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24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9:16
A+ A- 关灯 听书

整个代王府都在一片欢声笑语当中,比较肃静的地方只有银安殿、社稷坛、风云雷雨山川坛、皇庙和家庙积善寺。典膳所供应的美酒和膳食、代府客接待宾客、等级接纳礼物,重要的客人由王府总管亲自接入。

红娘子所在的戏班子在端礼门内,承运门外,各部大臣进出都逃不出她的眼睛。院子里戏台早已搭好。台上的绣花门帘台帐,挂灯等已齐备。按规矩唱堂会第一出戏都是《天官赐福》。

一心想把平家班建成大同最红的戏班。待边境评定下来时还要借应邀去钦差行辕和代王府演出的噱头来个九边巡回演出的平大头自然也要按这规矩来,虽说他的戏班不太正规,这出戏也学得不全,不过好在在这儿院子里看戏的都是些前来贺婚的文臣武将们的侍卫书童、家仆下人,他们看的倒也不挑剔。

尤其是天官赐福一演完,《吕洞宾三戏白牡丹》、《张天师大画符》一类略带荤腔又不犯王府忌讳的戏一上来。更受那些侍从家将们的喜欢。

“奉旨巡边钦差、皇上亲军侍卫统领、内厂大都督杨凌杨大人,京营督军张公公到!”,随着唱礼官高声唱喝,刚刚在戏路中间上场表演下来的红娘子听在耳中,霍地抬头望去,只见一位面如冠玉的书生笑吟吟地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昂贵的貂皮袍子,外罩姑绒大氅,身材修长、卓尔不群。

十二名年轻英俊的校尉按刀紧随其后,身旁那位张永张公公虽然穿着湛蓝绣金的蟒龙袍。可是肩背半勾,脚下倒的飞快,倒像是一位王孙公子边的奴才一般。

红娘子唇角歪了歪,隐隐露出一丝笑意,这位将军今日来贺喜未着戎装,儒雅地穿着配着他眉目清秀的面庞,大氅飘开,腰间五彩锦带上一枚翠玉微微摇曳,那气派……如果她今天来是想绑只肥羊回去,只看这模样,那是非他莫属了。

在王府总管的陪同下,杨凌、张永过承运门,到崇信门,杨凌脚步微微一顿,扭头向后看了一眼,目光与十二名侍卫中那个站在中间的小校一碰,那小校露出一个带这些调皮的笑意,杨凌不易察觉地向他点点头,和张永并肩走了进去。

钦差的侍卫也不准进入王府内殿,自有王府执役将他们引到崇信门旁的侧殿,这里流水席一字排开,许多将军和文官的侍从正在胡吃海喝。

大同因为是边陲军镇,所以就连这王府也不止讲究富丽堂皇,建筑、院墙也都坚固高大,王府四角高墙上都有堡垒,驻扎侍卫。不过一进了“燕子居”,这处北方的王府花园倒也假山迤逦,曲廊飞檐,具体而微。

“燕子居”小径曲折,穿过去一进入谨德殿,王府总管就欠身笑道:“两位大人,王爷纳妃之礼尚未举行,请二位先至侧殿休息,吉时一到,咱家就引大人去银安殿宣读皇上诏书,恭请王爷、王妃举礼。”

杨凌和张永含笑点头,转身折向左侧偏殿,殿门口站着两个小太监,见他们走到门口。忙将骆驼绒毡毯一掀,二人一走进去就是一怔。

殿内光线较为昏暗,一走进去有刹那地不适,二人视力恢复正常,才发现这偏殿中已经站了几位大人。大同巡抚胡瓒、三边总制杨一清,旁边一位文官补服于大同巡抚胡瓒一样,一时却想不起大同还有哪位文官品秩与他同为从二品的。

殿内左边是茶几官帽椅,右边是一铺火炕,炕上有炕桌,正前面一面屏风,这时屏风后也闪出两个人来。一个黄袍蟒龙,身材肥胖,正是今日的新郎官代王爷,那张胖脸上少有的带着一片肃然。

旁边那位大人四旬左右,颌下三缕微须,面容清瞿,两只眸子如深邃的星辰。一袭仙鹤补服,赫然是加封一品的当场大学士杨廷和。

杨凌与张永一看,心道:“坏了,今日这喜宴要变鸿门宴,杨廷和一到,少不得风刀霜剑,哭谏皇上回宫。”

二人对视一眼,目光之意都在告诉对方:“兄弟,你先上!”

*************

正德在长条凳上坐了,随口吃了点东西,觉得扮作校尉固然有趣,可是在这王府里规矩太多,远不如在街头看戏自在,他闲坐一阵,听见外边喝采声不断。唱曲儿的抑扬顿挫,勾魂儿一般,忍不住起身向外走去。

那十一名侍卫都是大内的一等一高手,名义上说是钦差侍卫,其实职责就是保护皇帝,一见他起身,那些人立刻都不着痕迹地站起身,悄悄围拢过来。

一位侍卫首领悄声道:“皇上,您要去哪。是出恭吗?”

正德瞪了瞪眼,低声道:“出宫!出了宫还是不自在,走到哪儿都有你们,这里是代王府,还能有贼人不成?远远的跟着,不要烦朕,朕去瞧瞧热闹。”

正德说完哼了一声,向端礼门内的院子里走去。

程小云正在台上娇声吟哦,一袭白衣,如墨丝般的秀发上插了一朵鲜艳的牡丹花,水袖如云,翩翩起舞,把个牡丹花妖得秀美姿态扮得栩栩如生。

正德走到台下,正面人堵如潮,两名侍卫已抢在前边,看见人多悄然堵住不许他过去,正德无奈,看见一个绣红衣、短打扮、纤腰如缕、酥胸贲起的小娘子一条腿蹬在矮椅上,正重新打着?卷千层浪的绑腿,便笑嘻嘻地走过去道:“这位姐姐,可是表演武功么?”

崔莺儿抬起头来,正德暗叫一声可惜,身材如此姣美妖娆的姑娘,可惜满脸小麻子,敷了粉等上台,与面荧荧娇嫩的很,还看不出甚么,这近处一瞧可就大为逊色了。

红娘子见是个军中校尉,看年纪不过十五六岁,唇上还有稚气的茸毛,不过眉目五官十分英俊,说活也客气和善,没有寻常大兵的油滑匪气,心中倒也升起几分好感,她系紧绑腿,伸手挽了挽鬓边发丝,嫣然笑道:“在王府里,姐姐表演武功给哪个看?不过是高竿绳技翻跟斗的杂耍把戏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