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4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27
A+ A- 关灯 听书

唐一仙纯真善良、乖巧可爱,看到她对自己的关心体贴,杨凌心中暖暖的,虽无血缘关系,他现在却真的感觉到和唐一仙有种亲昵无间的感情,那绝非是因为她被自己的仇家伤害落难的愧疚,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唐一仙被他的话逗得笑起来。她笑言弯弯地道:“表格再说什么啊,我是有听没有懂,刚刚儿的还想等大哥回来带我和小黄上街走走呢,看你现在这样子。唉,我还是在家陪你吧。”

“小黄?”杨凌低头瞅了瞅,没看见她脚下跟着条小狗,忙问道:“小黄在哪儿?驿馆里没有狗吧?你在街上捡的?”

“呃?”唐一仙愣了愣,然后毫无风度地看着正德捧腹大笑,正德皇帝啼笑皆非,他白了眼放肆大笑的唐一仙,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道:“回禀大人,小黄就是在下,在下就是小黄。”

杨凌唬了一跳,不过看正德皇帝一幅乐在其中的模样,他也不好再说甚么,唐一仙笑得俏脸生晕,他对正德皇帝挥了挥手道:“去,到后院井口敲些冰来,再拿块毛巾,我帮表哥镇一镇,早些把淤血化了。”

“哎!”正德答应一声,颠儿颠儿地就要跑出去。杨凌连忙唤道:“慢慢满,不必了不必了,额头发胀,冰块一镇反而疼了,让它慢慢消吧。”

正德一停顿住了脚步,唐一仙俏眼一瞪道:“那就去找驿丞要些獾油来。”

正德刚要转身,一听这话连忙又折了出去,杨凌扬着手无奈地张了张嘴,唐一仙已扶着他道:“哥。你坐着,真不知道你从哪儿找的这笨亲兵,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什么都得我教他,不过……他脾气倒不错,整天笑嘻嘻的倒不讨人厌。”

杨陵干笑两声,心道:“不知这算不算是谤君?”

正德哪知道驿丞住在哪儿,其实这驿丞也早被赶出去了,整个驿馆完全都是杨凌的人,他跑回自己院子一通诈唬,手下的侍卫顿时作鸟兽散,不一会儿还真找来六七罐獾油,正德忙喜孜孜地用衣襟兜了,急急地跑回杨凌书房。

药取来的晚了,拿来的多了,唐一仙用手指剜了獾油,一边小心翼翼地往杨凌额头涂着,一边唠唠叨叨,以前唐一仙在“莳花馆”被人管教出来的,杨凌还真不知道她叽叽喳喳的这小嘴儿就每一刻清闲,正德在一旁点头哈腰、满脸堆笑,被她训斥的飘飘然不知东南西北。

杨凌看在眼里,心中十分喜悦,虽说他是奉正德之命将唐一仙赎出“莳花馆”,这姑娘若留在那地方,早晚也是沦落烟花的苦命人,可是经他手将这姑娘讨出来,他就觉得自己对她有一份照顾的责任。

再加上唐一仙为自己落崖失忆,以及如今彼此的感情,如果正德对她只是抱着戏弄的心态,亦或唐一仙根本不喜欢皇帝,他一定会想办法阻止他们的接触,如今看正德对她呵护得如珍似宝,自己身边这么多亲兵,唐一仙又独爱训斥折腾他一个人,显然这对少男少女间是有些特别的情愫的,只是他自己也尚未察觉罢了。

杨凌轻轻吁了口气,心想:“回了京得让文心想办法为她医治一下,失了忆总是一种遗憾,徒留一具躯壳,又怎么能算是当初的唐一仙呢?自己的爱妻苏三、雪里梅赫塔情同姐妹,从小交下的感情,若不能让她记起往事,他们也一定抱憾终生的。”

唐一仙将獾油细细地涂抹一遍,左右端详一番,十分娇俏地皱起鼻子,咯咯娇笑道:“哥,你现在脑门锛亮,印堂油光闪闪,一出门儿肯定捡个金元宝。”

正德也凑趣道:“金元宝有什么稀罕的?敲着脑门,没有三五百年道行练不出来,这一出去,没准儿就能捡个大美人儿回来。”

唐一仙瞪了他一眼,娇嗔道:“你倒想,没上没下的,拣什么美人儿,哥才刚满二十呢,我都有三房表嫂了。”

正德讨了个没趣儿,讪讪地住了嘴,唐一仙挑眉睇着他,扬了扬弯眉,问道:“怎么,你不服气呀?”

正德连忙摇头道:“没有,哪里,岂敢,呃……我是在想……整天闷在驿馆里也没什么事做,如果出去走走,其实也挺不错的。”

唐一仙一听也怦然心动,说道:“嗯,前两天在王府,就听说明儿‘花磊街’上有‘十二锦屏’展示,这屏风能拿出来给人观赏,想必都是一等一的珍品。”

她咬着杏粉色鲜嫩的嘴唇想了想,可怜巴巴地扯扯杨凌衣襟道:“哥,咱明天去瞧瞧好不好?”

好,带唐一仙去当然没问题,可那个小黄能不去么?虽说如今大同城内犹如一座兵营,算是极安全的了,更安全的是,没有人认得皇帝,漫说弥勒教中人,就是大同上下的官员,除了代王、胡瓒和杨一清,就算正德走在当面,只要他不穿龙袍,谁认得他是皇帝?

漫说这里的人,就是在京为官,甚至日日上朝的人,有些品秩低站的远,或者高度近视眼的家伙,天天见皇帝,只要他不穿龙袍,还是不认得这位大爷,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朵颜三卫几日之内必到,还是不要生事的好。

象唐一仙这样的小美人儿软语温求,还真不好拒绝,杨凌赢了硬心肠正要摇头,就瞧见正德站在唐一仙侧后,一边点头,一边竖掌如刀。不断向外切出,态度坚决,似在促他答应。

唐一仙顺着杨凌眼神儿向后一瞧,不禁讶然道:“你在干吗?”

正德的手象抽筋儿似的停在半空中,好半晌才干巴巴地道:“我是大人侍卫,大人要出去,我自然要护卫在侧,呃……我正在练习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