀他。仍是难逃一死。

好在崔莺儿失魂落魄。忽而望天忽而看地,忽而咬牙切齿,忽而暗自垂泪一番后竟放手离去,杨凌又是意外又觉松了口气,他实在没有心理准备现在面对这个女人。

又趴了稍顷,确定没有了声息,他才扭过头向外望去。

一回头,亮晶晶好一双眸子。四目相对,相对愕然。

红娘子本想和杨凌谈妥条件就走,所以斩柳绯舞那一掌并不重,两人在床上还在颠鸾倒凤、抵死缠锦的时候,这位小姑娘就醒了。

她愕然瞧见自已安然无恙地坐在椅上,床上却不知是哪位救苦救难的活菩萨。正在替她承受那今人脸红耳赤的疯狂攻击,顿时傻了眼。

柳绯舞怔怔地不知所措,看也不敢看,逃又不敢逃。只得闭上眼睛装睡,耳听那恼人的声响,情窦已开地柳家小姐也不禁芳心乱跳,脸蛋胀红。只是她神情虽然异样,可是那时夸张些,就算她起身斟杯茶,好整以暇地喝完再坐回去装睡,恐怕也未必有人晓得。

红娘子下了床,着衣提剑指着杨凌的脊背天人交战、挣扎不已时,听不到动静地柳绯舞悄然睁开眼睛看到了这一切。她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却巴不得这位姑娘一剑结果了杨凌,心里正暗暗给她鼓着劲儿,殊未料她竟收剑逃了出去。

一头雾水地柳绯舞听她关了门,猛睁开眼睛,却不料正和‘睡着的’杨凌打个照面,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柳绯舞嘴唇象出水的鱼儿般翕合了几下,眼一闭、头一歪,又‘昏’了过去。

杨凌腾地起身下地,‘昏’过去的柳绯舞身子一哆嗦,张眼一瞧,一处羞物正在眼前晃荡,骇得她赶忙的又闭上眼继续‘昏迷’。

杨凌也不理她,将自己衣物一一穿好,走到桌前抓起自已酒杯嗅了嗅,又拿过红娘子喝过的茶杯一闻,可他杯中并无药物,红娘子杯中的乃是弥勒教秘制药物,成分昂贵,并非寻常只能下在酒中遮掩气味的‘蒙汗药’可比,他哪里嗅得出怪异。

杨凌这才提了把椅子走到柳绯舞面前重重地一墩,‘昏迷’地娇躯瑟缩了一下,杨凌在椅上大马金刀地坐了,压低嗓门道:“翠云姑娘?”

醒还是不醒?柳绯舞正在为这个问题苦恼,大腿上忽然挨了一巴掌,惊得她‘哎呀’一声,蓦地张大了眼睛,眼前的男人眸中一片萧杀,探询地看了她半晌才缓缓说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啊?”柳绯舞傻傻地张大了眼睛,慌不择言地道“我……我是一个妓女!”

杨凌唇边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听起来很不错的答案,那么……你接近我的目的是?”

“啊?”柳绯舞又象出水地鱼儿一般开始嚼起了空气,张合着嘴唇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杨凌脸色一冷,淡淡地道:“本官今晚是中了奇怪的药物,是么?你可知对朝廷命官用药蛊惑,哪怕不是害人的毒药,也是杀头之罪?姑娘,你要清楚,我若要杀你,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现在城中正在大搜弥勒邪教地人,编排个罪名给你,就是你满门老小,都得点天灯!”

柳绯舞出溜一下,从椅子上跪到了地上,开始编瞎话儿。事已至此,她是真的想不出什么好借口了,既然有人替她解了**之险,一时也挣不起舍命杀官的勇气,只得哭天抹泪开始扮孝女……

**************************************

“营啸”起时,王守仁的大军正连夜行军,赶回大同。

五路大军,稳扎稳打地追击伯颜、火筛残部,在失去斗志、军心焕散的鞑靼军队面前,士辛个人的强悍根本发生不了作用,五路大军各有斩获,直追出数百里,王守仁觉得战线已经开始拉开,不利后援和补给的接应。于是果断命令五路大军回返。

夜战和夜间行军一样危险,军队是凭旗帜和乐器指挥的。在夜间难以有效传达指令。尤其在漆黑一片的战场上。士兵们很难得到确切的消息,容易惊慌失措,夜战地不确定性风险太大,训练不佳的军队即使在没有发生夜间战斗地情况下,有时都会溃散,所以再高明的将领,也不敢轻易在夜间行军。

王守仁是因为即将接近大同,士气喜悦高昂。再加上当夜月光皎洁,而且他地军队这段时间与火筛纠缠不休,野外作战比较丰富,士卒不致轻易慌乱,这才同意连夜返回。

不料赶至这处军营时,正听到凄厉如鬼地嚎叫和大混战发出的兵器碰撞声。王守仁初闻禀报,还以为伯颜派小股部队驻后骚扰,偷袭各处军营,于是立即命大军将整座营寨包围。缓缓收拢包围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