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4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36
A+ A- 关灯 听书

待二人将经过说完,杨凌长长舒了口气,这才追问道:“听说你们回程时劫掠了一位妇人,是一位可孰,莫非是……伯颜的皇后?”

许泰摇了摇头道:“难说,我们回程时遭遇狂暴风雪,一时不辨方向,如果留在那里就得全军冻死,只好一路寻找背风隐蔽之处,无意间发现一处坡坳里有一个蒙古小部落,本想顺手抄了他们,所以只派了一个百人队,想不到那支小小部落竟然没有老弱妇孺,虽不足五百人,却全是善战的勇士。

末将见攻势受挫,立即率全军掩杀,这才将他们斩毙,有一个蒙人侍女匆忙逃进一座大帐呼喊可孰逃避,我的斥候兵懂得鞑靼语,立即引我追去,末将觉得这妇人身份必然不一般,所以才将她带了回来。”

张永奇道:“既称为可孰,难道伯颜还有第二个皇后不成?怎么还确认不了她的身份?”

苗逵笑着解释道:“老张,蒙人与咱们汉人不同,蒙古大汗的妻子还有些大部落首领的妻子都称可孰,另外蒙古大汗的后宫施行“斡耳朵”宫帐制。“斡耳朵”就是宫帐式宫殿,每个“斡耳朵”都可设一个皇后,下有若干嫔妃。”

杨一清接口道:“所以一个皇帝同时可以有一个、两个甚至若干个皇后。这个女人又倔强得很,任你如何追问,对自己的身份都不言不发。所以很难确定,不过凭她身边那三百铁骑的强悍战力来看,这位可孰身份一定不比寻常。”

杨凌想了想道:“她在哪里。我们去见见她。”

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杨一清起身道:“那女人就关在楼上,送她吃的到不拒绝,只是问她话绝口不言,恐怕问不出什么,只是这女人身份不俗。要如何安置我们倒一筹莫展了。”

一行人踩着吱呀呀的楼梯来到二楼,守在门口的侍卫见众位大人来了,忙施礼让过,许泰一马当先,推开了房门,床边坐了一个蒙人打扮的老太婆,满头白发、满脸皱纹,听见声音一双老眼微微眯缝着打量他们。

杨凌大为意外,这老妇人看年纪至少也有六十上下。衣袍也很普通,不像是个有权有势的大部落酋长夫人,他们在细细打量那老妇人,老妇人也用与年纪不相般配的锐利精明眼神仔细打理了他们一番,然后缓缓移开了目光。

旁边一个懂鞑靼语的侍卫向老妇人大声说了几句话。老妇人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杨凌摇摇头,低声对许泰道:“她身边可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比如她那三百侍卫,打的是什么旗号、隶属于什么部落?”

许泰也低声道:“奇就奇在这儿,那些侍卫马饰、营帐、军械都极为精良,在大漠上照理说只有伯颜可汗最亲信的卫队才有这样的配备。可是这支五百人的小部落全是第一流的战士,配备了最好的武器。

而且他们似乎不是在保护这妇人,反而负有监视职责。我们踏破大营时,那个冲进去喊她逃命的侍女就被守在营帐外的鞑子兵给杀了,紧跟着那鞑子还要杀了这妇人,末将一箭将他射杀……真是奇怪。”

的确奇怪,什么大人物的妻子要用这些精良的铁骑护卫?要知道各部落间平时汇集千人以上的战士并不容易,而这位老妇人有五百名全是战士的部落勇士保护,而且部落中没有妇女和孩子。显然另有人供应他们所需的一切,紧要关头侍卫竟敢擅自做主杀死她,她到底是什么人?是被保护还是被软禁起来的?

可以媲美伯颜可汗贴身卫队的精良装备,一支五百精兵组成的奇怪部落,危急关头敢于弑主的侍卫,年约六旬的可孰贵妇……

韩林作为大同与蒙古人走私的最大商人,探听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这些边关将帅们除了军事方面的机密,其他的并不知道,但杨凌却知之甚详。

他思索片刻,心中不由一动,便找过那懂鞑靼语的侍卫低语一番,那侍卫愣了一下,转身对那妇人重复了一遍,老妇人听了惊骇得浑身发抖,她颤巍巍地站起身来,嘶哑着嗓子大声喊叫了几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杨凌如见恶魔。

侍卫满面惊奇钦佩地回身道:“大人,她说伯颜是草原之王,成吉思汗的子孙,是不会败的,火筛就算有野心,也绝不敢背叛他,他没有那个实力,没有那个声望,但却有权衡利弊的智慧,她说我们是一派胡言。”

灯光一闪,杨凌的眸光也是一闪,从这妇人对他的话的关注和反应,他对这妇人的身份已判定了八分,杨凌笑吟吟地拍拍那侍卫肩膀,在作最后的试探道:“告诉她,我方才的确是一派胡言,不过伯颜早晚是一定要败在我手里的,轻满都海皇后陛下拭目以待!”

第201章毒因欲起

杨一清等人听了他与侍卫这番对话,都是全身一震,惊讶莫名地看了看那容貌普通的老妇人,再看看杨凌,神色间仍是一片惊疑难信。

老妇人听了侍卫转述的话,轻蔑地咕哝了一句蒙语,但瞬即醒悟失言,一双老眼霍地睁大紧张地盯视着杨凌。

只见侍卫回头对这位气质沉静的青年将领又说了几句汉语,然后他的脸上忽然浮现出灿烂而得意的笑容,满都海顿时明白一时不察,被他用言语套出了自已的真实身份。

她如泄了气的皮球般跌坐在床上,旋即不甘地抬头大声说了几句,侍卫转首对杨凌道:“大人,她说请大人不要枉费心机,我们无法用她威胁任何人,生命是佛祖的馈赐,她会珍惜,但是为了大漠草原,她可以随时牺牲自已”。

杨凌笑笑,对满都海郑重地道:“就我个人来说,很是钦佩皇后陛下为大漠付出的一切,你珍爱蒙人的生命,但是汉人的生命同样珍贵!我们,不是你们眼中的鸟雀牛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