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5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49
A+ A- 关灯 听书

杨虎见她犹豫,切齿道:“莺儿,他杨凌是什么人,和我们有什么干系?我们是马贼、是绿林大盗啊!难道还他娘地和官兵讲仁义?你不去,我明日就带了兄弟们杀回大同,找不到皇帝。就杀进钦差行辕!我堂堂汉子,宁可光明磊落地死在这儿,也不回灞州被人戳脊梁骨”。

他说完忽地站起,崔莺儿一把抓住他手腕。颤声道:“别……,如果……如果杨凌死了,你真的肯和我回山寨,从此长相厮守,就此放下谋取天下地野心?”

杨虎喜道:“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娘子,你答应了?”

崔莺儿把心一横,咬牙道:“好!我就失一次信义,取了杨凌的人头回来见你。明日一早我就想办法混回城去”。

杨虎眸中闪出一丝得意,忙道:“大同如今守卫一定更加严密,这样吧,叫五叔和你乔扮成父女,既可掩护身份,彼此也有个照应,明儿一早叫肖老四利用保长身份给你们开个条子想法混进城去。我带着兄弟们在附近活动,吸引官兵的注意力,事成之后在邢庄聚隆客栈汇合”。

崔莺儿心中天人交战。一口答应了他杀杨凌,不但没有轻松下来,脑子里反而乱烘烘的,她默默地点了点头,心中不断劝慰自已:“他是我地丈夫,我不能看着他走上众叛亲离的绝路。抱歉,杨凌,真的抱歉……”。

杨虎找了借口将她调开,想想那去处也是十分凶险,不禁又紧张地对她道:“娘子切记,若事不可为,只要让钦差遇刺的消息传出来,我们对山寨也算有个交待了,所以……你万不可莽撞,我……我担心你会出事。”

一听杨虎这话,崔莺儿心头一松:“若只是造成行刺钦差地假象,那倒不难,我不如将计就计,既可将丈夫哄回山寨去,又不必真的伤了杨凌性命”。

转眼瞧见杨虎睁中深深的关切之意,她颊上又不禁有些躁热,暗自羞惭道:“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我怎能叫他如此为难?罢了!我还妄想当什么侠盗么?如果老天给机会动手,那……便是天意,唉,你好自为之吧……”。

杨凌找了辆牛车,将那位满都海皇后载进城来直奔代王府,代王听说这不起眼的老妇人就是草原上威名赫赫的满都海,急忙叫王府管家专门收拾出一栋别院来,拨了四个小太监、四个宫女侍候她的起食饮居(起居饮食),并且再三嘱咐,消息必须严格保密,万勿泄露一点风声。

杨凌安排妥当回到驿馆,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事也该向正德做个禀报,只是不知他现在是不是还在唐一仙身边做跟屁虫。

杨凌解下大氅递到侍卫亲兵手中,然后对张永悄声道:“公公先回去休息,方便地时候叫我一声,咱们得把这件大事禀告皇上。”

张永点点头,微笑道:“咱家省得,大人放心”.

他也知道皇上这几日跟着那个姓唐的小丫头跑前跑后,以都还从不曾见他对一个女子这般上心,情知这位姑娘在他心中份量之重,所以张永对唐一仙丝毫不敢怠慢。

而且这一来正德倒是不吵着要出去逛街了,算是意外之喜,张永也图个省心,倒巴不得皇上整日在驿馆里待着。

张永走向后院,侍卫这才低声道:“大人。柳千总回来了,正在书房等您”。

自到了大同,柳彪就化明为暗,专门负责各路探马消息。平素不驻扎在驿馆内,他上门来见,必有大事,杨凌连忙折向书房。柳彪见他回来,立即腾身立起,杨凌道:“坐坐,不必拘礼,怎么样,有什么消息吗?”

柳彪道谢坐了,双手按膝,说道:“大人。你吩咐下来的事情,卑职们正在查,现在有一个极可疑的人物,只是他在大同举足轻重。身份特殊,查到他这儿,除非亮出咱们内厂地身份,否则便查不下去了,所以卑职特来请示大人”。

杨凌动容道:“他涉及到哪一桩,是什么人,官场上的?”

柳彪道:“大人,此人姓王名龙,家中经营牛马皮草、玉器珠宝、茶盐药材各种生意,是大同第一富豪。花磊街整个一条街左全是他的产业,原来叫王半街,现在势力越来越大,他的府邸已被百姓戏称为“王府”了。”

杨凌知道他必有下文,静静听着,只听柳彪又道:“购买牲畜集中于李家集的买家来自内地,是……是寿宁侯府的管家,去年末侯府又置了二百顷地,所以才着管家来北方购买牛马。供货商人便是王龙,因为他地货源也集中在城外,所以约在李家集交易,知道此事的只有他们两家。

寿宁侯府没道理私通鞑靼,作为本地十余年功夫就跃居第一富豪的王龙最是可疑。再者,军用肩甲、马鞍、蹄铁、帽盔甚至兵器等物,虽然没有人公开求购,不过王龙却购买过制作相应军械的大批半成品,而且他与关外做生意,骡马车辆出关最是频繁,也只有他有条件将这些东西输运出去,当然……韩老爷子如今也具有这个实力。”

柳彪说着笑笑,杨凌听了也哈哈一笑,说道:“继续说下去”。

“是!”柳彪道:“如今战事紧,大人您去前方巡视,守城裨将都要验过钦差官防,寻常人物根本出不了关,可是卑职查过,这几日却有一位姓包地玉器商人出过城关。

这位包姓商人,与王龙关系密切,此地经营玉石并没多大赚头,他能屹立不倒,几乎可以说全靠王龙撑腰。而且他形影不离的贴身保镖就是一个叫阿曼的蒙古人。”

杨凌皱眉道:“前方两军交战,他仍有办法出关?好大的本事!”

柳彪苦笑一声,低声道:“大人,您知道边军将领一上任,就只有两件重任么?一是防备鞑子上关,一是防备士兵下关,真要出城其实并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