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7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40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轻笑道:“小孩儿若不长到一岁左右,哪会开口叫人。皇上身强力壮,年纪又如旭日东升,将来一定也是子孙满堂”。

正德眉开眼笑地道:“呵呵,但愿如此”。

他摆摆手道:“这个先不谈了。来来,咱们聊聊花当会盟的事,你认为花当对我们开出地条件会不会答应?”

杨凌毫不犹豫地道:“一定会!首先,花当和伯颜他们本来就纷争不断,伯颜在咱们这儿吃了亏,必会掠夺花当以补充粮食。再者,女真三部对大明依靠极深,他们是诚心投靠大明的。朵颜三卫内部,花当的控制力也不及伯颜对鞑靼部落的控制力,这样优渥的条件各部落首领必定心动,花当不能不考虑这些现实。”

苗逵也已来到驿馆,他和张永都是内监中熟知兵事的人,又曾深入大漠,对蒙古三部甚是了解,闻言说道:“皇上,据奴才所知,昔日地元帝国分裂成三部,鞑靼是黄金家族直系,一向不把其他两部放在眼里。瓦刺是仅次于黄金家族的第二大势力,而且也先任太师时曾雄据鞑靶之上,野心其实也不小。

满都海征伐瓦刺,打败他们后喝令他们的首领房屋不许称宫殿,在家中许跪不许坐,贵族们吃肉都只准用手撕,不许使用刀子,这种耻辱已经令他们对同族鞑靼地仇恨远远超过对大明的敌意。

所以依奴才之见,待伯颜、火筛内乱一起,便集重兵从哈密卫方向对瓦刺施以攻击,把这头困虎驱入鞑靼草原,为了牧场和牛羊,他们不会放过鞑靼内乱这个好机会,必定毫不犹豫参予其中,或三足鼎立,或加入一方讨伐另一方,以奴才估计他们极有可能会选择火筛为盟友,这样可以大大减轻东线压力,让我军从容布置,按照杨大人的计划,出兵收拾残局,再顺势吞掉朵颜三卫”。

正德眼睛一亮,兴奋地道:“杨卿以为如何?”

杨凌钦佩地看了一眼苗逵,拱手道:“实是妙计,只是不知瓦刺是否尚有实力与鞑靼一战?”

苗逵喜道:“奴才深入大摸时,曾向西进入瓦刺地盘,稍一交战,便发现他们的部落中丁壮极多,显然这次伯颜征召各部落出兵大同,瓦刺派来的都是老弱病残,根本是只打算为伯颜摇旗呐喊,他们的实力虽尚不足以对付伯颜,但火筛若反了,哈密卫再施以压力,那时战局便不由他不按照咱们地设想去走了”。

正德哈哈大笑,拍案道:“妙极!众卿谋略未必强于朝中那班大臣,可是他们只知守成,不知走出去的重要,仅这一点,众卿就比他们高明多多啦。”

真正的谈判一向是在局外进行地,等到端上台面双方首脑会面时。不过是做做样子签署文件罢了,双方的特使通过得胜口频繁往来,大明与朵颜三卫的秘密谈判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秦汉隋唐时良马产地河套、祁连、张家口、呼伦贝尔等地。如今只有张家口、承德一线在大明控制之中,这里适合养马,但是由于鞑靼时常来劫掠,所以马政荒废多年。

马匹在冷兵器战争中有着无可替代地重要作用。骑兵的速度和冲击力是步兵难以比拟地,若双方实力相当,骑兵一方可不待步兵方结阵完成,在其没有形成防御纵深时就把步兵一冲而散。

若步兵一方人多势众,骑兵可昼伏夜出反复袭扰,并大踏步后退。拉长步兵方的补给线然后从容断其粮道,在步兵疲惫不堪粮草断绝时包围聚歼,即使步兵防守反击得胜。骑兵也可随时远遁,步兵方根本无法追击。

所以,步兵对骑兵,只有小胜而败必全军覆没,在平原上简直难以和骑兵野战。中原军队一般擅车战,但战车地冲击力虽强。远程奔袭却易损坏,而且密集的车队在战场上难以转向和掉头,灵活性远不如骑兵,只能用作决战冲击和防守中的反冲击。

如今火器的运用还不能完全取代冷兵器,杨凌估计内厂的新式火枪取得最完美的效果、大批量生产、装备军队并训练士卒熟练使用,至少也得五年时间,这些事急是急不来地,就算现在马上出现最现代化的兵器。光是训练教官、然后再训练军队没个一年半载也根本不可能。

同时在没有大量先进、轻便的火炮装备军队之前,在没有现代运输设备出现以前,对北方民族作战,尤其是主动进攻,马匹有着决定性作用,杨凌深知这一点,所以大明一方地谈判焦点就集中在这一项上。

朵颜三卫能拿出手的除了毛皮主要就是战马,这倒不必担心他们有所侧重,但朵颜使者提出三卫富者不过十之一二,贯民占了七八,大明方应多出口些米面盐茶等物,减少瓷器、绫罗等奢侈品。

杨凌应允,并趁机提出大明可以出口粮米、食盐甚至部分铜钱和铁器和硫黄、焰硝,但是大明一方要购买马驹,由朵颜三卫派人教授养马,并开放三卫的部分牧场。

通过贸易获得马匹之类的军用物资,较之汉族地区放牧拳生更为便利,而且花费实际上更少,在朵颜三卫的地盘划定几个区域养马,可以用来培养优秀的汉族牧民,等到一旦将朵颜三卫取而代之,马匹供应不致发生问题,朵颜三卫禁不住明廷给予地优渥条件,最终也予以答应。

出口的硫黄和焰硝数量有限,而且属于一次性消耗品,蒙人既没有多少相应的火器,也没有最优良的配比方子,少量出口军械既显示了大明一方的诚意,实际上也把朵颜三卫的军事发展部分操控在明廷手中,这些方面的问题只有朵颜三卫摊子铺开才会一一暴露出来,他们现在自然难以发现其中弊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