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6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28
A+ A- 关灯 听书

故此本使节奉命来见大人时,诸位首领提出两个条件,相信如果允许朵颜三卫自立,并扶助我们对付鞑靼的话,这两项条件还是会提出的,本使节不妨先提出合作条件来,我回去禀报大首领,也请大人将我们地条件报告大明皇帝陛下”。

第206章紧跟大帅

杨凌重又坐下,沉吟道:“两个条件?呵呵,请喏木图使者讲来!”

喏木图微微一笑,目光闪动地道:“朵颜三卫蒙皇帝陛下恩宠,准予立汗称王。当然,我们大首领即便称汗,也是不敢与大明皇帝陛下平起平坐的,尊卑例同大明诸侯藩王”。

杨凌一笑道:“那是自然,不过花当可汗到那时可掌握着广袤的草原、土地和牛羊呀,而且只朝贡而无须纳税、供役,岂是我大明藩王可比?”

喏木图被杨凌描绘的美好蓝图所打动,眸间闪过一丝喜色,他镇静了一下,才故作矜持地道:“只是,瓦刺和鞑靼的大汗,都曾受到大明皇帝陛下的亲旨册封,所以我们希望也能得到皇帝陛下的亲旨,并赐予金印、节符”。

杨凌恍然,感情这位特使怕大明只是口头应允,他们在蒙古瓦刺、鞑靼和兀良哈三部中的影响力最小,如果没有明廷的公开支持,这个大汗根就没办法名正言顺地做下去,至少在他们的势力足以压制其他两部前是这样。

杨凌略一沉吟,点头道:“你顾虑的也有道理,此事我自会向皇上禀报,第二件事是什么?”

喏木图见杨凌答应,喜形于色地在对面坐了下来,想了想才小心翼翼地说道:“昔年永乐皇帝陛下,因我们朵颜三卫从龙靖难有功,将大宁卫(今承德市、平泉县、建昌县和老哈河流域)赐予了我们。

然而……想必杨大人也知道,我们三卫是以游牧为生的,牛羊就是我们的全部,但是永乐皇帝陛下却不允许我们在大宁地区驻牧,我们空有大片的草原,却不能用来放牧牛羊,所以希望皇上允许我们在大宁卫一带放牧”。

杨凌听完心中不由一跳,揣测朵颜三卫可能提出的条件时。他就想到朵颜三卫可能会提出这个条件,果不期然。事实上,几十年前朵颜三卫就在与他们有姻亲关系的科尔沁部支持下提兵进入大宁城,并经会州(河北平泉)直趋宽河(河北瀑河)。不断向南推进。

如今朵颜卫自大宁城直抵喜峰口。隔着一座山便是河北宣化了;泰宁卫的势力自锦州、义州经广宁卫至达辽河,福余卫的势力自黄泥洼经沈阳、铁岭直至开原卫。西拉木伦河和辽河以南,东起开原,西近宣府的大片土地。事实上已经掌握在朵颜三卫手中。

朵颜三卫与大明联兵对付鞑靼,所要地只是一个大明朝廷公开册封的身份,和对他们实际控制地区的承认,看起来大明似乎没有丝毫实际损失。但是杨凌却不禁犹豫起来。

这些地方大明无力控制,事实上已经落在朵颜三卫手中是不假,但是公开承认他们的拥有权,那就是割让国土,这个问题实在遗害无穷。

昔年永乐大帝将朵颜三卫地土地赐给了他们,就已经犯下了致命地错误。关外的大明卫所在是连成一体的,各个卫所之间以点带面遥相呼应,朵颜三卫一失就打破了这一战略体系,各个卫所之间失去了有效的连接。单独地辽东卫所连一个小部落的进攻都无法抵挡。

这些地区是关键的战略要地,杨凌正打着挑起鞑靼内乱,再将朵颜三卫拖下水后增兵辽东、加强这个地区控制的打算,怎肯授人口实?

杨凌立即断然摇头道:“喏木图使者,你要知道,你们冒地风险虽大,但是得益却更大,一旦让鞑靼向你们臣服,你们尽可以挑选水草最丰美的土地放牧牛羊。即便失败,你们退守朵颜三卫,有大明对鞑靼的牵制,他们也奈何不了你们。辽东,乃大明京师之屏障,我们不可能放弃的”。

喏木图张口欲言,杨凌抬手道:“喏木图使者,这件事我不必请示皇帝陛下,绝对没有商谈的必要。辽东,不可以用来讨价还价!”

喏木图端起奶茶来喝了一口,捋捋粗黑似铁的胡须思忖半晌,才道:“同鞑靼公开决裂,我们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如果没有保障,整个部落的人怎么能放心呢?既然大人如此说……可否向皇帝陛下回复,为示诚意、我们朵颜三卫与朝廷和亲呢?”

杨凌怔了一怔,他没想到喏木图居然有胆子提出和亲,真是岂有此理!花当还没当上大汗,朵颜三卫就以为自已是当初帐下有四大汗国的北元朝廷了么?居然敢要求和明廷和亲。

喏木图瞧见他脸色沉了下来,忙道:“花当大首领有一位爱女银琦姑娘,是科林沁草原上最美丽地花朵儿,她今年才15岁芳龄,如果皇帝陛下不嫌弃,花当首领愿意将她献给正德皇帝陛下为妃……”。

杨凌容颜一霁:原来是要进献美女,呵呵,这倒使得。反正是政治联姻,丑点儿也没关系,往宫里一供就行了,反正连皇后和两位贵妃现在都是摆设,紫禁城还差多一口人吃饭么?再说……科林沁?满洲第一美女大玉儿好象就是科林沁草原的姑娘,这位银琦小姐长相应该也不赖。

杨凌想到这里、笑吟吟地正想答应回去向正德禀报,不料喏木图话风一转,继续道:“欣闻皇帝陛下有两位御妹永福公主、永淳公主,花当首领愿意迎娶其中一位,并扶为正室夫人,与大明结为秦晋之好,彼此必定合作无间。”

杨凌一听这脸子“呱嗒”一下又摞下来了:你嫁女儿就嫁女儿,怎么还得我们再饶上一个呀?……不对呀,花当的女儿嫁给正德,那正德就是他的女婿,他又要娶女婿的妹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