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50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8:07
A+ A- 关灯 听书

第186章秀才遇兵

饭后大军拔营起程,官道上骡马车轮将积雪路面践踏的泥泞不堪,队伍行速因此迟慢了不少,不多时追上一支队伍,只见官兵押着连绵不断的骡马车队,正艰难地跋涉在道路上。

探马向杨凌回报,这是向大同转运粮食、草料的车队,南方北运的粮秣装备经常行于这条路上,车马不绝于途,原本平整结实的夯土驿道已经破损严重,再经积雪压过,崎岖凹陷,湿滑难行。

看到甲胄齐全、行装整齐的大军进过,辎重队自觉地移向路边,杨凌的大军收拢了队形,从一旁缓缓经过。

正德皇帝轻夹马背,身子轻轻起伏着,目光从车队人流中缓缓扫过。车队拥挤在一侧,民夫们衣衫褴褛,有的修补着路面,有的肩扛脚蹬,使劲儿推着陷在冰雪坑中的车轮。

赶车的役夫是征调的,但是这些架桥补路、肩扛手挑出苦力的民壮,却是些自愿运送粮草的流民和佃户、村夫。流民衣食无着,佃户们家境贫寒,冬季里无所事事,仗着有把子力气,出来寻些活计既可以填饱肚子为家里减轻负担,还可以多挣上几文大钱。

看着那些面有菜色的穷苦百姓,正德脸上轻松的笑容不见了,军队越过辎重车队,继续加快行程向前行进,正德还不断的回头望向那条缓慢北行的长龙。

大军在昌平停留一宿,昌平县令并不知道当今皇帝在军中,不过单是内厂提督、京营提督这两块响当当的招牌,就足以让他忙前忙后不得清闲了。

杨凌的大军依托驿丞馆在小小的县城内驻扎了下来,驿丞馆内的差役、厨子全被赶了出去,换上了张永带来的人,昌平县令只道这两位皇帝面前炙手可热的提督大人太有官谱儿,倒也没有生疑,赶着送来几十口大肥猪,见两位大人也没什么热情和他搭讪,就识趣地告辞离去了。

杨凌在临时设下的中军大帐内安排妥了夜晚宿卫和明日行程,两名亲军带着一位普通百姓装束的青年走了进来,这人衣着毫不起眼,但是举止气度却自有威严,杨凌见了他欣然笑道:“柳彪,来来,快坐下。有什么消息么?”

杨凌派杨一清随成绮韵南下,收集前期派人调查的受沿海士族豪绅支持地官员们的把柄,把内厂的三档头彭继祖调来率领这五千精兵。柳彪负责沿途各路明暗探马的指挥和协调,伍汉超先期赶往宣府、大同,与已在那里扎下根来的韩林取得联系,暗中照应。

柳彪施过军礼,在一旁椅上坐了。杨凌笑吟吟地给他斟了杯茶,柳彪欠身谢过,机警地扫了一眼,周围几名侍卫会意地退了下去。柳彪这才低声说道:“大人,京里探马已经来讯,大人要我们注意的那两位姑娘并没有什么异动,二人已被送到豹房,似乎安份的很,卑职令人正继续监视。

另外,前方探马送回地消息,居庸关、宣府一路很是太平,撤下的伤兵,送往大同的辎重,车队不绝于途,军兵、民夫鱼龙混杂,在这样的情形下,为防止鞑靼奸细,沿途都设有管卡,没有军中颁发的通行令谕和路引,五人以上者一律不准通过,是以沿途绝不会出现大队人马,若真有数百绿林便想在五千军中行凶,管教他有来无回。”

杨凌点了点头,略略放下了心,他在帐中徐徐踱步,沉吟道:“伍汉超比我早行一日,目前还不会有消息传来,沿途没有凶险就好,待进了宣府、大同,那里重兵云集,便更加安全了。柳彪,你先下去用饭,这一路上一定要给我打起十二分地精神来,今时不比往日,若是皇上少了一根汗毛,你我都有掉脑袋的危险呀!”

柳彪肃然起身道:“卑职晓得,大人尽管放心,卑职告辞了!”

杨凌点了点头,柳彪转身出去,一名亲兵进来禀报道:“大人,皇上的膳食已经做好了”,杨凌道:“嗯,去看好,我先去看看皇上。”

皇帝在宫中有御膳房专门侍候饮食,张永身边虽有小太监侍候,可是要带着御厨出京可就不可能了。杨凌煞费苦心,找到一位因年老辞了宫中御膳房差事地大厨,也不对他言明,只说是一路为自己制作饮食,弄了几名忠诚可靠的侍卫陪同,一路负责皇帝膳食。

中午在路上便是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正德皇帝也是匆匆吃了些简陋的饭茶,这还是头一顿正儿八经地饭菜。杨凌来到后院正德的住处,留守地大内侍卫全认得这位杨大人,一位侍卫官急忙迎上来道:“杨大人。”

杨凌微微颔首,问道:“皇上头一次出京,这一路颠簸身子乏了吧?可曾歇下?”

那武官也是一副普通军中校尉打扮,闻言笑答道:“大人可猜错了,皇上兴致高的很,刚刚洗漱之后,便带了张提督出去了。”

杨凌吓了一跳,脸上微微变色道:“此刻天色已黑,夜冷风寒,皇上去了哪里?”

那武官忙解释道:“大人不必担心,皇上只是去营中看望将士,并未远行。”

杨凌这才放心,急忙转身边向外走边道:“我去瞧一瞧,你歇着吧。”

杨凌匆匆出了驿馆,这座小城的驿馆设在城东头,外院儿原来是往返辎重车队停留驻扎的地方,周围砌了围墙,墙内驻扎了近千名官兵,其余的驻扎在门外,此时篝火处处燃起,空气中弥漫着一阵肉香。

杨凌四下张望,瞧见右边几处篝火往来行走的人影甚多,便匆匆走了过去,士卒们围坐在火堆周围,火上架着大饭锅,屠宰完毕的十几口大肥猪已下了锅,大块的肉在汤锅中翻滚着,士卒们嬉笑交谈着,大口嚼着馒头,啃着骨头,吃的正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