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489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7:31
A+ A- 关灯 听书

林中一片寂静,唯有雪落、风飘……

听到这番话地红娘子和那几个大盗,都静静地不发一言,过了许久,才听到崔莺儿冷冷的声音道:“要我不杀你也行,你我都是反了朝廷的,我们不会归顺你们,不过要合作也未尝不可……”

翠儿喜形于色地道:“大小姐,你答应了?”

崔莺儿幽幽笑道:“别叫我大小姐,想必你在弥勒教中地位也不低吧?你该知道,作头领地要想服众,就得对得起兄弟。我们出来时带着两百人,他们地父母妻儿还在等着他们过年,如今我连尸首都带不回去,如何向他们交待?”

翠儿迟疑道:“那……你的意思是……?”

崔莺儿断然道:“若不是刘老道,我们何必苦巴巴的赶到京里来送死?你给我杀了这个罪魁祸首,让我对兄弟们有个交待,我就放过你,而且会考虑同弥勒教合作。你放心,此事天知地知,绝不会有一个弥勒教徒知道是你干的。”

刘老道身子一震,色厉内荏地笑道:“哈哈,哈哈,真是好笑,你想挑拨我们自相残杀,让你坐收渔翁之利么?翠儿是本教的仙姬,会上你的当?”他和翠儿本来是背靠背,紧紧挨在一起。可是他嘴里一边说着,身子却已悄悄地移开了些,将一半地注意力放在了身后,生怕翠儿冷不防给他一剑。

崔莺儿嘿嘿冷笑,声音飘忽地道:“刚刚是谁说过,识时务者为俊杰的?翠儿,你我相交已久,该知道我话出如风绝无悔改,我数十个数,你不动手,我就招呼兄弟们将你们葬送在这里,你的尸首,或许几天后会被野狗从雪堆里刨出来。一、二、三……”

随着崔莺儿一声声数着数字,刘老道和翠儿的心都砰砰地急跳起来,猛见她身边一动,骇得他也急忙一闪,腰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擦而过,刘老道勃然大怒,回手便是一刀,口中咒骂到:“臭婊子,你真的对道爷动手?”

翠儿闪身时腰间也被擦了一下,感觉是段枯枝,猛然发觉上当,就在这时刘老道已恶狠狠一刀劈来,翠儿又气又急,剑势一撩,“当”地一声,擦出一串火花,翠儿已喝道:“混蛋,莫中了她的计。”

就在这时,黑暗中红娘子连人带剑,挟着一团雪花,风一般地疾扑了过来,一个冷肃短促的声音喝道:“杀!”

刘老道一刀劈出,从翠儿地动作和反应,就察觉自己中计,这时看到一团黑影袭来,刘老道想也不想,立即一刀劈去,叫道:“小心!”

红娘子一剑本来刺向翠儿胸口,矮身避他刀锋,剑势上扬,一剑刺在翠儿肩头,随即剑身被刀劈中,夹在翠儿锁骨间地剑锋猛地一震,疼得她一声尖叫,眼前一黑几乎晕了过去。

她想也不想,立即弃剑猱身扑入刘老道怀中,抱着他向前冲了出去,两个人滚作一团,在雪中滑出丈余才止住冲势。

刘老道这时已晕天黑地,不辨东西南北。红娘子抬膝一撞,狠狠顶在他胯间,一声惨叫中双掌夹住他的头颅一扭,“咔”地一声响,刚刚呼出口的惨叫戛然而止。

翠儿中那一剑还可忍受,可是剑夹在骨缝里再被刀一劈,几乎将锁骨劈开,她半跪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直起腰来,便绝望地发现身边已然围上了几道阴沉沉的身影。

崔莺儿冷冷地道:“把她拖进观去!”

翠儿未及开口,便觉头皮一紧,被一只大手扯着头发将她提了起来,然后双肩上又各捱了一掌,两条手臂顿时软软地垂了下来,伤处受这一击几乎痛晕过去。

几条大汉拖着翠儿向道观走去,崔莺儿独自站在原处一言不发,留下来的几个汉子唤道:“嫂子……”

崔莺儿低声道:“他们纵然留下眼线,一时也凑不出人手来了,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去四处转转,这儿……待不得了。”

两个大盗应了一声,悄悄转身走了,崔莺儿仰起头来任由雪花飘拂在脸上,化作凉凉的水珠。雪好大,地上几具尸首很快地,就披上了一层白雪。

崔莺儿抖了抖肩,返身走回观内。杨凌待在最里边一间石室内,只听到外边有女人声音惨叫连连,却被盗匪押在室内出去不得,他还道这些匪众耐不得寂寞,深夜掳了女人来玩弄,心中狠意大盛。

崔莺儿走下洞去,见翠儿身上染血,原本俏丽的脸蛋儿被打得瘀肿红紫,披头散发形如厉鬼。胡大锤提着她地头发,正要再狠狠一掌掴去,崔莺儿冷斥道:“住手!”

她走到翠儿面前,缓缓盘膝坐下,冷冷凝望半晌,才问道:“我问你三件事。一、虎哥如今情形如何?二、你和刘老道既是弥勒教的护法和仙姬,费尽心思混入我们山寨到底想干什么?三、既然想利用我,为什么要杀我?”

翠儿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喘息着道:“你杀了我好了,休想从本仙姬这里得到一点口风,然后成为官府的一个糊涂鬼,哈哈……呃!”

黑鹞子一脚踹在她小腹上,翠儿凄厉的笑声顿时止住,崔莺儿淡淡一笑,有趣地到:“仙姬?听说弥勒教神通广大,可以五鬼搬运、可以点铁成金、可以刀枪不入白日飞仙,糊弄得一班百姓神魂颠倒,好,我就来领教领教翠儿仙姑地手段。”

她笑吟吟地起身,从墙上拔下一根燃尽的火把,剑刃随意割了几下,砍成了带着棱刺的锥形,然后走到翠儿身边,忽然掀开她的裙子,伸手便撕她地裤脚。

里边是月白袄裤,里边絮着棉花,可是崔莺儿手劲奇大,哧啦一声,一截粉嫩纤秀、曲线优美的小腿露了出来,翠儿瑟缩了一下,颤声道:“你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