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首辅_分节阅读_471

发布时间: 2020-06-12 20:46:36
A+ A- 关灯 听书

杨凌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你们了,这几日风声仍紧,那些大盗敢聚焦数百人在京师重地公然作案,蔑视王法,眼中根本没有朝廷,会不会大胆再闯杨府,谁也不敢预料,柳彪就睡在前院,调度防务”。

柳彪含笑拱手道:“是,大人,卑职几个并未多饮,不会误了公事”说罢转身离去。

杨凌点头道:“嗯,一清去后院,那个暖窖是我十分在意的地方。昨日一战可以看出,若非依仗兵器之利,纵是我内厂精锐,也不是那些啸傲山林的绿林大盗对手,你要小心又小心。”

杨一清在眼皮子底下跟丢了红娘子,柳彪这里却几乎将两百名绿林中最凶悍强横地大盗一网打尽,心中早觉愧然,对于后院防务煞费苦心,听了嘱咐胸有成竹地道:“大人放心,除非那贼众不来,否则就是他三头六臂,也逃不出我地天罗地网”。

伍汉超见杨一清走了,跃跃欲试地道:“大人,在下做些甚么?”

杨凌上下打量他几眼,对韩幼娘笑道:“幼娘,你看汉超身材可与我相仿?”

韩幼娘笑盈盈地道:“嗯,就是比相公要结实一些”。

杨凌笑道:“那就成了,把我的袍子准备一套出来,着人送到汉超房中,明日我要汉超陪我进城一趟。”

伍汉超上下打量一备,杨凌给他置办的衣服并不寒酸,要进城何必换穿杨凌的衣物,他一时不知杨凌用意,不免心中有些疑惑。

杨凌说完,不理他迷惑的表情,却对他呵呵笑道:“我还没有倦意呢,就去你房中坐坐吧。”

他走到伍汉超身边,与他并肩而行,轻笑说道:“昨夜你对我说的那个什么左手抱日月,右手甩乾坤,行路之时亦可练功的内功心法我还没弄明白,今早试了试差点儿弄岔了气儿,拜师的贴子明日一早我就让军驿直接送去武当给紫宵掌教,你既说掌教真人一定会收下我,那么请未来的大师兄,现在就多多指教吧!”

第177章正合朕意

杨凌来到宫门,轿夫和四名侍卫自去一旁避风处晒着暖洋洋的太阳休息,杨凌住的太远,平素都是骑马进城,如今两个匪首一个逃遁、一个不知是否还隐在京师,杨凌不敢大意,怕万一挨上一枝冷箭。

这顶大轿的豪华半卧式软座已拆了,设成前后两排,临着轿窗纱帘的前排坐着与他衣饰相同的伍汉超,杨凌坐在后边,从外边绝看不出任何疑处。

杨凌是宫里的常客,那值守侍卫虽三日一轮换,也都认得这位大人了,午门将军接了牙牌,虚应其事地瞟了一眼,就满脸堆笑地双手奉还杨凌。

杨凌顺手把牙牌揣回怀中,问道:“皇上还没下朝吧?”

午门将军笑道:“是的大人,下官就守在宫门,各位大人还未出宫呢”。

杨凌点了点头,未从金水桥过,径从侧方绕过太和殿。此时钟鼓齐鸣,百官退朝,杨凌站在一处楼阁廊柱下候着文武百官退出,皇帝的依仗向后殿行去,直至那黄罗伞盖看不见了,他才举步继续向中殿行去。

走到华盖殿前,只见两位大人怒冲冲地从殿门出来,堪堪与杨凌打了个照面,杨凌见是曾三元及第的大才子王鏊和詹事杨芳,不觉有些意外地停住,向他们拱手施礼。

刘瑾贬黜刘健、谢迁之后,杨芳怒而告病还乡,有些日子不在京里了,今日乍见他露面,虽然一向不返岗缘,杨凌仍以礼相待。

杨芳老而弥坚,虽知杨凌如今职位未变,但权力极大,几有左右朝政的影响,仍是目不斜视。擦肩而过。

王鏊对杨凌观感大变,尤其上次百官雪夜跪宫,杨凌劝皇帝收回了奸党榜,又保举致仕的杨一清和在狱的王守仁领兵挂帅后,对他观感更佳,见杨凌施礼,忙停下脚步匆匆还了一礼道:“杨大人少礼,杨詹事和李大学士起了争执负气离去,王某去劝解一下”。

王鏊、杨芳素与李东阳交好。杨凌不知他们之间有何争执,忙含笑道:“王大人自便”,王鏊苦笑一声,提着袍裾急追杨芳去了,杨凌怔想了片刻,返身走入华盖殿。

小内侍见杨凌来了,正要高声唱礼,杨凌挥手制止,一掀厚羊毡的盖帘儿,走进右侧暖阁,只见李东阳坐在椅上,正执笔批阅着奏折。

瞧见杨凌进来,李东阳忙搁笔起身,向他笑道:“杨大人,今日怎地有暇来访?快快请坐。”

杨凌笑道:“不劳大人动手”,说着自去扯了把椅子在案头坐了,李东阳唤人奉上一杯热茶。坐下说道:“老官惊闻昨夜有大群盗匪明火执仗去你府上为祸,刑部地呈文语焉不详,大人那里可有详情了?”

杨凌道:“被俘的几个盗匪悍不畏死,厂卫的酷刑却非血肉之躯可以抵挡,不由得他们不招,据那些盗贼招供,他们的首领大盗杨虎确实有意谋反,不过这次夜袭我地府邸,似乎是临时起意,不过他们纠集这么多人手悄然抵达京城到底所为何来。那些盗匪也不知详情”。

李东阳蹙着眉头微微颔首道:“刑部公文我已仔细阅过,若说他们就为杨大人而来,情理上说不通,更没有必要化名杨福结纳大人,看来确实是临时起意,变更谋划,他们进京的原来目的到底是什么,倒让人费尽思量了”。

杨凌一笑道:“此时让刑部和霸州官府去缉察便是。愚民相信这些虚妄之言,自以为真命天子的滑稽戏数不胜数,如今朝廷行文通缉,谅他们也玩不出什么花样儿了。

河南渑池村不是有人以皇帝自居,一个村子半村人都是宰相、大臣,十岁的娃娃都封了站殿将军,称孤道寡的二十多年才被朝廷发现么?先帝闻讯只是大笑置之,那些愚民一个也未惩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