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1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8:45
A+ A- 关灯 听书

他不屑地一笑,锐利的目光瞪向对面道:“你们汉人的皇帝,就像一朵娇嫩的花儿、一只笼中豢养的金丝雀,只能躲在紫禁城中发号施令,哪像我们的可汗,那是大漠的雄鹰、草原上的英雄,你们教主说的消息不会是假的吧?”

对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白白胖胖的商贾,穿着庸俗的锦缎棉袍,满脸堆着和气的笑容,就像一尊佛,弥勒佛。

他听了呵呵笑道:“乞克农将军,弥勒教神通广大,我们的弟子遍布三教九流,就算是皇帝的消息,也一样探听的到,正德一定就在杨凌军中,绝不会假!”

被称为乞克农的人目光灼灼地盯视他良久,才一握拳,说道:“但是他们在哪里和花当会面?何时会面?我们到底有没有机会可趁?我们已经等不下去了。

可汗的大军是草原上最勇猛的武士,但是他们不是神,同样需要吃东西,如今我们的粮草已经用尽,现在不只战死的马匹,就是瘦弱的、受伤的马匹都杀来吃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只能吃人了!”

对面那尊佛对他声色俱厉的语气毫不在意,他眯着一双水泡眼,狭窄的缝隙里露出精明的光芒,身形俯前,淡淡笑道:“乞克农将军,想想你们要杀的人是谁,是皇帝、大明的皇帝!这个机会还不值得你们等下去吗?

如今和土木之役的英宗不同,英宗有兄弟,正德没有。正德一死,他宠信的杨凌、刘瑾、张永这些执掌兵权的人会因为怂恿皇帝出巡而全部处死!李东阳、焦芳还有杨廷和身为大学士护主不力严重失职会被迫罢免。

我们的人会趁机上位,诸王野心一起,明廷大乱,本教顺应天意,适时起兵,天下唾手可得,到时……自然要借助鞑靼铁骑的帮助,想想看,我们会帮你们吃掉朵颜三卫,辽东之地尽归可汗,还有我们答应割让的甘肃、青海,这些还不值得你们等下去?”

他笑吟吟地靠回椅背,好整以暇的喝了口酒,又夹了口菜,耷拉着眼皮道:“我们汉人有句话,叫一将功成万骨枯。成就一员名将尚且要用上万条性命来填,你们想获得这么大好处,再耐心候上一段时间又如何?

大明皇帝会晤朵颜三卫首领,这么大的举动,他们想瞒也难。进一步的消息,我们一定搞得到,还请回复可汗,他们既然到了,时机也就不会远了。”

乞克农咬牙道:“好,俞护法。我会把话带到的,你们帮我们摸清大同一线哪些村庄附近没有驻兵,村中还有牛马粮食的,我们……我们必须得派遣勇士,绕过大股明军,从附近取得给养才行。”

俞护法欣然道:“这个我们倒办得到,你们往辽东一线的防御也要放松些,让朵颜三卫的部落头领们平平安安地到达才行。呵呵呵,大明皇帝和他最亲信的将军、花当和朵颜三卫最有威望的部落首领们,当他们突然被人杀死时,就是我们兴云布雨的时候了。

乞克农听到这么富有诱惑和煽动的话,眸中也不禁掠过一丝兴奋和贪婪。他狠狠地灌了口酒,起身道:“好!有了消息马上告诉我们,还有粮草的事,也不可耽搁,为了立住脚跟,我们明日和明军再大战一场!”

他抓起狗皮帽子戴上,咒骂道:“该死的杨一清我们退他就紧咬不舍,我们战他就退缩城中,只耗我们的粮食。王守仁泼皮无赖、使毒下绊专打烂仗,你们汉人的将军不是好汉!”

***********************

翌日,杨凌和张永起兵出城,赴镇羌堡劳军。

前方正在打仗,杨凌和张永不敢让皇帝冒险,留下那三百名大内侍卫守住驿馆。他知道正德好动,恐他耐不住性子跑出去逛街,干脆派人找了那个草头班子回来给他唱大戏,希望能绊住这位小皇帝。

大军开拨了,大地微微颤动,蹄声殷殷如雷,路上的行人和散兵都尽量向两旁避让,数千骑士轰然而过,盔甲鲜明,刀枪闪亮。

杨凌策马驰在平坦的城中大路上,亲军护卫个个彪悍凶猛,在前后左右以娴熟的步伐保持着一致的步调随护前进。

玄黄色的团龙钦差大旗、血红的战旗、墨绿色地杨字帅旗迎风招展、猎猎有声,整只马队都是精锐轻骑,队列雄浑威严,刀枪闪烁着锋寒的光芒,一时杀气弥天,显示出这支队伍地不同寻常和彪悍善战。

所有的士卒都是轻甲,最前边的是投枪队,每人身负五枝陆战用的投枪,枪杆用颤软的稠木制成,长约两米,前粗后细,铁头重大,中心在前。投枪不能远掷,但数十步内却能穿透人体,铠甲也难以抵挡,对于彪悍的蒙古骑兵具有极大的震慑力。

这样的投枪掷在盾牌上纵然穿不透,对方也无法使用盾牌,只能弃盾作战。如果投中人体或马匹,任是战马那样的庞然大物也得轰然倒下,后边的骑兵就难以快速接近,抵消他们骑兵的优势。

随后是火铳队,弓弩队排在最后,排在刀盾队和铁棍队后,这些弓弩是真正的硬弩,需要借助脚力撑开弓弦,可以将利箭射出五六百步,贯穿护甲。

骑兵本来不宜配备这种强弩,但杨凌出京时这支队伍的主要作用就是为了防护,所以配置了八百人的远程硬弩。想想当对方地轻骑正猛扑过来时,在他们背后的天空中突然冒出密匝匝呼啸而来的利箭,当数百个人体被刺穿倒地人仰马翻的时候,一排排重标枪又投掷过来。

紧跟着火铳弓箭、长枪短刀迅如急雨,足以在短时间内将任何强悍的对手前锋打成瘫痪,等到对方大股部队冲过来,他们的轻骑已掉头远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