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47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30
A+ A- 关灯 听书

唐一仙无奈地一声呻吟,抬起手来飞快地给了他一个脑锛,没好气地道:“白痴,没见过你这么白的白痴,你这佛脚抱得是不是也太晚了些?”

正德皇帝干笑不已,杨凌想想还是不妥,自己在京师闹市街头被掳,算是一时大意阴沟里翻船,今日本来要安排妥当,捉拿尾随而来的刺客十拿九稳的局面,偏偏半空冒出一只打野食的鞑子军来,又险些出事,可见世事无绝对。

他摇了摇头,含糊地道:“这个……表哥还有许多公务要做,明日能不能抽出空来还不好说,到时再看吧。”

唐一仙乖巧地点头道:“嗯,那你好生歇息,刚刚自外边回来,还没吃饭吧?”

就在这时,伍汉超悄然打开房门闪了进来,一见正德和唐一仙都在,不觉怔了一怔,这才抱拳说道:“卑职见过大人、见过小姐。”

正德和唐一仙嬉笑惯了,唐一仙对他呼来喝去的也不觉为奇,但是对杨凌其他的部属却甚是尊重,忙也裣衽还礼道:“见过伍大人。”

杨凌问道:“怎么,有什么要事么?”

伍汉超颌首道:“是,大人,有一件要事……”,他说到这儿顿了一顿,唐一仙会意,连忙说道:“表哥要忙公务,我去给你做几道清淡的小菜,熬点碧粳粥!”

她像燕子般翩然转身,走出几步见正德还滞在房中,便说道:“你赖在这儿干吗?走,给我打个下手,别在这儿碍事。”

正德无奈,只好跟着走了出去。

杨凌忙向伍汉超问道:“有甚么要事?”

伍汉超走近了低声道:“西厂苗公公、和许泰参将的兵马已经回来了。”

杨凌一听振奋而起,欣然道:“太好了,仅以伍千精骑深入大漠,苗逵为立功也太过冒险了,我一直在为他们担心,他们回来就好,现在驻军何处?我去见见他们。”

伍汉超神色有点古怪地道:“杨总制派人飞马来报,正是要请大人前去,因为……因为苗公公、许参将大军回返,还劫掠了一个女人回来。”

杨凌听了一怔,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孤军在外,随时面临死亡危险,他原也没奢望这些边军悍将一路袭杀,会不劫掠财宝、不侵辱女人,可是公然将女人带回来这就是严重违犯军纪了。

苗逵是太监,虽说太监也有喜欢美女的,不过苗逵对于权利显然更有兴趣,私携女人回营,十有**是那位武状元许泰的主意。

那女人何等美貌,竟让前程似锦的许参将干冒弹劾风险?

想到这儿,杨凌心中忽地一跳,杨一清治军甚严,但他初来乍到,对于三关将士还不能恩威并至,许泰是大同总兵杜人国的部下,又是孤军深入立下大功的战将,杨一清必是不便以军法制裁他,所以才要自己这位负有巡视边关、手握尚方宝剑的钦差大人出面。

治军严谨固然应予支持,但瑕不掩瑜,许泰奇袭蒙古诸部落浴血而归,他还喘息未定自己就祭起天子剑先杀功臣,这样会不会对军心士气大有影响?

杨凌蹙起眉头来回踱了几步,问道:“报讯的人在哪?都说了些甚么?”

伍汉超道:“在门房候着,他听说我是大人随身侍卫才直言相告,说苗公公、许参将掳回一个女人,这女子身份十分可疑,杨总制请大人立即赴古店一晤。”

杨凌听说不是要斩杀许泰树军纪,而是掳来的女人身份奇怪,这才松了口气道:“身份可疑?”

伍汉超颌首道:“是!这女人对他的身份闭口不言,不过许将军掳她回来时,在后边追哭的侍女大呼可孰不止……”

“可孰?”杨凌身子一震,骇然道:“蒙古可汗的皇后?”

他立即走到墙边取下斗篷,兴匆匆向外便走,说道:“走,马上找张公公来,一起去古店。”

第200章草原之后

唐一仙端着热腾腾的粳米粥,正德亦步亦趋地跟在后边,手里举着两盘精致的小菜,在一种大内侍卫们无可奈何的眼神中匆匆来到书房,却见那张榻上空无一人,唐一仙放下米粥,走到门口向侍卫们问道:“我哥呢?”

一个侍卫毕恭毕敬地道:“小姐,大人接了一个重要消息,匆匆赶去见杨总制了。”

唐一仙失望地回到房间,嘟着嘴儿一屁股坐到杨凌的帅椅上,埋怨道:“表哥又不是铁人,饭也不让吃,真是的,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哪有这么使唤人呀。”

正德有点心虚地缩了缩头,干笑两声,举着两盘菜不知是该放下还是怎么办。

唐一仙瞪了他一眼,嗔道:“放下吧,你要举到表哥回来呀?”

正德将菜放到桌上,羡慕地道:“美人洗手做羹汤,不知将来谁家的公子有福气,能尝到姑娘你的手艺。”

唐一仙往桌上一趴,手托着下巴,眼神儿朦胧地道:“这个啊……我也想过,唐一仙的夫君一定要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他要有大本事,能保护我、保护大同的百姓不受鞑子欺侮,能建立不世功勋,千古流芳!”

正德瞧着她痴迷崇敬的美态,不禁心中一荡,悄悄地挺起了胸膛,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孰料唐一仙说完,却白了他一眼道:“反正不会是你这样儿的,表哥一介书生,却诸事亲为,身涉险境也不畏惧,你呢?

英雄不怕出身低,就怕一生操贱业,那些大将军没有一生下来就是将军的,可你要甘于一辈子做个小兵,那就没出息了。整天跑前跑后的只会干些服侍人的活儿。”

正德涨红了脸道:“我哪有?我也想过要建功立业呀,这不是……这不是大人将我拨给你听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