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7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2:01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一顿,呵呵干笑两声,故作神秘地道:“杨卿,你来告诉顺明王”。

“臣遵旨!”杨凌一揖起身,向花当笑道:“顺明可汗,你千里迢迢来见皇上,皇上便想送你一件大礼物,只是原来不知伯颜会否上当,所以方才并未对你言明。”

他提着袍袂拾阶而上,立在亭中望着越来越近的无边人马,伸手一指,坦然笑道:“你看,伯颜寇边虽然损兵折将,但未伤及根本,他仍人强马壮,再加上他黄金家族无人可比的强大号召力,一旦返回草原,纵有内乱,也不易对付。总要将他十停人马折了七停,钦封地顺明可汗才当得稳妥,故此……”

杨凌很自然的转过身,做了个帐内请的姿势,引着正德和各位首领,边听他说话边随着他走出亭子踱入大帐。

杨凌走在前头,趁机向伍汉超使了个凛厉的眼神,伍汉超会意,开始悄然将大内侍卫们布置起来,控制了整座大帐。

杨凌请众人落座,走回案后畅然笑道:“故此,皇上将会盟消息有意散布于大同街市之间,让鞑靼奸细传出关去,伯颜果然不克引诱,穷尽兵力图谋白登山,欲将皇上和各位首领一网打尽。

呵呵,可汗献与吾皇一头鲜美可口的烤全羊,这是你们最隆贵地礼节吧?吾皇万岁今日就回赐一只烤全狼,请顺明可汗和诸位首领笑纳!”

帐中一阵骚动,杨凌端坐如常,振袖大笑道:“伯颜号称草原之雄,如今看来也不过是匹夫之勇,何足道哉?谈笑间便让他灰飞烟灭!”

“轰……轰轰。。。。。”几枚地雷很合时宜地踩响了,轰鸣入耳、人喊马嘶,仿佛印证了杨凌的话。

银琦美眸中闪过一丝异彩。第一次正视地看了眼这位文质彬彬、却连草原第一英雄都不放在眼里地汉家哥哥。

花当目光闪烁、半信半疑地道:“这么说,天可汗早巳布下重兵陷阱,引伯颜入彀了?”

正德心中着恼:“伯颜进关了?杨一清这仗是怎么打的?回头朕再找他算账!不过……亏得杨侍读沉得住气,给朕撑足了面子。如果他慌慌张张跑来禀报,不但朕要威风扫地颜面无存,而且花当这老家伙就算不当场反戈也要吓破了胆,从此不敢与朕这个弱邻居结盟了。”

轰鸣不断的压发地雷爆炸声中。正德皇帝也展袖而笑,一副自得表情道:“那是自然”。

他地目光与杨凌一碰,都读懂了彼此的意思:这一仗既然已经逼到头上来了,就必须得打,而且必须得打赢。否则。不但谈不上将来合盟铲除伯颜这个祸害,就是眼下,就要丢掉性命!

花当犹自存疑,试探地问道:“这个……小王带来地兵马不多,不过尚可一战。皇上可需要小王尽微薄之力么?”

杨凌将他表情看在眼里,趁机起身道:“我们既已合盟,共同用兵是早晚的事,今日并肩作战,正可显示彼此结盟的诚意。不过可汗地大军还要用来保护你返回朵颜三卫,不可折损过甚。请可汗派人通知所属暂上山来,待我大明军合围,行决战之时,再现朵颜三卫之威!”

说着他走到正德御案前掀起地毯,扣住一个铁环一拉,将一块大铁板掀了起来,露出一个洞口,洞中火把通明,显然另有通风之口。

杨凌说道:“战场之上,流矢横飞。为防有失,请皇上和各部首领入内暂避”。

在他想来,将各部落首领控制在手中,便可保证无论如何危急,朵颜三卫也不敢倒戈,如果真的火上眉毛时,那时也顾不了他***什么颜面了,刀架在花当脖子上,也得逼着朵颜三卫参战用兵。

花当本来见杨凌不需他的士兵参战,便已信了八成,又见这里还预设地洞以防万一,更是信个十足,这时不跟着天可汗打落水狗……烤全狼,那还什么时候表诚意呀?看来这次是不会站错队伍了,幸甚!幸甚!

花当立即起身,慷慨陈辞道:“天可汗!小王蒙天可汗赐封,还寸功未立。彼此既已结盟,便该同仇敌忾、生死与共!

虽说天可汗用兵如神、早有准备,不屑于小王区区五千兵马,但小王岂可不尽臣属之责?请天可汗恩准,让小王手下大将马哈卢率兵协同作战,小王和各部首领在此陪伴天可汗,静待天朝神兵尽歼伯颜虎狼之骑!”

正德掩唇咳嗽一声,眉头微微皱了皱,才“不情愿”地道:“既然如此……杨卿,顺明王美意,这五千兵马,你就带去指挥吧!”

说完笑望花当,说道:“昔年朵颜三卫从龙靖难,立下不世功勋,今日你我君臣再度携手,也算一桩佳话了,呵呵呵呵……”。

花当深受鼓舞,起身喝道:“马哈卢!”

帐前侍卫将领丛中一员虎目轧须的大汉应声而出,单膝点地道:“请大首领吩咐!”

花当大声命令道:“速去点齐兵马,进退行止、作战杀敌,皆听杨凌杨大人令谕!”

第209章化学武器

杨凌带着马哈卢离开大帐,离开大帐视线范围便脚下加力,直奔山口。明军主力已撒至半山,四面防脚,山下仅留少量兵力执行杨凌的炮尽即撤、挫敌锐气、固守待援之策。

战马嘶啸,火光四起,一团泥土裹挟着白雪喷向天空,浓烟中不断有踏中地雷的战马连人带马摔倒在地。但是冲锋的洪流没有丝毫停歇,即使有受惊的战马偏离了冲锋方向,马上的骑士也尽力将它立即调整到正确的方向上来。

千百战马同步疾驰形成的惯性,便他们面前的一切都成为被踏平的目标,骑术再高超的战士这时也没有能力勒住自已的战马,停下来的一切都会成为一个微不足道的障碍,顷刻间被毫不留情的踩为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