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4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24
A+ A- 关灯 听书

崔莺儿黛楼紧锁,苦闷地叹了口气,默默地点点头,然后在马臀上狠狠抽了一鞭,随在杨虎身后扬长而去。

雪花,不知何时又开始袅袅地飘洒下来……

霍五爷看着她落寞的背影轻轻一叹,也纵马扬鞭而去,轻盈的雪洒满一地,不消片刻,就湮灭了一切痕迹…..

第199章凤欺游龙

“通知皮货行,弥勒教的刺客还未露面,他们在城里应该还有人,密切注意所有生面孔,不,等等,侦缉方向错了!弥勒教在各地开设香堂,信徒甚多,大同是大城,应该有他们的秘密分舵。

查本地人!弥勒教陕西造反失败是四年前的事吧?就查四年前开始至今所有大户人家有过可疑举动的,或者曾有外乡人长期在他们家中居住的,尤其是有道士出入过的。”

“是!”

“李家集前天刚刚有人收买了一批牲畜寄放在那儿,今日便有鞑子翻山越岭准确无误地赶来,一定有细作通知消息,也要查,同时官府也有查,查查那个商人的来路,和什么人有过交往,以及这些人中谁有能力出城北向。”

“是!”

“今日观白登山,易攻不易守,尤其山顶凹凸不平,怎能让天子在那里与人会盟?唔,找个理由,就说大同官兵在那儿歼灭上前鞑寇,本官为彰扬其事,要在山顶筑亭立碑,趁机平整土地,在四面八方架设隐秘火炮,缓坡上多挖陷马坑,埋铁蒺藜,只留出一条登山口。”

“是!”

“收殓被歼的鞑子,发现他们的肩饰、马鞍、蹄铁、帽盔甚至兵器,多由出自中原的,显然有人走私,若走私茶盐等物赚钱也罢了,经人出售军械,罪无可赦,给我查!”

“是!”

“鞑靼主力已移往平顺、壶口一带,火筛作为鞑靼第一猛将,居然滞留不走。还派人劫掠粮草,貌似要长期驻留,最大的可能便是我们的分化之计奏效,伯颜已对他起了疑心。

按理说他们不可能知道皇帝出巡的消息。不过皇上安危是天大的事,小心为上,命令太原位指挥使张寅急速挥军北上,以为策应,斥候探马密切注意火筛一切动向!”

“是!”

“对了,张寅是走的武定侯郭勋的门路才做的官,此人统兵本领如何?虽说大同守军足以应付伯颜大军。不过他是我唯一的备用棋子,若是个庸才紧要时刻不免误事。”

“回禀厂督大人,前方主要将领按您的吩咐卑职都认真查过,张寅此人是山西大姓张家的人。虽是远房,不过在族谱上是德字辈,辈分蛮高的。

他原为山西代州兵备道,操练乡兵、修凿城池、设法储粮、广修山寨、统兵有度,四方盗贼莫敢侵扰代州,甚受地方称道,他到任太原卫后,整肃军纪、操练士卒,倒也得法。”

“嗯,那就好。对了,今日大同军中那个号称鬼王的荆佛儿骁勇善战,堪称一员猛将,可惜我看他顶多做个千户,打仗只知冲锋在前,一队士兵让他带成了游兵散勇。

看他作战气势可怕,要真碰上有章法的将军,只须略施小计,就能诱他中伏、全军覆没。此人放在得用的地方是个人才,放错了地方就是个祸害,回头着人去探探他的口风,可愿加入内厂,如果有意思,我向杨总制、杜总兵要人。”

“是!”

“另着人注意杨虎等人动向,若一路返回霸州,暂不必动他,他们肯从此洗心革面最好,若是继续从事山贼这份有前途的职业也无妨。若是不肯返回霸州,必是贼心不死,见即格杀!“”

“是!”

“受伤的弟兄,延聘郎中好生将养,死去的兄弟入棺埋葬,记下名姓,回京后好重重抚恤。”

“是!”

“嗯,就这样,你们先下去吧。”看着部下一一退了出去,杨凌长吁一口气,坐回椅上,捧起茶杯揭开盖来,凑到唇边吹了吹水上翠莹宝的浮叶。

热气盈面,忽想起在洞中和红娘子相唇一触间的柔软**,杨凌不觉心中一荡,脸上浮起略带些坏坏的笑。

这个杨虎执迷不悟,屡次三番要杀我,明知受了弥勒教利用,还是不知悔悟,竟然一直追到大同来,这次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么?

热气灸到额头肿起的肉疙瘩上,感觉一阵疼胀,杨凌忙移开了杯子,轻轻抚着硬邦邦的额头想到:“他的娘子虽不读书,倒还懂些道理。唉!可惜了,一朵鲜花,插在……”

就在这时,门框当一声打开了,一个轻盈的身影倏地闪了进来,急惶惶地道:“表哥,大棒槌说你受了伤,快让我瞧瞧。”

杨凌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着水田衣的簪花少女急冲冲地走了进来,娇俏可人的脸颊上满是焦急之色,后边一国之君的正德皇帝鬼头鬼脑地象她的小跟班儿似的也跟着跑了进来。

杨凌不由开心地笑了,唐一仙现在不必象在王府中时那么守规矩,不知怎的,给她挑的绫罗绸缎不喜欢,却偏好穿这些轻便简单的衣装,这水田衣犹如现在的乞丐装,蛮适合这个叛逆期的女孩儿穿戴,虽不高贵,倒真的更增几分俊俏。

看见杨凌额头正中肿起的紫红色肉疙瘩,唐一仙心疼地蹙起了秀眉,她轻轻捧住杨凌的脸,伸出一只纤巧的玉手,轻轻地抚在他的脸上,噘起小嘴儿轻轻地吹着气儿,柔声问道:“表哥,怎么正撞在这个地方,再偏一点儿就伤了眼睛,还疼么?要不要请个郎中?”

杨凌抓住她柔腻的手腕,笑道:“不妨事的,大哥今儿本想引一位活佛出来,却不料下错了诱饵,错招来一头猛虎,这也罢了,大哥正想擒虎,偏又跑出一群饿狼。哎,真是乱七八糟,至于这额头的伤,呵呵,不提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