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3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9:38
A+ A- 关灯 听书

“哇!三个表嫂?”唐一仙吃惊地吐了吐舌头,俏皮地笑道:“表哥好厉害,三位嫂子一定都是京师的大美人儿吧?唉,我不记得表哥,也不记得她们了,京师是什么样子,我都没有印象了。”

她趴在车窗上痴痴地望着街上行人,忽地说道:“表哥,爹娘祖祖辈辈住在这儿,舍不得离开亲朋好友,不想搬去京城,这几日……我还想时时来陪陪他们,可以么?”

正德瞧她有些怯生生的情势杨凌,心中怜意大盛,他一提马缰贴近了马车,拍着胸脯朗声道:“仙儿姑娘,你不用担心,想回王府,只需知会一声,我……属下保护你回来便是!”

唐一仙白了他一眼,嗔道:“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啦,什么也不懂,我要是表哥,才不用你当亲兵,老实给我扫院子守大门去!王府是想进就进的地方吗?就算表哥是钦差,也的请过王爷才行,人家担心给表哥添麻烦嘛。”

正德被唐一仙一顿呵斥抢白,骨头顿时轻得不足四两,眉开眼笑的颇有受虐潜质。

大内侍卫们见皇帝老爷吃瘪还吃得这么开心,便很有觉悟的把护侍皇上安危、维护天子尊严的使命抛到一边,本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原则,一个个埋头赶路,置若罔闻。

*****************

唐一仙被安置到驿馆上房。杨凌将她安排妥当,又赶回书房修书一封叫人送回京城,一则将这喜讯早早告知玉儿她们,二来让她们提前有个准备,方便迎接小表妹回京。

杨廷和秘密来见过正德,它是皇上的侍讲师傅,正德对他还是有几分敬意的。听说他来唯恐他劝自己回京,到时不好推却,赶忙的把杨凌、张永这两位哼哈二将叫来,立在自己身后壮胆儿,这才把杨廷和请进来。

杨廷和惯会审时度势,他虽敢对怂恿皇帝出京的杨凌、张永大打出手,但是面对皇帝,其隐忍的耐性尤胜李东阳三分。走进书房一见了里边阵势,他就明白了皇帝的决心,原本准备好的说辞便也不再说出,免得自讨没趣。

杨廷和将正德离京后的情形叙说一遍,宫中已严厉封锁了消息,所有知道的太监宫女都接到严令。谁敢妄议皇帝微服出京的谣言,当即格毙,所以消息还未传出去,除了六部九卿和三位大学士,便连满朝文武都只道皇帝有恙,不能临朝。

不过皇帝连着十多天不临朝听政,这事可非同小可。皇帝是一国之君,朝廷的体制不是开玩笑的,什么找人冒充,或者将大学士批折诡称是皇上签阅的异想天开。都是万万用不得的。

这一来看在百官眼中,就是皇帝病得连奏折都无法批阅了,光是揣测皇帝病体如何严重,就足以人心惶惶了,此事总以三大学士之智也没有办法,对正德提起时,杨廷和不免满脸苦色。

正德蹙眉想了想道:“既如此,拣选最重要的奏折,每日快马传递给朕,朕览后再批转回京,对外便称朕病体渐愈,只是尚见不得风、见不得光,故此不能临朝,想来可以稳定一下民心。”

杨廷和叹道:“为此之计……也只好如此了”,他忧心忡忡地站起身来,说道:“太皇太后,太后和皇后娘娘对皇上都挂念的很,六部九卿也在等着皇上的消息,皇上既然决意留在大同,臣也不敢再耽搁下去,这便返回京城报讯。”

他向正德施罢礼,又看了杨凌一眼,脸色凝重地道:“杨大人,皇上的安危、大明的安危,就全交给你了,大人千万小心在意,定要保得皇上周全。”

杨凌庄重地道:“大人放心,下官知道其中轻重份量,断断不会儿戏的。”

杨廷和点了点头,有轻叹一声,这才黯然退了下去。

又候了两天,正德每日无所事事,就跑去唐大小姐门口当亲兵,陪她在院中打打冰陀螺,再加上那两个专门侍候小唐的丫环一块儿打打马吊,既解了唐一仙的闷乏,也遂了自己心愿。

打马吊由来已久,据说汉唐时就已存在,朝野上下,无论王侯公卿、名士才子、名媛淑女还是商贾平民,都甚为喜欢,甚至僧尼也多有戏玩的。

马吊类似现代的麻将,巩俐太皇太后和太后等妃嫔闲来无事也最喜欢玩,争得有时陪着打打,他天资聪颖,自然一学就会。

唐一仙和两个丫环那是他对手,一来二去,杨凌送给唐一仙的零花银子,和两个小丫环的不值钱首饰赢了一堆,正德乐不可支,把那堆破烂儿报表儿似的收藏着,任凭两个小丫环向这位英俊的兵哥哥如何抛媚眼,就是不换给她们。

他的身份是杨凌的侍卫,唐一仙并非势利之人,到未因他低贱身份不屑结交,虽然呵斥如故,倒是亲昵的口气居多。

*****************

这日午后,驿馆门前一个行色匆匆的身影飞马从远处赶来,在驿馆门前翻身下马。驿馆平素只有两名驿卒把守,如今明里有两位钦差,暗里还有一个皇上。所以驿卒们被杨凌的亲军换防,整个驿馆围得水泄不通,如同兵营一般。

飞马赶来的人走到门口。从怀里掏出一面表明内厂身份的银牌。守门番子小心验过后,便有一个引着他匆匆向院内走去。驿馆对面一座挂着破旧旗幡的小酒楼上,一位酒客早在马到门前时便倏地抬头。两道锐利的目光向他望去。

这位酒客穿着件狗皮短袍,直筒暖裤,头上戴一头淡褐色狼毫的帽子,毛茸茸的帽沿下,两道剑眉,一抹英气,竟是个极俊俏的小伙子。

来人进门时左右一张望,酒客看到他的侧脸,身子不由微微一震。暗道:“伍汉超?嘿,学的文武艺,卖与帝王家,他果然投靠杨凌了,以他的功夫,该是杨凌贴身侍卫才对。瞧那马匹步伐疲倦的模样,该是赶了远路刚刚才到,杨凌不将他留在身边,派他去做甚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