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488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7:28
A+ A- 关灯 听书

京师如今这般情形,便连客栈都不愿意招待客人了,更别提寺庙道观了,那游方道人无处挂单,寄住在城郊破庙里再寻常不过,可疑的都查不过来呢,哪有人手去查他呀?”

伍汉超冷哼了一声,转身走开了,那主簿翻翻白眼,撇了嘴角。伍汉超没看到这消息也就罢了,但是人在绝望时若有一丝线索就忍不住要胡思乱想,这条消息在他脑海中始终徘徊不去。

伍汉超找把椅子坐了,却越想越是烦躁,不亲自去看一看,这事儿总是梗在心头,他霍地站起,从椅背上抓起外袍匆匆穿上。

柳彪脸色阴霾地从二堂走了出来,看见他模样迎过来道:“伍公子,如今只有等着大盗们再次送来消息了,你已经两天没有合眼,连饭也不肯吃一口,这般下去等得到了大人的消息,你也捱不住了。”

伍汉超强笑道:“多谢柳兄关心,大人被掳,是我有亏职守,每思及此,实在是坐卧不宁。”

柳彪瞧他模样,疑道:“你还要出去?”

伍汉超道:“北城线报说,这两日有个游方道人出没于一幢未完工地道观,我想去查个明白。”

那主簿忍不住插嘴道:“大人,北城一带,包括那幢未完工地道观,兵马司也是查过的,并未发现任何异样。”

伍汉超反诘道:“道观虽查过,可曾查过那个道人?你既说那道人可能是寄住在那里,如今天气寒冷,那道观内可有被褥或生火痕迹么?”

“这个……”,那主簿语气一窒,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柳彪皱了皱眉,悄声道:“伍公子,皇帝还不差饿兵呢。官兵搜了一天一夜,早已是人困马乏,如今还未到四更天,加上大雪迷城,我看还是待天亮再点齐人马去搜查吧。”

伍汉超束了束腰带,将剑挂上,说道:“真若有疑的话,大军过处早已引起歹人警觉了,我独自去瞧瞧。”

柳彪知道他心里不好受,便也不再相劝,说道:“好吧,我陪你走一遭。”

大雪仍纷纷扬扬,又起了风,呼啸着卷着团团雪花,夜色迷迷朦朦的,灯光下视线不及三丈,地面上松松软软的,柳彪从值更差房叫起四个亲兵,六个人骑上马奔北城而去,一路上重要路口仍有官兵把守,验过了柳彪的腰牌挥手放行。

树林内,刘老道、翠儿和一个弥勒教徒呈品字形紧挨着,惊恐加上一番搏斗,让他们一个个都气喘如牛:刘老道眼睛滴溜溜乱转,只想找个机会逃出去,可是那黑漆漆地夜色中随时可能蹿出一个要命的女罗刹,没有翠儿和那个弥勒教徒地保护,他根本不敢独自逃开。

双方甫一交手,在道观房梁上把风的大盗就隐约听到了动静。红娘子蹑在翠儿身后,跟出地洞时尚无法确定她是否起了二心,因此只叫他小心戒备,这时听到兵刃撞击声,不消红娘子吩咐,便去洞口将里边的人唤了出来。

群盗还以为被官兵包围了,留了一个大盗看住杨凌,其他人提起兵刃冲了出来。待冲到林中,红娘子立即喝令他们困住四周,不许一个人趁乱逃出去。

他们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待听说这些人是白莲教余孽,曾经横行甘陕和山西的弥勒教徒,众盗反而放下心来。双方都是一身黑,见不得光,只要不是官兵那就好办了。

绿林中人最恨的就是背叛,若有人做出对不起弟兄的事,就算是亲爹,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找到他执行山规。他们不知翠儿本来就是弥勒教中人,简单的几句询问下,还道她反水投靠弥勒教,顿时心中恨极。

翠儿在这伙弥勒教徒中武功最高,在他们拼死围堵下虽伤了两个人,还是被截了回来,红娘子艺业惊人,在敌群中借着夜色可以放开手脚,根本无需分辨敌我,半个时辰地厮杀,如今只剩下刘老道三个人了。

刘老道腿肚子突突地跳着,忽然哑声说道:“红娘子,识时务者为俊杰,如今朝廷出动大军,你的绿林山寨行将不保。劫掳朝廷命官,那是滔天大罪,你和杨虎已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本教根基雄厚,教徒遍布天下,以你夫妻二人地艺业,如果加入本教,必是一员虎将,你可愿考虑么?”

红娘子攥紧了染血的短剑,在林中悄然游走,不屑地冷笑道:“还是先为你自己考虑吧,弥勒教用些戏法迷惑愚夫愚妇,向你们献尽钱财子女,供你们奴役驱使,我们绿林中的汉子也瞧不起你们,杀!”

红娘子趁着说话对方松懈,猛地团身便进,一剑刺入那个弥勒教徒胸口,弹身又蹿入夜色之中,那个弥勒教徒“呃”地一声,撒开手中单刀,摇晃了一下一头扑在雪地上,鲜血从胸口汩汩而出。

刘老道悲愤已极,颤声道:“你这蠢妇,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加入本教你和杨虎就可以受封为天师和佛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不错,你那两百个兄弟,是为我们所驱使,替我们送的命,可是人在江湖刀头舔血,这有什么稀奇?就凭你?就凭你和杨虎,能报仇么?”

他哑声笑道:“就算你穷尽霸州绿林人马,也休想对付得了本教,这这林中我是鱼肉,你为刀俎,只消离开这里,我有用不尽的钱财和人手,你这辈子也别想报仇!”

翠儿也低声道:“大小姐,休怪翠儿无情,我们是各为其主,教主神通广大、弥勒降世,他才是真龙啊。你现在知道什么紫微转世,应在杨虎全是诳言了?

听翠儿一言相劝,只要你罢手言和,我和刘护法可以保你在本教地位崇高,你现在知道我实际的功夫不弱你太多了?真若拼命你不撂下几个人,能杀得了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