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8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2:26
A+ A- 关灯 听书

在千余名誓死决战地亲兵保护下,伯颜猛可和众头领突出重围,与在山下待攻回援及时的一部人马五千多人会合了,这时他们的亲兵已折损的仅余三百多人,伯颜心如刀绞油煎,他知道这场豪赌彻底失败了,此时再不走,恐怕全军都要丧送在这里。

凄凉激越的号角声响起,鞑靼发出了突围撤退的讯号……

第211章逃功无敌

数万鞑子拼命地向伯颜可汗的方向集结,他们的人数太多,亡命搏杀下战斗意志也变得异常顽强,明军不能阻止鞑靼军队的集结,就趁着他们的阵型被分割开来尚未合拢的机会拼命劈砍,尽量杀伤人命。

那队疾驰而来的小队骑兵也已冲入沸腾的厮杀战场,“铮”的一声暴响,鞑子手中托天叉被疾驰而过的骑士掌中大刀顺势击中,一股无可抵御的沉雄力道将它带着飞扬出两丈多远。

第二个骑士到了,刀锋斜斜前指,借着快马冲力,把失去兵器的鞑子头颅轻而易举地削了下来,无头的尸体犹自挺立了片刻,才狂喷出一腔热血,软瘫在地上。

勒马作战的鞑子自知是无法和借着马力冲跃过来的明军士兵较力的,情急之下有几名鞑子将手中的枪戟当作投枪掷出,站得远些的鞑子飞快地张弓搭箭,连射数箭将明军的冲势稍稍阻截了一下。

只是他们阵脚尚未立定,后续的骑兵又陆续冲了过来,领头的一名面目清秀的将领,正是荆佛儿,它奉命守在飞狐渡,以防有人尾随朵颜三卫之后冲关,见长城上烽烟传递,他与飞狐渡守军立即全面戒备,以防外敌侵入,但是后来又见白登山上烽烟燃起才觉的不妙。

白登山上虽备了烽烟,不过本来是没有机会用到的,纯熟多余的设置。伯颜的兵马战力再强,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冲过长城关隘闯进来,如果是弥勒教聚众作乱,围攻白登山。凭山上的五千人马和大同城内地七千伏兵,足以灭上他们十次。

那么白登山上烽烟燃起算是怎么一回事?荆佛儿头一个反应便是朵颜三卫有诈。他们领兵上山结盟是假,弑君刺驾是真,除了朵颜三卫的五千精兵,谁能这么快对固守山峰地明军造成威胁?是以荆佛儿根本不加考虑。立即领了他的一千多个兄弟狂奔回来救驾。

到了山下瞧见这么大阵仗,荆佛儿也吓了一跳,这是从哪儿冒出来这么多鞑子兵?不过此时也顾不及问那么多了,既然双方正在厮杀,老实不客气地杀人才是正经。

荆佛儿掌中一柄沉重的厚背大砍刀,以刀作刺,大刀从一名带了护身铁铠的鞑子将领胸中擦过,火星暴起,护身铠甲裂了一个吓人的大口,顿时肉绽血涌。

这一刀还不致命。但那鞑子将领被刺地从马上跌了下去,在地上连打几个滚儿,还不等他爬起。隆隆巨响的马蹄已从他身上踩踏而过。

嚎叫和挣扎只持续了片刻,碗口大的马蹄再踩在背上时。他已不做丝毫反应。一柄柄大刀疯狂地挥劈着,无情地撕裂骨肉,便如砍瓜切菜一般,每道寒光落下,便是鲜血飞溅。

大混战开始了,白登山下的平原上处处是认,弓箭、投枪等远程攻击武器全部失去了作用,所有的认只能抄起刀枪剑戟寻找着对手肉搏,人头滚地,断肢横飞。惊心的惨叫,动魄的蹄声,俨然是人间地狱、修罗杀场。

直至此刻,杨凌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他匆匆抢到正德面前,翻身拜倒,喜悦地道:“恭喜皇上,皇上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伯颜偷鸡不成,这回要大大蚀本了”。

正德一张俊俏的白脸也被熏得鬼画符一般,两只眼睛红通通的,但是脸上地神情却甚是开心,他连忙上前扶起杨凌,喜悦不禁地道:“杨爱卿块块请起,山下是哪两路援兵?他们来得如此及时,朕必重重有赏!”

张永和苗逵见机不可失,连忙也上前大肆吹捧一番,花当等人方才见山头险被攻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已知道是中了杨凌的缓兵之计,被他带哄带诱的尽出精兵助他守山,等着大军包围伯颜,实际上根本是大明皇帝中了人家地奇袭才对,只不过他吉人天相,如今化险为夷罢了。

形势比人强,现在正德是大赢家,谁会说出来自讨没趣?

彼此心照不宣,反正这一注是押对了,花当带着众首领也连忙上前向天可汗恭维一番。

银琦乜斜了杨凌一眼,低声道:“你的运气倒好!”

重围得解,犹如搬去了压在心头地重石,杨凌只觉一身轻松,闻言不禁笑道:“本官运气一向很好,只是害的姑娘你做不成大汗的可敦,真是抱歉的很了”。

“银琦,过来见过天可汗!”花当招呼一声,然后向正德欠身抚胸道:“尊贵的天可汗,这是臣的小女儿银琦其其格,她一定要跟着小臣来觐见天可汗,臣怕她君前失仪,故此扮作身边侍卫”。

银琦见父亲唤她,向杨凌不置可否地冷哼一声,大步走上前向正德施礼。

杨凌见山下经过一阵混战,明军已冲到山下汇聚成一道人墙,对面鞑靼兵也渐渐汇拢,双方一目了然壁垒森严,便道:“皇上,臣往山下去见见领兵将帅”。

正德颔首允许,杨凌立即领了百余名侍卫冲下山去,此时鞑靼大军集结完毕,总人数仍比明军多出一万有余,王守仁严阵以待,正防伯颜冲击,鞑靼大旗所指,怪异的呼啸声浪中,大军快速脱离战阵,向大同方向狂奔而去。

杨凌冲到王守仁身边,二人在京中便熟识,这等时刻也来不及见礼,王守仁只匆匆颔首示意,便立即命中军挥动军旗号令,大军随后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