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4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50:18
A+ A- 关灯 听书

狂奔过来捡便宜的鞑子见了这惊骇的一幕骇得魂魄出窍,几乎以抓不住马缰,马儿也吓得狂嘶一声,霍地惊立而起,不敢再向前一步,这虽只是片刻的功夫,已足以令那位千总再挥出两刀。

鬼王荆立在地上,沉腰坐马,大刀横向抡出,一刀划过,四条马腿落地,变成一条巨蛹的战马狂嘶一声嗵地跌落在地,痛得翻滚出去,将随之跌落马下的鞑子辗于身下,滚出一路鲜红。

荆千总随之刀柄反撞,将一个发愣的鞑子撞得吐血落马,然后一扯马缰,抢马翻身而上,血红着一张脸,像九幽地府的鬼判私的狞笑着又向敌阵杀去。

杨虎等人看了这情形也不禁暗暗咂舌,原来官兵中也有如此凶悍勇武的战将。不知鬼王荆一人如此,随他而来的骑士每个身上都染满鲜血,敌人的、自己的、战马的,刀枪的锋刃上也是血迹斑斑,这等杀气与他们见过的卫所官兵全然不同,看的这帮悍匪也不禁心中发冷。

此时,远处传来一阵阵沉雷般的响声,明显是大队骑兵狂奔而来,激战中的鞑子听了都心中一冷,这能是谁的援军?此时、此地,绝不会是他们的人了。

杨凌等人扭头望去,山的另一侧,无数骑士滚滚而来,蹄声震耳欲聋。旗幡招集俨然是大同守军,山上的番子齐声欢呼,山下的连军将士越战越勇,士气更盛,真是人如虎、马如龙。

鞑子骑士虽然悍不畏死,此时也不禁为之大乱,索拉地眼见再不走便来不及了。立即命人挥动大旗,令全军后撤,鞑子到底日日征杀战阵经验丰富,虽慌不乱,开始迅速收缩后退。后阵的鞑子张弓搭箭,不断发射,阻止那群象是发了疯似的杀人狂靠近。

报讯的番自半路遇上荆千总的兵马,话还没说完就只能望着马屁股吃土,眼见那位将军很开心地冲在前头,自己的兵也不管不顾了,也不知这人靠不靠谱,想了想还是赶去大同报讯妥当一些,因此上马仍奔大同而去。

守城参将闻讯大惊,恰在此时总兵杜人国巡城至此,听说钦差在城外遇袭,这一惊非同小可,代天巡狩的钦差若死在自己防区那还得了?

杜人国昔年号称杜疯子,性如烈火、杀人如麻,这些年岁数大了,为人倒还稳重些,他定了定神,问清鞑子人数,立即点齐三千人马,随他前往救驾,大军出城,此时方到。

前头一队轻骑,冲到近前先是一通排枪,“嗵嗵嗵”铁砂如暴雨梨花,登时扫落马下一片,死的不多,大多成了麻子脸,满面是血地捂着眼睛狂嚎。随即轻骑散开,双手持矛的大队铁骑迎面而上,刚刚回拢有了阵形的鞑子顿时又被冲得七零八落。

这一来鞑子也大光其火,他们与明军连年征战,深知他们取胜主要就在骑兵的优势,否则单兵战力并不比边军强上多少,如今人数不及明军,这队明军又全是骑兵,他们根本已经无法逃脱,今天看来必是全军覆没的局面了。

索拉地横刀大呼道:“勇士们,无敌的火筛会为我们报仇的,冲上去,多杀一个明军,我们流出的血就多一份光彩和荣耀!”

五百多名疲惫带伤的鞑子绝望地举起刀枪,在索拉地的带领下,向杜疯子的大军迎了上去,后边是犹自追杀不休的鬼王荆,五百人,顷刻间就被湮灭在一片涌动的铁流之中……

刘大棒槌看得眉飞色舞,摩拳擦掌片刻,终忍不住哀求道:“大帅,标下看得手痒痒的,就让标下也去杀几个鞑子吧,为您报一摔之仇!”

杨凌被他都笑了,他点了点头,刘大棒槌立刻赶去山口牵了一匹马,翻身上马,举起手中铁棍向山下冲去。

红娘子看看如今情形,鼓起勇气走到杨凌身边,抱拳道:“杨将军请了!”

杨凌转过身来,张眼一瞧,杨虎几人都目光炯炯地盯着他,不禁问道:“哦,杨夫人,什么事?”

崔莺儿气极,禁不住狠狠剜了杨凌一眼。她性子高傲,实在说不出要杨凌放自己等人离开的话,所以只招呼一声,只盼杨凌开口兑现诺言,如今见杨凌还一脸莫名其妙,不禁翻了个白眼,低头还怨地低斥道:“你……真无赖!”

这声音虽小,杨凌却听得清楚,他愣了愣,随即才省起鞑子攻来时自己曾说过今日只杀外寇,不分兵贼的话来,这是他眼角余光已注意到身旁的伍汉超一只手已悄悄探进腰囊,显然只要自己说一句不放人,他就要立即下手狙杀了。

崔莺儿也看到了伍汉超的动作,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顿时威胁地眯了起来,目光由下到上将杨凌细细打量一遍,盯在他的咽部片刻,然后挑衅地一横伍汉超,大有你敢动手我先杀杨凌之意。

杨凌将二人无声的交锋看在眼里,他想了一想朗声道:“方才鞑子也杀了你们几个兄弟,贤伉俪一身精湛武艺,若想下去为你们的兄弟报仇,那也是为国效力,本官不会拦阻!”

“嘎?”崔莺儿愣了一愣才明白他这是遁词,他眼神怪异地看了杨凌一眼,这才拱手道:“如此……多谢将军,民女告辞!”

杨凌忽又压低嗓音道:“你要杀我,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我要灭灞州绿林,也是弹指一挥间的事,望你好自为之!”

崔莺儿娇躯一震,霍地抬头望向杨凌,恰迎上杨凌凛然的目光,和虽然低沉却十分果决的声音:“从此隐姓瞒名,天下大可去得,若再见你夫妇为恶,我必武力狙杀,到那时祸延九族。悔之莫及!”

崔莺儿虽知眼前这人论武艺实是不堪一击,可他此时那气概威严竟是无比犀利,比刀剑还要锋利,她一时禁受不住,目光不由避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