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49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7:59
A+ A- 关灯 听书

第185章困龙出海

正月已过了三天,文武百官还有过半未回京履职,但初四一过皇帝就得临朝听政了。正德一上朝就下了一道旨意,因杨一清、王守仁首战告捷,大挫鞑靼军队锐气,特任命杨一清为三边总制,王守仁为副将,三镇总兵悉听调遣,以一事权。

鞑靼袭边犹如汉人过年,那是年年必来,初时明军占上风,再后双方势均力敌,近几年来但凡鞑靼出动重兵,明军非两倍以上兵马不能制之。

杨一清为人正直、性子刚毅清廉,甚得大学士李东阳的赏识,又是文臣出身,在此战果下得到重用,满朝文武也没有异议。正德趁着大家高兴,又宣布为犒劳三关将士,特命御前亲军侍卫统领杨凌率军慰问,初六日赴大同。

初五一早,数十名矫健的黑衣侍卫静静立在威武伯杨府门前,两辆三套的马车停在一旁,膘肥体壮的马儿不耐地刨着蹄子,响鼻儿喷出一抹抹白雾。

杨凌和三位夫人以及高文心陪着成绮韵和杨泉叔侄走了出来,成绮韵披着一件大红的羽羽缎斗篷,映着天地一片雪白,潋滟生姿,如同雪中傲梅,令人怦然心动的妩媚中竟也带出几分豪气。

杨凌睨目瞧去,不禁笑道:“瞧你模样,俨然又是一个红娘子,这一路南下,若无这些侍卫陪同,早不知要被官府捉拿几回了。”

成绮韵双手拢在袖中,斗蓬中露出一片云锦妆花的缎袍袖子,袖口的白狐毛,在风中轻轻软软地抖动着。

能够回到熟悉的南方,能够有些事做,她的心中着实有些兴奋,望着杨凌,却也着实的有些不舍。她妙目斜睇,溜溜儿地瞟了杨凌一眼,好似随口开着玩笑似的俨然答道:“那怕甚么?大不了我就命侍卫们拿了你杨大人。有你保驾护航,天涯海角何处不可去得?”

杨凌看向成绮韵,她嘴里随意地说着话儿,可是眸子里却放着绵绵切切的情意,杨凌不由地心中一跳,他轻咳两声,转目他顾道:“还没过完年就要你忙着上路,实是不得已而为之。金陵之事就拜托你了。”

成绮韵在心中微微一叹,唇边勉强泛起一丝笑意,轻声说道:“大人放心。卑职……理会得。”

韩幼娘如今有孕不到两个月,腰身还未看出什么变化来,可是一出门儿已成了重点保护对象,她披着柔软温暖的驼绒斗篷,戴了副貂鼠手套,正和高文心闲话,听见二人说话向成绮韵微笑道:“

姐姐,这些日子相处,还真舍不得你远行呢,相公说要你去做一件大事,那倒是不能拦你了。相公常说,幼娘一身武艺,文心姐姐医术通神,雪儿、玉儿聪明乖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若论到计谋智慧,便是天下男儿,也没有几人及得你,相公得你助益甚大呢。姐姐办完了大事,还望能早些北来。”

成绮韵心中忽然涌过一丝暖流:这小妮子,真的是位好姑娘,她和高文心闺中腻友,自己地出身来历她定是早已晓得了,曾经……尽管自己锦衣玉食,但是街边一个村妇投向自己的也是蔑视的目光,可是这位诰命夫人对她没有一丝的不屑和鄙视,她是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人来尊重。

成绮韵的眼睛有些湿润了,她轻轻握住韩幼娘的手,轻声道:“多谢夫人挂怀,绮韵此去大约二月上旬就能回来。夫人有孕在身,还望多多保重身体,绮韵就盼着今年中秋桂树飘香时,能抱抱白白胖胖的小威武伯爷呢。”

韩幼娘晕红了脸,羞喜地看了杨凌一眼,轻轻摇着成绮韵地手道:“姐姐莫说,人家还不知道呢,或许……或许是个女孩儿也说不定。”

她说着担心地看了杨凌一眼,杨凌笑道:“女孩儿又如何?你家相公就喜欢女孩子。”

杨凌说着招手唤过老管家,接过一个包袱道:“成姑娘,这里有份东西,是我和幼娘送给长干里长亭酒家的马怜儿姑娘的礼物,回到金陵后,麻烦你帮我转交给她。”

成绮韵听了心中一动,杨凌来自宣府,在南方并没有什么亲戚,这事她已经听说过地,这位怜儿姑娘是他地什么人?成绮韵飞快地瞥了韩幼娘一眼,隐隐猜出几分,心中惊奇中还有些酸意。

她不知道杨凌和马怜儿的过去,还道这是杨凌在江南一见钟情结识下的姑娘,这位姑娘竟能令他如此念念不忘,该是怎样了不得的美人儿?”

成绮韵终究还是女人,一个以美貌自负、又对杨凌芳心所属地女人,纵是胸有丘壑、女中丈夫,对这种事又如何不在意?”

遍观杨凌身边诸女,幼娘如蔷薇,苏三似百合,文心如幽兰,雪儿恰杜鹃,虽是千娇百媚各有所长,若论美貌、风情,却没有一个及得上她,这位姑娘能令杨凌如此牵挂,难道竟是国色天香?成绮韵暗暗留心,回了金陵第一件事就是想去会会这位马姑娘了。

她不动声色地接过包袱,浅浅一笑道:“大人放心,卑职定不辱使命。”

成绮韵礼貌地向诸女一一颔首示意,转身上了车轿,掀开窗帘道:“大人,天气寒冷,诸位请都回吧,绮韵这便起程了。”

杨泉闻言如蒙大赦,如今杨凌出入侍卫重重,那种日益威严的气势连他这种稀里糊涂的人都感觉极为明显,自来了杨府他循规蹈矩了一阵,想不到第一次想作威作福,试试当大老爷的派头,就被杨凌发现了。

这几天他一直缩头缩尾的不敢露面,这回能离开杨凌远赴富甲天下的江南,他的心头油然一松,直觉去了好大一种压力。他现在的身份在杨凌身边那就什么都不是,可是离开杨凌,凭着内厂厂督堂兄这块金字招牌,那就无往而不利。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