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60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09
A+ A- 关灯 听书

王龙张大了嘴巴,半晌才大叫一声,向前疾扑一步,却被柳彪一把扯住,他目眦欲裂地道:“我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坑我?我说的是王爷爷,何时说过本王爷了?谁能作证?你的官兵吗?哈哈哈……”

王龙笑声未尽,酒楼里霍地站起七八十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异口同声地道:“我们做证!”

第204章叩关请见

王龙被五花大绑,浸了水的牛筋勒得结实,稍一使力就能勒破衣衫陷进肉里,他目光发直的跪在那儿,看着面前这位苏州吴府的大公子摇身一变成了钦差大老爷,真是欲哭无泪。

被他戏骂为没胡子的老兔子的张永,真象一只兔子似的,佝偻在椅子上,红着一双眼晴死死地盯着他。

张永脱了外袍,炫着他那身湛蓝锈金的玉带蟒袍,百十多酒客也象变戏法儿似的,变成了佩刀带剑的官老爷,另外一些没变的,自然是扮证人和扮苦主的,一会儿功夫“鑫盛楼”就变成了刑部正堂。

如果这时再加上些鼓点锣钹,简直就是一场荒诞的闹剧。

找来扮演被王龙抢进府去,后来又被他抛弃的良家妇女,真的已经到了妇女的年纪,连杨凌都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叹了口气,暗想:“早知道还不如让那草台班子的当家花旦程小云来扮苦主呢,这两位大妈实在是……唉!”

杨凌歪了歪屁股,悄声问道:“柳彪,你从哪儿找来的这两位,能不能行呀?”

柳彪干巴巴地小声道:“大人,正经人家的女人不肯扮这路角色,而且用本地的人又怕被人认出来,卑职这是连夜从怀仁毛家戏班请来的两个专管做饭的婆娘,完事给了银子悄悄送走,安全。大人觉着不合适?”

杨凌苦笑一声道:“算了,凑合着用吧!”

杨凌要地只是一个借口,只要一个可以搜查王府、如果没有证据不致陷入被动的借口,这就简单了。两位大妈声情并茂地哭诉了一番如何被王龙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始乱终弃的狗血情节后,又异口同声指说他府中还藏着掳来的民女,请青天大老爷明查。

杨凌既然是青天大老爷。自然要来个明查。杨凌听罢冷笑一声道:“王龙,本官奉旨巡察边关军事民情。既然接了状子,自然要一查到底。我现在就派人带这两位苦主去你府上搜查,若有凭据,你二罪并罚,想跑也跑不了,若无其事,我治她们诬告之罪。责你冲撞钦差之过,你看本官可还公允吗?”

王龙惨笑一声,闭目不语。

他又不是傻瓜,如何看不出杨凌乱入人罪,分明是别有用心?

他的府中就算金银成山、美女如云,也不怕杨凌去查,唯独西大院儿那已加工了大半地军械若被查出,这通敌罪名就足以抄家灭族了。

后宅地下密室弥勒教的祭坛若被查出,又加一条谋逆大罪。朝廷对于谋逆者刑律之惨酷,他是知之甚详,点天灯、五马分尸、凌迟、抽肠、活剥人皮,其惨厉让人恨不能早死,如今不知自已哪里露了破绽,杨凌既有备而来,就凭内厂地这些番子,能查不出来么?

杨凌问了这话,也不觉得亏心,见王龙闭目不答。他只将手一摆,柳彪抱拳一礼,转身便走,那只红了眼的老兔子蹭地一下从椅子上蹦了下来,咬牙切齿地道:“我跟你去!”

杨凌被他惊人的弹跳力吓了一跳,看来太监确实太女性化了,这也太爱记仇了,不就是被人推了个跟头、骂声老兔子么?我被红娘子斥责为废物,提溜着弄到地洞里关了两天。也没这么大气呀。

既然张永自告奋勇,他也不好拦阻,任由张永随着柳彪点齐了早已候在另一条巷中的兵马气势汹汹直扑王府。

杨凌提着心事在楼上踱着步子,只担心什么也查不出,王龙在大同官方、地方都是风云一时的人物,虽说给他罗织了罪名,终究有些理亏。

唐一仙不知其中利害,小正德不怕其中厉害,两个不知愁滋味的小家伙坐在一边窃窃私语,一对壁人相依而坐,让人畅所遐想。

杨凌测耳听了听,两人竟是在讨论音乐。

正德向唐一仙吹嘘道:“你琴萧双绝,我音乐上的造诣也不浅呢,这沃来到边关见了金戈铁马、大漠长河地景象,我心中甚有感触,我要创作一首曲子,名字都想好了,叫《杀边乐》,鼓舞军心、杀尽边寇!”

唐一仙双手按在凳上,悠着两条腿好奇地道:“调子是什么样的,你哼来我听听”。

正德干笑道:“曲调么…一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就哼给你听”。

唐一仙吃地一声笑,说道:“蛤蟆吞天啰”。

正德奇道:“甚么意思?”

唐一仙歪着头调皮地笑道:“吹大气呗”。

这时王府中已哭声震天、鸡飞狗跳,一队队官兵冲进府去,犹如沸油里倒了碗冷水,顿时炸了锅。百姓都涌上街头,将王宅围的水泄不通,花磊街上也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混乱中,两个穿着皮袍的汉子匆匆走进太白居,来到二楼临窗雅座外,门口那个青年人听了二人叙述忙令其中一个守在门口,自己带了另一个闪进门去。

俞员外和青袍人立在窗前,正神色凝重地看着对面情形,听到门响回头瞧见那皮袍汉子忙问道:“小楚,打听清楚了么?王家发生了甚么事?”

小楚抬起皮袄袖子拭了拭颊上汗水,紧张地道:“回护法,方才有人在‘鑫盛楼’和王员外家的‘十二锦屏’较量乐技,那楼上女子色艺双绝,王员外一时心动,便搭梯过街,赶到鑫盛楼中想重金买了那歌女。可是不知怎地现在却被人抓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