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4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33
A+ A- 关灯 听书

唐一仙小瑶鼻儿轻轻一哼,抬起眼睛斜睇了他一眼,见她一连困窘,不禁心中一软,说道:“小黄,早上看你和侍卫们比武,年纪虽然轻,武功还是蛮不错的。以后没事的时候多读些兵书吧,你还年轻,将来建功立业、拜将时候,做个允文允武的大将军多好。

其实我本来干的就是侍候人的活儿,到现在也没拿自己当大小姐。平时对你呼来喝去的,只是觉得你这人好玩罢了,倒不是有心使唤你。男人比不得我们女人,男人的荣耀不是浴血沙场就是治国安邦,最不济也地做个名士才子,你该有些志向才是。”

正德被她一番话说得心怀激荡,他涨红着俊脸,半晌才发誓般地道:“一仙姑娘,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小黄不是永远的小兵,总有一天,我要站在千军万马前边,指挥若定、戟指千军,建立不世功勋,流芳于万世千古,做大将军。对!做个最大的大将军!”

唐一仙“嗤”地一声笑,手托着香腮横他一眼道:“我失望个啥劲儿,你又没有出息跟我有什么关系呀?”

她说完了收回眼神,心中忽又莫名一动,眸波再起,对上正德痴情爱恋的目光,俏脸上忽然也有些发热。

风起,大雪满弓刀。

六十骑战马匆匆掠过人烟渐少的街市,直奔北城外古店镇。

这里是奇袭蒙古刚刚返回的苗逵、许泰驻军休整处。

苗逵、许泰这次圆满完成了在敌后破坏的任务,其意义不可谓不大。从来都是游牧为生的鞑靼人不断来边境劫掠,这次明军主动出击,深入鞑子的草原,对于整个蒙古部落的军心士气的打击,较之在大明土地上剿杀数万蒙古铁骑更能引起他们的恐慌。

而且这次破坏,必定会让蒙古各部落为了生存在开春之后展开一场内部战火,如果大明能因势利导,扶弱灭强、再将朵颜三卫争取到手中,就可以让刚刚有了统一模样的大漠重新成为一团散沙,陷入战国状态。如果大明在趁机开禁富国,练兵强军,那么十年后、二十年后……

杨凌想到这儿,不禁心中一热,前方一座二层的酒楼,红色的旗幡、灯笼都已有些破旧了,房顶矗立的血红色羊毛大晒军旗和苗字、许字帅旗表明这里便是苗逵和许泰驻扎之地。

铁骑到了楼前,杨凌匆匆下马,亲兵将马牵去一边系了,杨凌抖抖衣袍上的浮雪,眯着眼望了望茫茫天空。

雪落如雾,古老的酒楼掩于雪中,以便白色只有那旗幡和灯笼微微摇曳,带出浅浅的红色。四下营帐中不断有兵卒进出,三两战马时而发出希聿聿一声低嘶。

张永也下了马,这是里便已闻讯抢出一行人来,前边一人瞧见杨凌、张永忙急奔两步,喜悦不禁地道:“杨大人、张公公”,说着已扑上前来一把抓住了杨凌的手臂。

杨凌目光一扫,后边跟着杨一清、杜人国,旁边还有一位二十多岁蒙古人装束的青年将军,满面风尘还未及梳洗,也正笑望着自己,杨凌心中灵光一闪,已猜出这人必是两年前的武举状元,如今的大同参将许泰。

难怪他们顺利横扫大漠,除了拥有内厂提供的详细情报、准确地图,军队的骁勇善战,恐怕他们一路乔装改扮,打扮成鞑子也是原因之一吧。

杨凌不济细细思忖,再细瞧满脸激动的苗逵,这位原本细皮嫩肉的西厂厂公如今也穿一件臃肿肥大的兽皮棉袍,脸上、手上皮肤粗糙,敷色变的黧黑,皲裂着细细的口子。

冒生死之险深入大漠,吃尽这么多的苦头,说不好听点这叫贪图权势,那么号称建功立业的又图的是什么功、建的是什么业呢?在这一刻,杨凌心中对这位苗公公再无一丝岐见。

他紧了紧苗逵的手,含笑道:“厂公,五千铁骑扫荡沙漠安然而返,你的丰功伟绩一定会载入史册,大明开疆拓土、平定鞑寇之功自今日始!”

苗逵听得热泪盈眶,近一个月出生入死,日日行军在不毛之地。这份辛苦能得到这么高的评价,能受到别人这样的尊重,令他心中感怀莫名。

张永元为西厂部下,见了旧上司也上前慰劳几句。那位蒙袍将军含笑待双方寒暄已毕,才健步上前,单膝跪倒,朗声道:“末将许泰,拜见两位钦差大人!”

杨凌和张永忙上前搀起他来,笑道:“将军劳苦功高,勿要如此客气。”

杨一清含笑道:“呵呵,来来。外边雪大,咱们进房再谈。”

一行人进了房子,只见房子中间一个泥炉,炉上铁锅沸水滚滚,里边炖着大块的羊肉,以便桌上放着蒜泥调料和一些奶酪、干粮,和几只大碗。

杨凌不便立即问起那位鞑靼可孰的事来,他搓了搓手笑道:“大碗酒,大口肉。好,我腹中也有些饿了,来来,咱们围炉焙酒,边吃边谈。”

一行人走到桌前坐下,在座的大多是武将,杨一清虽是文臣出身,先是西凉养马,再是边关镇帅,也早被同化,除了张永吃相斯文些,这些人狼吞虎咽,全无一点朝中重臣的模样。

苗逵在大漠摸爬滚打了一个月,也早习惯了腥膻味道,大块的羊肉用小刀切开来,中间的血丝还红殷殷的,就送入嘴里大嚼起来,间或端起碗来灌一口烈酒,那份豪爽真比男人还男人。

苗逵、许泰一对杨一清细述过钱入大漠的经历,这是在对杨凌、张永谈起,情绪间便不再那么激动,暴雪狂风中挖洞藏身、遭遇饥饿凶残的狼群、夜间奇袭烧掠鞑靼部落,一件件娓娓道来,无论是那生死一线的惊险,畅然快意的厮杀、血肉横飞的凄惨,此时置身在这暖融融的室内,都如在讲述遥远过去的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