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5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1:02
A+ A- 关灯 听书

唐一仙眼珠一转道:“这个呀。我平时见到小猫儿呀,小狗儿呀,小鸡崽呀死掉了,也会好心把它埋掉的呀”。

“你……”,正德气极,恨恨地道:“我要是皇帝。就把你纳进宫去,丢进冷宫,让你四面宫墙。坐井观天,哈哈哈哈……”

唐一仙反唇相讥道:“要是我做女皇,才不会象你这么没人性,我一定会把你纳进宫去,而且要你天天陪在我身边”。

正德喜道:“怎么?要我做你皇后吗?呵呵”。

唐一仙似笑非笑地道:“要你做我地贴身小太监,对你够好了吧?哈哈哈……”

瞧着两人打情骂俏。杨凌心中也替他们高兴,有先帝赏识托孤之意,再加上这位少年君主毫无架子,对他情真意切,杨凌心中已隐隐将他当成自已的好兄弟,唐一仙是两位爱妻的好友,又为他付出良多,杨凌现在不只顶着一个表哥的名头。他真的体会到了一种血浓于水的感情,自然愿意看到她能得到幸福。

正德与她年纪相仿、情投意合,如今唐一仙顶着厂督大人表妹地身份,对他一个小小校尉能有如此好感,大有速配成功之意,他也由衷地为他们高兴。

隐隐听到楼梯声响,杨凌忙咳了一声道:“人来了,小心些!”

正德忙攸地又闪到他的背后,唐一仙也抱着筝闪到他后边,王龙腾腾腾大步上楼,一看见杨凌就双手抱拳,哈哈大笑道:“这位公子气度不凡,不知高姓大名呀?好似不是大同人氏?”

杨凌含笑起身,拱了拱手笑道:“小弟苏州吴次仁,久仰王员外大名,听说今日花磊街上有‘十二锦屏’,小弟一时兴起,便携家人同来观赏,一时技痒今小婢也奏了一曲助兴,若扰了王员外地兴致,还望勿要见怪”。

王龙和他说着话,一双贼眼向他身后乱瞄,听了他的介绍一怔道:“苏州姓吴?”

他打量杨凌简单而不低俗的打扮,再看他身后书童小婢的人品,不禁动容道:“不知苏州首富吴济渊吴员外,公子可认得?”

杨凌忙肃然道:“正是小弟伯父,王员外认得我伯父么?”

王龙打个哈哈道:“不认得,不过苏州首富吴老太爷地名字我倒是久仰大名了”,王龙是大同首富,不靠土地起家,发的是战争财,在他心中实不觉得自己的财产逊于江南吴济渊,只是两地相距甚远,无从比较,但吴家累世之豪,若论名声可就远非他这暴发户比了。

听说是苏州首富的子侄,那倒不便公然掳人了,王龙嘿嘿一笑道:“吴公子,江南世家果然不凡呐,家中小婢竟也是如此品流,王某府上爱妾也远远不如。

公子是来北方做生意的吧?王某是爽快人,想和公子打个商量,不若请公子将身后这对璧人转让于我如何?王某愿酬以重金,而且北方各行各业的生意王某都有涉猎,咱们交个朋友,以后有什么事公子尽管开口,保你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在吴家佳子弟中最受吴老太爷青睐,哈哈”。

那时节漫说婢子家仆,就是妾室,也是可以当成货物随意转卖他人地,富豪世家弟子只有大有作为才能在家族中得以重用,王龙只道自已许下如此诱人的诺言,这位世家子必定欣然应允,所以话一说完,捋着胡须笑眯眯地望向他身后,已是一副家主嘴脸了。

杨凌听的暗笑,这厮明明垂涎仙儿,还要买食赔碗饶上正德,象是要买一对象样地家人回去充门面似的,只是不知自已若不肯答应。这位大同第一无赖要如何巧取豪夺。

杨凌扮出一副高傲的世家子模样,拂然道:“多谢王兄美意。要寻个合意的婢子照料起食饮居、抚琴添香的也不容易,吴某若为财转让,岂不让人笑话?难道吴家还差了银子么?至于生意……”

他略一沉吟,自负地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只要价钱公道,有利可谋,什么人不可以做生意呢?”

王龙身后两个铁搭似的保镖眉毛一拧,砰地向前踏了一大步,杨凌骇然退了一步。失色道:“你……你们要做甚么?大同通判万大人与我吴家可有通家之谊。”

王龙拦住两个保镖,瞧瞧杨凌背后地俊童俏婢,那俏婢眉目如画。更兼有着极高明地技艺,若纳进门来对自已实是大有助益,可那书童丰神玉朗,更难得的是聪慧中透着一股子勃勃英气,若把这样难得寻觅地俊悄小哥儿弄到床上做个玩伴脔童,不知该是何等**。

王龙瞧了这俊童美婢的模样。只觉腹下跃跃欲试,弄得口干舌燥,取舍半晌才下定决心:美女倒还好找,寻个俊俏可意的小脔童就难了,舍了那小丫头吧。

他向有些怯意的杨凌哈哈笑道:“吴公子莫要害怕,这两个夯货是粗人,不懂得规矩”。

他向两人骂道:“给我滚一边去,莫惊吓了吴公子”。转过头来又满脸堆笑地道:“既然如此,君子不夺人所好,这个小丫环王某也不好开口了,只是……”。

他氵㸒邪地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青衣小帽地正德,呵呵笑道:“吴公子既如此钟爱这俏婢,想必是不好男风的,王某条件不变,就将这小书童转予在下如何?”

好男风?杨凌楞了楞才反应过来,他下意识地扭头一看,只见正德脸蛋殷红如血,唐一仙低着头吃吃直笑,杨凌哭笑不得地扭过头来,喃喃地一时也不知该说些甚么。

原本是要唐一仙色诱王龙的,怎么这王龙却对朱厚照情有独钟起来?原打算逼得王龙用强,然后找个借口搜查他的府邸,找得到证据便罢,找不到证据他冲撞钦差在先,也没胆子鼓动官员弹劾,怎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