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7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58
A+ A- 关灯 听书

探马离城一路飞奔。沿着官路疾驰,刚刚翻上一道土岗,忽觉地面震颤,视线所及漫山遍野都是鞑靼的凶兵悍将,人马合一如狼似虎。向大同城疾扑而来。

探马大骇,两年前鞑靼也曾攻破关隘,大同城几乎失守,鞑靼的铁骑直杀至居庸关才遇阻而回,想不到今日旧事重演。草原之狼再次侵入中原了。

两个探子拨马便走,伏于马背上鞭下如雨,战马四蹄翻飞。身后遮天蔽日犹如蝗虫一般的箭矢疾追而来,将两个探子射得如同刺猬一般,马蹄骤如风雨。鞑靼铁骑卷过大地,踏得地面一片模糊。再看不到丝毫人和马的踪迹。

第四拨探马刚刚行至平原谷道,总算可以远远看见情形不妙,及时拨马回逃,马臀人背带着一片箭矢,只是隔得远些,箭矢力道已尽,不至将人射死。

两个探子一阵风般卷进城里,放声大呼:“收吊桥!锁城门!鞑靼进关啦!”

杜人国在城头上听了大惊,这时也顾不上追究是哪处关隘失陷了,他立即命人飞马传报东城许泰驰援白登山。同时四城紧闭,所有官军上垛口,义勇、快手等协助守城。

胡瓒闻言也从巡抚衙门急急赶至城门,望着扑天盖地飞驰而来的鞑子,心惊胆战的只盼鞑子不知皇帝在白登山与朵颜三卫会盟,若他大军攻城,皇帝就可及时得到消息,快马退到下一关隘。

谁料鞑子大军呼啸而至竟不攻城,大军绕城而过片刻不留地向东绝尘而去,那铁流洪水一般大有湮灭一切地气势。

胡瓒见了不禁心中一凉,失魂落魄地看着鞑靼铁骑洪水般涌过,回头再看杜人国,这位悍不畏死地军神战将杜疯子也已面色如土。

青狼大旗迎风招展,仿佛是对他们最大的讽刺,眼见大军将尽,胡瓒才惊跳起来,大叫道:“壮总兵,快,快驰援白登山,鞑子破关如此快速,杨总制的大军陈兵于长城,多半都是步卒,待他率军回返,大事休矣!”

杜人国也象回了魂似的一跳,骑兵大多已被许泰带走,城中步卒与声势如此浩大地鞑子军队据城而守或可保得住大同,大军离城恐怕不止全军覆没,若鞑子利用机动力迅速的特点快马反扑,就连大同也要失了。不过只要能拖延片刻,让皇帝安然退回关内,再大的损失也是值得的。

杜人抓过自已的大刀,正要集中城里守军开拔白登山,远远一面火红地鹰旗冉冉而至,火筛的大军已到了!

杨凌听了许泰匆匆叙述,不由倒抽一口冷气,想破脑袋他也想不出鞑子在城外大战两个月也未破了长城,怎么会这么快、这么巧,偏偏在他们势穷力尽的时候、偏偏在此时破关入侵。

千防万防,家贼难防。杨一清来到大同不过两个月,一到就投入与鞑子的大战之中,粮本没时间整肃军旅。

前几天王龙、王虎私通鞑靼、实则是弥勒教用大笔金银安插入明军奸细的事情暴发,所有相从过密地官员已全部调离原职,但鞑子大军在关外虎视耽耽,此时已不能牵连太广,大肆清洗,以免伤及边军根本。

所以不仅杨凌不知端倪,就是杨一清,此刻也尚未得到拒虏口李义叛敌开城、引鞑子入关的消息。远处狼骑尘烟,敌踪初现,杨凌当机立断,立即下令道:“许泰、柳彪,立即调大军护山,固守、待援”。

固守,区区两个字,却包含着怎样一番浴血厮杀?许泰和柳彪嗅到了话中地血腥之气,凛然听令。柳彪随即问道:“大人,朵颜三卫的五千铁骑怎么办?”

杨凌看了眼山下朵颜三卫大军集结之处,山上山下明军一共有一万两千多人。再加上朵颜三卫这支生力军,近两万地人马守这座土山至少可以支撑一天,鞑子虽然骁勇,没有数倍人力焉能攻山?

杨凌暗暗盘算:伯颜猛可全部军力有七万多人,经过近两个月的战事消耗,能战者不足六万,伯颜会不惜一切,倾全部兵力攻山么?就算六万大军齐集白登山。也可守得一时,只要坚守不溃,杨一清、杜人国的军队就来得及驰援了。

只是……与朵颜三卫刚刚结盟,他们还没有捞到任何好处,花当这棵墙头草肯全力以赴与花当为敌么?会不会见势不妙临阵倒戈?不行!朵颜三卫的人在胜负未分之前不可用!

杨凌想到这里。说道:“目前,我们守得住这座山便是胜利,不必与伯颜计较一时之长短。大军调上山来,分驻各处御敌,山下只留三千兵马。炮尽而挫敌锐气,视敌强弱随时上山。至于朵颜三卫……我会让花当将他们调上山来,柳彪,你的人横于中间,不可使他们接近大帐”。

二人领命下山。杨凌攀上一块巨石远远眺望,黑压压的骑兵队不断从地平线上冒出来。象潮水一般涌来,凛凛军威气壮山河,杨凌只觉嘴里一阵发苦……

正德和花当等人站在依着白登台临时搭建的小亭子上纵目远眺,也已发现数不尽的大军远远奔来,一时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纵然面上不说,人人心中都打起了鼓。

就在这时,只见杨凌领着六名亲兵施施然地从山口走了回来,正德立即抢先问道:“杨卿,出了什么事?”

花当等人也竖起耳朵仔细听他回答。杨凌神色自若地笑道:“皇上算无遗策,伯颜果然中计,引大军来攻白登山了!”

正德一奇,可是他与杨凌这对不良同学昔日一起哄骗太傅,可说早有默契,略一怔愕便抚掌笑道:“妙极,来地好!”

花当等人听说伯颜引大军来攻,都吓了一跳,这万把人能是花当的对手么?可是听这君臣二人所言,满脸喜色,倒似故意引他前来,花当按住心中忐忑,疑道:“天可汗,远处……是花当的军队?他们……他们怎么入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