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35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9:51
A+ A- 关灯 听书

杨虎的手下也霍地跳了起来,将一张长条凳子带翻在地,发出哐当一声,只有霍五爷稳如泰山地坐在凳子上,但他按在滚烫的茶壶的手却一动不动,手背上的青筋已经暴涨起来。

对面的杨凌和伍汉超也没有动,伍汉超一手按着佩剑,一手悄悄探向腰袋上垂下的袋囊,已经摸了五枚边缘磨得锋利的金钱镖在手,右边刘大棒槌却已提阿了起来,一根黝黑的铁棍攥在了手中。

杨虎四下看了一眼,忽然仰天大笑,笑声连绵未绝,杨凌忽也微微一笑,说道:“对面的当是杨虎杨兄了?京师一别,别来无恙?”

杨虎冷笑道:“多承关心,杨某大难不死,一直想着报答杨大人的恩德呢,可惜杨家的门槛儿太高,杨某迈不进去,这可倒好,大人竟然远离京师,还真是心想事成,苍天有眼呢。”

杨凌轻轻摇头,叹道:“原本……我们可以做好兄弟的,你追来大同,是铁了心要造反了?肯听我一言相劝么?现在放下刀,本督可以饶你不死!”

杨虎嘿嘿一笑,正要反唇相讥,忽地马蹄声急,棚内的人都霍地向外边望去,只见远远一骑快马,飞也似的疾驰而来。马上的骑士半哈着腰,和马身成一线,远远的看不清相貌,只看出一身灰袍,男装打扮,腰间一柄无鞘的钢刀,时而划过一缕阳光,发出一道刺眼的闪光。

片刻功夫,马到门前,马上骑士已提马缰,健马长嘶,人立而起,踢得前边积雪飞扬。前足未落。马上骑士已轻身落地,大步抢进门来。

剑拔弩张的双方不知来人是敌是友,都瞪着他不发一言,这人玉面剑眉,瑶鼻细口。看起来英气勃勃,虽是个俊俏的小后生打扮,但杨凌和杨虎都一眼识破了她那极简单的易容,杨虎已喜道:“娘子,你来得正好,与为夫联手,杀了杨凌为兄弟们报仇!”

霍五爷五指扣紧那壶滚烫的开水,本已打算掷向杨凌,这时也惊喜地站起来道:“莺儿?我的乖侄女。可让五叔担心死了,快过来,杨凌不过带了二十名侍卫,咱们叔侄联手,轻而易举就能杀了他!”

崔莺儿虎着俏脸道:“五叔,咱们的正主儿是弥勒教,要报仇那是狗拿刺猬,无处下口。要为百姓,坐江山咱没那份本事。真害了皇帝和杨凌,正遂了弥勒教的心意。关外的鞑子再趁势闯进关来,咱们不得承受几辈子骂名?”

她秋水般地眸子瞥了杨凌一眼,向众人双手抱拳,团团一揖道:“各位兄弟,你们有我崔家老寨的人马,有我相公飞虎涧的兄弟,崔莺儿和众位兄弟同进退。共生死,可曾怕过事么?就是那位钦差大人……”

她秒目横睇,睨了杨凌一眼,傲然道:“我也亲手将他抓来,在十万大军重重包围中安然逃去,莺儿不是怕事的人,可是咱们江湖人讲究冤有头,债有主,杨府是只肥羊,咱们是绑票儿的。能不能得手,那得各凭本事,没听过绑匪失了手,把肥羊当成仇敌的,那是咱们学艺不精。

可要是咱们被人糊弄着去绑人,是中了别人驱虎驭虎的计,你们说这仇该不该报?如今明摆着弥勒教想对付杨凌,我们山寨刚被官兵拔了,却巴巴地跑来当人家的马前卒,干些人家牵驴咱拔撅的蠢事,说得过去么?”

她不满地瞪了杨虎一眼,说道:“你们一先一后的出了城,我就跟出来了,没别的意思,我不同意杀杨凌,平就凭咱山寨上那面“替天行道”的大旗!该说的道理我早说过了,赞同我的兄弟,请站过来!”

崔家老寨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年轻一辈的山贼高手,崔大小姐在他们眼中的号召力远不是已经过气的霍五叔比得了的,崔莺儿凛凛然一番话,他们手中的刀不由慢慢放了下来,脚步迟疑地向崔莺儿走去。

杨虎气得肺都块炸了,嗔目大喝道:“崔莺儿,你疯啦?你是我老婆还是他杨凌的老婆?竟然胳膊肘儿往外拐?你不帮我,还要把兄弟们拉走,这是为人妻的本份么?好好好!”

他气急而笑,说道:“我一直忍你、让你,可不是怕了你,你还真当自己是杨跨虎了,毁了山寨我要把各山各岭的寨主都请来,当面向岳父大人问个明白,他教出来的好女儿!”

霍五叔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虽说他疼崔莺儿,可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哪有老婆逆着丈夫的,这不是大逆不道么?再说自己来时老爷子发过话的,要他压制着崔莺儿,不许她干涉杨虎的大事。

霍五叔厉声道:“你们几个混账,老爷子派你们出来时是怎么说的?一切听从姑爷安排,现在也跟着莺儿胡闹?杨凌出出入入侍卫如云,除了今天,还有这么好的机会么?听我的,一齐抄家伙,做了他姓杨的,否则崔老大的山规,你们几个是晓得地.”

几名崔家山寨的高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左右为难,一时不知该听谁的话了,崔莺儿俏脸一白,说道:“五叔,杨虎利欲熏心,你还给他撑腰?”

霍五叔重重地哼了一声道:“莺儿,莫怪五叔说你,你现在闹得是不象话了,叫外人听去笑话,咱们混山寨的人,居然帮起官兵来了,以后你让你爹、你男人,怎么在绿林中立足?”

刘大棒槌看着这通窝里反不禁大乐,他眉开眼笑地道:“好样的,这叫深明大义,那个……那个红拂夜奔,嗯嗯,就是长得太没女人味啦,要不这么明事理的女人,她一个马贼投资不要就不要呗。跟了我们大帅吃香的喝辣的吧!”

崔莺儿听他胡说八道,气得俏脸微晕,手腕一抖,一枚铁蒺藜倏地飞向刘大棒槌滔滔不绝的大嘴,伍汉超早有准备,一枚铜钱迎上,“叮”的一声,两枚铁器撞飞到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