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486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7:22
A+ A- 关灯 听书

红娘子听到这里,把心一横道:“就这么办。和官府还有什么信义好讲?胡大锤,官府既然答应了,明儿一早我们就准备强行出城,你去官府先看看你大哥,别被他们坑了。”

满脸横肉的胡大锤满不在乎地点头道:“大嫂放心,有那狗官在这儿,官府还能把我个小喽罗怎么样?我一定陪着虎哥安全到达丰台,官兵别想和我玩花样儿。”

刘老道听了心里一凉,红娘子想起杨凌,心中仍是有些愧意,可是丈夫已经走上这条路,做人妻子的,除了陪着他一直走下去,还能怎么办呢?

她怅然一叹,对刘老道说道:“刘先生辛苦了,你先歇歇吧。熬过明日,咱们就远走高飞。”

红娘子转身到杨凌房中,胡大锤和那个光头大汉黑鹞子鬼头鬼脑地跟在后边,崔莺儿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两个土匪不怀好意地看着杨凌笑笑,施施然走了出去。

杨凌扶着墙壁站起身来,地洞里升不得火,虽说比外边暖和一些,仍然十分阴冷。他身子骨不及这些悍盗,独自在石洞中难捱得很,便盘膝照着伍汉超的法子打坐,如今他还不会大盘,在盗匪看管之下也不敢张扬,可只是小盘了半个多时辰,两膝也麻了。

他看着红娘子脸色,问道:“朝廷同意交换了?”

红娘子瞧着他有些憔悴地摸样,心肠不禁一软,肯舍粥济民地官儿有几个?他还苦心竭虑地想着改良庄稼,倒真是个好官儿。

去他府上造访时,他的夫人也是和蔼可亲,毫无一点官太太架子,可是……不杀他,那两百多条人命如何向兄弟们交待?再说丈夫既已走上这条路,对朝廷越是有用的官儿,越是我们的大敌,谁会想到这次上京,皇帝没杀成,却让他当了替罪羊?

崔莺儿心中有愧,语气就柔和了许多,轻轻点点头道:“嗯,看来皇帝很赏识你呀,为了你封锁了整个京城,我们提出交换,官府想也没想便答应了,明日我派人去和官家碰头儿,只要他们交换人质时不玩花样,你就……你就可以回去了。”

崔莺儿啸傲山林,杀人掠货也是个心狠手辣、眼都不眨地主儿,否则焉有那么多桀骜不驯的大盗臣服,可是说到这儿竟然脸上一热,有些挂不住颜面,她急急转过身去,解下夹棉披风反手掷给他道:“你们当官的比不了我们,在这儿也别摆官架子了,把它披上吧,晚上……我叫人弄些酒肉回来,你就不会像昨晚一样冻的睡不着了。”

另一间房内,红娘子刚刚离开,翠儿便凑近刘老道,低声道:“你搞什么鬼?不是说要鼓动红娘子杀了他么?怎么又变了卦?”

刘老道苦笑一声,看了眼外边,飞快地道:“唉!世事难预料……,教主亲自派人传讯,皇帝可能要出京,这可是个绝好的机会,杨凌是伴驾地重要人物,若少了他地支持,恐怕皇帝就难以成行,因此必须得保下他,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死了。”

翠儿吃了一惊,悄声道:“有这种事?惨了,现在要怎么办才好?那几个家伙执意要为兄弟们报仇,我也帮腔劝说过她,红娘子若拿定了主意,可是执拗的很,没几个人劝得回来呢。”

刘老道冷冷地道:“你跟了她几年,最是熟悉她的脾气禀性,她已把你当成姐妹般看待,回头你再劝劝她。我就住在这道观后边地洪员外家,这里听不到打更,你估算下时间,大约二更左右我会带人来,你假意起夜出来见我,如果她回心转意那便罢了,如若不然,你出面先解决了把风的人,咱们和她一拍两散!”

翠儿失声道:“甚么?那样一来,咱们在绿林这些年地心血……?”刘老道嘿然道:“他们在朝廷落了底,你以为官兵围剿之下他们还成得了什么大事?咱们的宝可没押在这伙山贼身上!”

是夜。洞中火把渐明渐暗,睡在洞口的翠儿忽然张开眼睛慢慢坐起身来,她的手按在地上,略显紧张地看了眼崔莺儿,她斜靠在石壁上,双手抱肩,怀里环着那柄短剑,呼吸平稳自然。

翠儿又向洞里看了看,杨凌不习坐姿睡觉,裹着那夹棉披风佝偻着身子偎在地上。翠儿轻轻吁了口气,站起身悄悄向外走去。今夜洞口是胡大锤和樊老二把手,见她俏生生地走过来,胡大锤色眯眯地笑道:“翠儿,可是冻得睡不着觉了,要不要哥哥抱着你取取暖呐?”

翠儿笑啐了他一口道:“去你地,少跟我不干不净,让小姐听见了看不收拾你,躲开点儿。”

翠儿扶梯而上,胡大锤嘴上虽敢开些玩笑,却不敢和红娘子的人动手动脚,况且他也知道这女子武功比他高明多多,他笑嘻嘻地让在一边,看着那圆溜溜的翘臀扭动着消失在视线里。

道观后边是一片短树丛子,傍晚时寒风呼啸,这时风却小的多了,大片大片地雪花无声无息地飘落下来,无星无月,天色如墨。

翠儿应付了把门地大盗,悄悄闪进林子,听听身后没动静,便悄悄向前掩去,摸到树林外矮墙边,翠儿侧耳听听动静,双掌轻轻击了三掌,不远处有人低喝道:“什么人?”

翠儿也压低嗓音道:“天降弥勒佛。”

对方欣然答道:“当主彼世界!刘护法,人来了。”

翠儿摸了过去,对方不敢燃灯,一点微光下只见影绰绰六七个人影围了过来,中间一个人低声道:“翠儿,怎么样了?”

翠儿听出是刘老道的声音,忙迎上去道:“红娘子机警着呢,早上我才劝她杀了杨凌,晚上劝一阵儿便不敢再劝,恐引起她疑心,后来黑鹞子几个人听到了,又来驳我,他们都是杨虎的结义兄弟,红娘子听了更是不肯再松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