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12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8:41
A+ A- 关灯 听书

一座寺庙前草头班子正在演戏,前方路口有车马辎重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正运进粮草,正德皇帝在军中,杨凌不敢直接过去,恐混乱中为人所乘,便命全军原地静候。

那时戏曲已经渐渐形成各地不同的风格,但是这种草头班子唱的自然不外乎是乡音俚曲,而且大多带些荤腔。

洪武二十二年,朱元璋曾亲自下令,凡军中将士学唱氵㸒词俚曲的割了舌头,可惜有些事情就算是皇帝下的令也没用。这么些年来,民间风气反而更形开放。正德坐在马上,和一众侍卫扭着头,听的津津有味。

故事讲一位唐朝节度使,手下拥兵数十万,却畏妻如虎,连一房妾侍也不敢纳,后来好不容易和个俏丽的小丫环勾勾搭搭,可是畏于妻子威风却不敢踏过最后一关。只见那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站在台上苦着脸唱道:“风淡云清近晓天,老婆罚跪在床前。邻人不识余心苦,还谓偷闲学拜年。”

正德和侍卫们一起捧腹大笑,乐不可支,待演到节度使和丫环在后花园幽会,一见面就急不可耐地扑上去一把搂住对了个嘴儿,唱道:“俏丫环,想杀我,此时三更方见到,喜滋滋,和衣儿搂抱,你浑身上下都是俏,便不得同床共枕眠,我摸摸砸砸也解馋”时,那戏子不免上下其手,极尽猥亵。

台下百姓轰然叫好,就有那称着俩钱的将铜钱扔上台去,台上饰演把风小兵的戏子连忙一一捡起,挤眉弄眼地对台下看客们念白道:“小丫环,空俊俏,十五岁上,还不曾与人汤一汤,晓得地是咱老爷怕老婆,若不然还道是个石女在后花园。嘿嘿嘿,羞羞也,不晓得这怀春少女如何熬得这些痒!”

台下顿时口哨声起,笑闹不绝,更多的铜钱扔上台去,这些边民整日生活在死亡边缘,倒比中原人更会珍惜享受生活。

张永听了那氵㸒词浪曲,觉得有些不妥,扭头向正德望去,却见他听得津津有味,要不是还记得身在军中,也早扑到台下,和那帮草民一起大呼小叫了,不禁为难的对杨凌道:“大人,这些人唱的实在低俗,让皇上听到可是大大不妥,你看……要不要叫人将他们赶开?”

杨凌扭头一看,只见正德眉开眼笑,听到兴奋处竟忘形地捶打旁边一名亲侍的肩膀,笑声朗朗不绝,心中忽然也觉得开心,他宠溺地看了正德一眼,回头微笑道:“算了,这些俚曲儿要说不登大雅之堂那倒是真的,倒不致就这么教坏了人。”

他心中暗道:“想当初我看光碟那是看到了‘阅尽天下a片,心中已然无码’的至高境界,也没见我学坏,那些犯罪的没见过电器的农民有之,天之骄子有之,人品问题!

什么看黄片看的,被抓起来了找遁词而已,连句氵㸒曲儿都听不得,小皇帝又怎能受到了后宫三千地声色犬马?“

张永听他这么说,便不再言,这段折子戏因为是专演给路人看的,所以并不长,不一时演到那节度使手下献计,扯旗造老婆地反,纳那小美人儿为妻,大将军全身披挂,手执青龙偃月刀,杀气腾腾步入内房,后边跟着四个小校扮演千军万马。

节度使的丑妻从榻上醒来,看见丈夫那副模样瞪眼问道:“喊打喊杀的,你要杀什么?”

那节度使顿时矮了半截,一头跪在榻前陪笑道:“这个……为夫杀鸡给你吃”,正德看到这里,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流了出来。

前方辎重车马过尽,杨凌的军队开始前行,正德犹自恋恋不舍回头望去,只见那位悍妻知道了丈夫的来意,勃然大怒,大将军逃出府去,坐上马车就逃,还嫌那马跑的慢,急得从背上抽出护旗抽打马背,那幅狼狈样看得正德不住发笑。

原来百姓生活如此好玩,虽说吃的差些,穿的粗些,可是活的何等轻松随意。

正德就像一个穷乡僻壤进城的孩子,看着什么都新鲜,这里的人不用见了他就立刻下跪、不用整日板着面孔鸦雀无声,自己也不用装腔作势,整日介注意天子威仪。这样的生活令他向往不已。

正德提提马缰,驱马赶到杨凌身旁,脸上犹自带着笑意,兴奋地道:“杨……杨大帅,寻常巷陌间的百姓们好有意思,日子过得这么苦,他们还能寻出这许多乐子。”

杨凌点头道:“嗯,所以说,百姓是最好对待的人,如果没有天灾让他们饥寒交迫,难以生存,如果没有贪官污吏地压榨,让他们家破人亡,只要有饭吃,有片住的地方,些许的善待,百姓便是恭顺的良民。”

正德细细的咀嚼这句话,一路沉思走了良久,才踢马追上杨凌,向他展颜一笑,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

仪仗经过韩氏皮货行,杨凌扭头再次向商行望去,只见一个虎头虎脑的半大孩子站在门边,见了他不禁启齿一笑,那调皮模样看的他心中一暖,不禁想起了远在京师的爱妻幼娘。

他微不可觉的向韩满仓颔首示意,一踢马腹,加快了行程。韩氏皮货行既是他为韩林父子谋的生计,也是他安插在大同的最重要暗桩,彼此的关系不宜暴露,众目睽睽之下他不便去见岳丈。

再加上此次出京责任重大,在与朵颜三卫达成协议以前,正德皇帝的身份、自己此来的真正目的,都要尽可能的少让人知道。要去见见亲人,看来只能待与花当大首领会晤之后了。

路边一幢酒楼,二楼一间房中,一个身材彪悍、身穿皮裤皮袄的大汉从窗隙前窥探着杨凌的马队驰过,回到桌边坐下,将酒一口抿进嘴里,蹙眉说道:“杨凌奉旨巡边,虽说这次阵仗搞得大些,毕竟他刚刚在京师被人劫掠,护卫森严也不稀奇,可看不出皇帝在此地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