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5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05
A+ A- 关灯 听书

虽说这时代好男风蔚为时尚,做过脔童的人将来娶妻生子也照样不会被人歧视,可那是寻常百姓呀,要当今人主冒充书童还说地过去,再耍他装什么脔童……居安要思危呀,这个诟辱圣上的罪名万万受不得。

杨凌想到这里,正要翻脸亮出钦差身份,就用那先前安排的人手口供直接抄他地府,旁边桌上张永已气得拍桌而起,怒道:“混帐!大胆!放肆!呃……无耻!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他骂到一半,看见正德向他使个眼色,这才惊觉万岁的身份还亮不得,是以话风一转,扮作腐儒学究,痛心疾首起来。

王龙对着江南世家的大少爷还有所顾忌,对这么着普通商人打扮的老头子还顾忌什么。他狞笑一声,一个箭步窜到张永面前,手指一戳他胸口,狂妄地道:“你这不长胡子的老兔子,放的什么屁!老子想玩女人就玩女人,想玩脔童就玩脔童,因为老子有权、老子有钱,至于象你、象他、象这几个穷酸,就老老实实回家玩自已吧”。

他说着顺手一搡,张永虽练过武艺,一来猝不及防、二来腿弯后边就是长凳,也没想过扎个马步,竟踉踉呛呛摔出两步,被凳子绊倒在地。

王龙哈哈一笑,用本地地俚曲小调假声假气儿地唱道:“跌了个仰八叉,起不来就地爬,你不如装个小王八,就从王爷爷裤档下走了罢。”

张永何曾受过这等侮辱,他现在可是京营数万大军的统领,皇上跟前的红人,直气得发昏,只是他听惯了正德的命令,直至此刻还是不敢亮出身份。

王龙得意洋洋走回杨凌身边,正琢磨他要是再不肯转让,就取出随身玉佩假意赠予他的书童,这个不识相的吴公子必然出面拦阻。到时顺手往地上一丢诬他赔偿,到那时漫天要价。还怕他不舍了那俊俏小童?

谁料杨凌可不敢让正德出面被人胡乱调笑,王龙不查都没关系,若是担上个谤君为娼的罪名,那可不是微服私访可以解释得了的啦。恐怕皇太后都会跳出来杀他地头。

一见他这情形,杨凌立即扭头对唐一仙匆匆低语两句,然后转身大喝道:“冲撞钦差,给我拿下!”

扮作酒客的伍汉超立即狸猫儿似地窜到王龙面前,王龙大惊,甫一伸手。伍汉超已拧住他关节,“咯”地一声,卸下了他一条膀子。后边柳彪跟上来一脚踢在他膝弯上,柳彪鞋尖上裹了铁,这一踢巨痛难忍,王龙“咕通”一声跪在地上。

他一身武艺至少也能和伍汉超走上二十回合,不料猝不及防一招便被制服,手臂反剪被柳彪摁住。除非硬生生挣断仍能使力的左臂,否则是休想站得起来了。

那两个保镖见状大惊,刚要冲过来,面前一个吨位更大地铁搭已横在那儿,张飞似的大胡子蓬散着咧嘴笑道:“不长脑子,还不跪下!”

两人刚一怔神的功夫,“嚓嚓嚓”一阵酸的今人磨牙声响,六七柄狭锋单刀已交叉架于颈上。

唐一仙靠近了正德。秀眉亮眼都是笑意,掩着口儿向他低低说道:“丢人死了,人家巧梳妆俏打扮,费尽心思卖弄本事,倒不如你青衣小帽地招人稀罕,嘻嘻,王家可是大同首富,嫁过去可有几十个花技招展的好姐们陪着你呐,如果你想嫁,我去向表哥给他求个人情儿”。

正德心中一直盼着自已是个英雄威武的男子汉,如今在自已最心仪的女孩儿面前被王龙色眯眯地瞄着,又当着这么多侍卫把他当做脔童,心中实是羞愤之极,但唐一仙打趣的话他听了却只觉好笑,一腔怒气反而烟消云散了。

他壮着胆子低声表白道:“几十个花大姐儿,不如一个小小仙儿可爱,我宁愿待在杨家做个校尉,只盼能看见她的俏模样。”

唐一仙撇撇嘴,轻“嘁”了一声,极为爱美地她想想竟比不过一个男人,还是恨不过地抬起弓鞋,在正德脚上狠狠一跺,咒道:“叫你比我美,踹不死你!”

正德毗牙咧嘴,疼在脚上,甜在心里。对面窗口那些美女正满眼热切地看着这边,盼着王龙给她们领回去一个俊俏可爱的好“姐妹”,远远的虽瞧不见这边说话,但一瞧这刀枪并举地情形不禁尖叫起来。

‘十二屏风’同声尖叫真是排山倒海、气壮山河,巷子里的百姓只听她们大喊‘有绑匪’、‘抓强盗’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有些好事的想冲进楼去瞧瞧,一楼的‘酒客’听到动静知道楼上已经发动,一个个刀出鞘、弩上弦,杀气腾腾地跳了起来,冲进酒楼的看客返身便跑,速度比冲进去时还快了一倍。

王龙楞了楞,大声叫道:“你……你便是钦差杨大人?我怎知大人微服至此,不知者不罪,草民冲撞大人,设酒赔罪也就是了,你以何罪拿我?草民不服!”

杨凌冷笑道:“你冲撞钦差,罪其一;自称王爷,逾矩不规,罪其二,本官不该拿你么?”

王龙愕然道:“冲撞钦差,这……这也罢了,草民何时自称王爷了?”

杨凌嘴角一歪,不怀好意地一笑,对唐一仙道:“仙儿,你说”。

“是,我的大人!”唐一仙笑厣如花地应了一声,左手反叉腰肢,右手摆了个兰花指,眼波一荡,眉飞色舞地唱道:“跌了个仰八叉,起不来就地爬,你不如装个小王八,就从本王爷裤裆下走了罢……。”

杨凌嘿嘿冷笑道:“你若是戏子,唱地都朝戏词,便是扮皇帝,本官也不来怪你,这词儿既是你编的,你又是一方豪绅,胆敢自称王爷,这还不是大逆不道么?”

他摸着下巴,有点阴险地笑道:“就是粉墨登台的戏子,也不敢饰演本朝的王族,人说饱暖思氵㸒欲,王员外是饱氵㸒欲思权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