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7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55
A+ A- 关灯 听书

正德呵呵笑道:“你们退下,请顺明王和祝孔革首领上前!”

张永二人无奈退下,花当二人走到正德案前,哈腰将礼物奉上,那银刀虽有意将刀尖朝向自已,但若顺手刺出,这个角度正好可以刺在正德咽喉上,但正德面不改色,坦然在他手中接过,将插着一块肥嫩的羊胛骨肉的银刀放在盘中,向他颔首微笑,又自祝孔革手中接过银碗,置于一旁。

花当眼中闪过一抹钦佩之色,就在正德案前再度跪下,提起桌上玉壶,斟满一杯酒,双手奉与正德。正德接过来一口干了,正德身为天可汗,肯将他们的敬酒一滴不剩地全部饮尽,这是极大的尊重,花当和祝孔革乃至帐内所有部落头领见了都面露喜色。

正德也亲手执壶,为花当和祝孔革斟上一杯酒,然后自己再倒一杯,起身笑道:“来,我们大家满饮此杯!”

花当和祝礼革双手捧杯,后退了几步,站在诸部落头领前面,率领众头领齐声响应道:“谢天可汗,大家同饮!”

帐幕之中一干人,纷纷端起杯来一干而尽。

庆盟酒宴正式开始,各部首领轮番向大明天子、大明使臣敬酒,杨潦知道这些蒙古人敬酒不喝光是很不礼貌的,事先早已弄了个看着不小,底却甚浅的银杯,饶是如此,仍然喝得带了几分酒意。

杨凌起身向诸部落首领回敬,大帐内正一团和气地时候,忽闻一声号炮,帐内欢笑声顿然止住,杨凌一愕,立即抢步向帐外奔去,几名侍卫迅速拦在正德前面。

杨凌奔出帐外,各部首领也神情紧张地随出帐外,只见远山峰顶处处飘起浓烟,山下士兵一阵骚动,大同方向有大队人马疾驰而来。

杨凌骇然,这是发什么了甚么事?

只可惜这时代没有电话电报。虽见烽烟报讯,知道出了重大军情,身边却没一个人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翁牛特部首领乌拉尔又惊又怒,他眼见远处有大队人马,直觉地以为杨凌借会盟之机要将他们一网打尽。

乌拉尔想也不想,飞快地抽出弯刀,一步跃过去横在杨凌颈间怒喝道:“你们汉人骗我!大首领,赶快带人冲下山去。夺马出关!”

伍汉超受杨凌再三嘱咐,叫他一定护得皇帝周全,所以方才杨凌出帐他略略犹豫了一下,这片刻功夫杨凌已被乌拉尔所制,伍汉超见侍卫们已护住正德。疾步飞奔出来,右手持剑,左手扣着暗器,想击杀乌拉尔抢回大人”。

杨凌眼见朵颜各部首领擎刀在手,正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就连女真三部地首领和他们的侍卫也提着兵器,紧张地戒备着明军侍卫的动静,深知伍汉超若袭杀乌拉尔抢了自己回去,山上山下大明和朵颜三卫必定立即全面开战,再无任何解释机会。所以他想也不想,立即嗔目大喝一声:“伍汉超。住手!”

伍汉超一楞,作势欲暴起的身子陡然定在那里,这时正德也在诸多侍卫护扈下举步出帐,推开挡在前边的侍卫,走前两步厉声喝道:“大胆!朕堂堂天子,大明天可汗,岂会干出会盟为饵、诱杀各部首领的肮脏事?放开朕的人!”

正德小小年纪,身穿龙袍仍象个半大孩子,可是这是凛然喝话竟不怒自威,让那躯健如熊的乌拉而竟也一阵恐慌。不禁将眼神移向花当,看他意思。

花皆神情犹豫,正不知该不该相信正德地话,银琦已越众而出,大声说道:“不要慌,明人对我们没有恶意”。

银琦转身面向持刀仗剑的各部首领和侍卫高举双手,安抚道:“明人的烽火警讯是通报有外敌入侵,大明皇帝就算想杀我们,也会大张旗鼓的悄悄调兵,趁我们下山时动手,怎会如此偃旗息鼓,搞到人人看得到、听得见?”

她扭头对乌拉尔道:“乌拉尔叔叔,放开这个明朝大臣吧,我相信他会给我们一个理由”。

乌拉尔迟疑了一下,见众人的刀枪都已悄然放下,正德皇帝也挥手令明军侍卫退后,便放下了刀,将杨凌向前一推。

杨凌向前冲出两步,正到了银琦姑娘地身边,他这时才知道这个侍卫是个女孩儿。他诧异地看了眼这个长着浓墨似的剑眉、眼晴又大又漂亮的俊俏女孩儿,然后抖了抖织金蟒袍,正了正略歪的乌砂幞头,展颜笑道:“姑娘的成语学地很好!”

银畸姑娘娇俏地哼了一声,鼻尖翘起,有点得意地道:“请大人还是尽快弄明白状况,给我们一个交待吧”。

杨凌点了点头,对正德说道:“皇上,您是否进帐……”。

正德摇头道:“诸部首领在这里,朕也在这里,杨卿速速查明情况!”

杨凌肃然道:“是!”他带了几名侍卫匆匆赶向山口,从大同方向赶来的军队已冲到山下,杨凌未听到一枚地雷爆炸,就料到这必是大明的军队,心头为之安。到了山口,只见大约有上万人马冲到山下与原有的数千明军汇合,那高高矗立的大旗上是一个许字。

杨凌大奇,心道:“是许泰!原来议定若山上有变,便烽烟传讯召他前来,如今长城上烽火处处燃起,分明是鞑子又在攻关,而且攻势定然酷烈,他地大军不固守大同待命,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正德的大军离城后,许泰地七千骑兵就在东城附近人不离马、马不离鞍,随时候命。杜人国则坐镇总兵府,虽说详打细算,算来算去白登山上也不可能出什么意外,但天子所在。便是天下地重心,杜人国丝毫不敢大意。

拒虏口附近的几处关隘烽火一一燃起,迅速传遍九关,所有关隘立即进入一级战备,附近卫所就近增兵,杜人国在大同得到禀报,立即登上西城城堡,派出几路探马向拒虏口一线探察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