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473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6:42
A+ A- 关灯 听书

题款亦是西涯,想来是李东阳刚刚见画题诗。诗句颇具气度。对画中暗讽他尸位素餐、向佞臣俯首的意味毫不理会,反倒别出机杼,另有一番见地,杨凌展卷看罢。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向李东阳作了一揖。

李东阳诧异地道:“杨大人这是何意?”

杨凌道:“大学士高风亮节,心胸气度,令杨凌感佩不已,这画是才子杨芳所绘,首辅李公题诗,杨某看罢感触良多,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呀,还请大学士将这画赐给下官。下官愿效大人,为大明、为百姓,何惧闲言碎语?”

李东阳目中异采一闪,上次杨凌登门拜访,开门见山直斥八虎之非,他就暗暗疑心杨凌地作为是与八虎虚与委蛇,借八虎之力一展胸中抱负,观他今日行为,听他话中之意。显然是同道中人,李东阳忧虑之处就在于八虎势大,皇上贪玩,偌大的帝国,自己独力难支,如果杨凌真是志同道合的人,那还有什么担心地?

李东阳欣然道:“区区一画而已,杨大人赏识。尽管拿去”。

杨凌将画卷起小心揣在怀中,坐下说道:“方才杨大人含怒而去,又留画暗讽,到底出于何事?”

李东阳无奈地道:“刘公公主持内廷以来,朝中一些大臣深为不满,纷纷告病不去衙门办公,以致许多衙门有其官位,无人主政,公案堆积如山。

再加上北方战事正紧,征役、充远、战事、怃恤、粮秣、调兵。涉及多个衙门,主事官不在,政令不行,延误了许多大事。

刘公公勃然大怒,便颁令道:因病不能办理公务的官员时间达一月者,免当月俸禄;达一年者,降闲职;达三年者,免官为民。永不录用。

这些官员无奈只好回衙门办公,刘公公余怒未熄,又请圣谕,说文官封诰过滥,以后非战功彪炳、政绩斐然者,不得封诰,杨大人刚刚赶回衙门,听了这个整饬文官地消息勃然大怒,找上老夫理论,结果……唉!”

杨凌听了也是勃然大怒:这就是所谓的清官?不顾大局、不识大体,为了他那点清高地臭架子,政事摞在一边、关系万千百姓生死地兵事摞在一边,告着病假,心安理得的享用着朝廷俸禄,真是一群混蛋!

杨凌牙根咬一咬,冷笑道:“贪墨不法的官,不可用!清廉平庸无能的官,不可用!既清廉又能干、却目光短浅、阻碍朝廷革除弊病、中兴大明的因循守旧之官,尤其不可用!刘公公或许有许多遭人诟病地地方,他整饬吏治的目的也可能不正,但是这样地官儿,大可弃之不用,下官是坚决支持刘公公这一决定的”。

杨凌是真的恼了,起身说道:“大学士不必为难,这些恶事就交给刘公公去做好了,朝廷施政,总不能一团和气,皆大欢喜。沉舟侧旁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这些绊脚的腐朽,一脚踢开便是!”

杨凌告辞退出华盖殿,心中的怒气才小了些。宫闱中积雪扫得甚是干净,空气干爽,杨凌冷风拂面神志一清,才觉得自己无名火起,有些太沉不住气了。

他暗暗警醒自己,如今自己权威日重,一言一行都为人所注意,不应意气用事、喜怒形于色,以后该多注意修身养性、城府之学了。

杨凌暗暗吸了口气,舌抵上腭,身柱放松,按照伍汉超教的法子左手虚抱,如勾一球,右手拇指掐着中指午位,双肩下沉,缓步徐行,如飘于云端。

这是武当上乘内功心法,真要练至大成,总要几十年光景。杨凌已过了最佳的习武年龄,也根本没想过练成什么武林高手,只是用来强分健体魄、修身养性而已。

不过这吐纳之术确有奇妙之处,不但让人灵台空明,不再心浮气噪,打坐一阵也能消解疲劳。神清气爽。杨凌才不理会什么门派限制,听了口诀,问个明白,回去便仔细讲与幼娘听。韩幼娘基础扎实,又练有硬气功,再学上乘功夫就不难了,杨凌自己成不了大器,娘子学会了,就等于杨家地子孙学会了,这笔账他还是算的明白地。

杨凌初学乍练,动作有些僵硬,他眼观鼻、鼻观心。一路古里古怪地飘到乾清宫西暖阁,一抬头就瞧见正德一身黑色团龙袍子,头戴翼龙冠,怀里捧着个怀炉,正笑吟吟地看着他,周围一帮太监宫女,一大帮人也都抻着脖子满脸的好奇神色。

杨凌不禁讪然一笑,连忙放下架势急抢过去施礼道:“微臣参见皇上,您怎么站在这儿了?”

正德俊面如玉。拉起杨凌乐不可支地道:“哈哈,朕在院子里正看些杂耍游戏,听人说你摇摇摆摆,如同一只鸭子,所以赶过来看看热闹”。

杨凌脸上微微一红,看见院中搭了台子,暖阁殿门洞开,里边燃着炭炉子。中间一张蟠龙卧椅,上边还堆着白如沃雪地一张软绒毯子。

杨凌见正德仍然热衷于这些杂耍游戏,不禁对他轻声说道:“皇上,也难怪外臣们唠叨,皇上已经承继大统,纳后娶妃,再过几天就要改元正德,如今朝中并不稳定,边关又在打仗,皇上实不宜在这些事上过于分神。”

正德苦着脸道:“李学士劝、杨师傅劝、焦大人劝。现在你也来劝朕了,困在这深宫里,朕每天能去的就是太和殿、乾清宫、仁寿宫,生在这儿长在这儿,抬起头来就那一片天。整日介除了上朝、听讲、批阅奏折,再无旁的,总得找点事干吧?杨侍读,朕的奏折可是按时批阅。绝无积压呀”。

杨凌听皇上说地苦闷,只好道:“可是……天气寒冷,皇上在院中搭戏看戏,暖阁门户洞开,若是着了风寒,那如何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