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爱民如子】(上)(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40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出午之前就已经想到了后果,离开福隆港之后,这厮就把手机给关了,这就意味着谁也找不到他,当天晚上自然有口咬定就是自己刺了张战备一刀。

第二无数电话,找不到张扬,自然都要找程焱东,程焱东被吵得一夜未能安眠。当天晚上程焱东突击审讯了柳生正道,清晨,张扬先去医院探望了已经苏醒的张战备,张战备看起来精神还不错,看到张扬到来,挣扎着想坐起来,张扬摁住他的肩头道:“八叔,您别动!”

张战备显得有些不安:“都怪俺不好,这次给你添麻烦了。”

张扬笑道:“自家人,我是你侄子,你跟我说客气话?”

张战备道:“俺本来是想压着火气的,可是那帮日本人太让人生气了,诬赖俺们是小偷,偷了他们的东西,俺觉得,俺们受点委屈不要紧,不能让国家受委屈,说咱们中国人就是不行。只去……给你惹麻烦了……”

张扬笑道:“有啥麻烦的?我昨晚去他们那里,把那帮日本鬼子揍了个遍。”

张战备双目生尖道:“真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还能骗你不成?”

张战备道:“那敢情太好了,不过……这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啊,你是当官的,跟俺这个泥腿子可不一样。”

张扬微笑道:“放心吧,我自有办法。”

张战备道:“扬儿,叔求你一件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道:“您说。”

“这次的事情不少工友都参予子,我知道跟日本人打仗肯定要承担后果的,如果有什么麻烦,我一个人担了,别为难其他人。”

张扬道:“能有什么麻烦?我在滨海,这里我说了算,谁敢找咱们的麻烦?”

张战备心中一阵jī动,可他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张扬虽然说得轻描淡写,可这件事绝不是小事。张战备道:“叔就怕给你带来麻烦,万一影响到你,你爷爷肯定要把我的腿给打断了咯。”

张扬道:“八叔,你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情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我向你保证,这件事不会给你和你的工友带来任何麻烦,对了,你能够确定日本人丢东西的事情跟我们这边没有关系?”

张战备用力点头道:“确定,当时工棚里大家都在,网刚睡下,临睡前我清点过人数。“

张扬道:“找到那个刺伤你的日本人了。”

张战备道:“如果是误会,那就算了,当时那么乱,那个年轻人也不是真心想伤我。”

“年轻人?”张大官人不由得一怔,柳生正道已经四十多岁了,怎么可能是年轻人。

张战备道:“二十多岁的样子,右眉上还有一块青色的胎记。”

张扬越听越是不对,如果张战备所说无误,那么柳生正道显然是代人受过。

此时外面响起敲门声,一个温柔的女声道:“张先生在吗?“

却是元和冇幸子到了,她手中拎着一个漂亮的果篮,白色套装显得非常干练,落落大方,看到房间内的张扬,元和幸子的美眸之中不由得流露出几分嗔怪之意,不过当着张战备的面元和幸子并没有表露出来,她来到张战备的面前深深一躬道:“张先生,我代表元和集团向您表示深深的歉意,对不起,因为我们方面的原因导致张先生受伤,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张战备也是个实诚人,原本他对日本人没多少好感的,可看到人家道歉的态度这么诚恳,反倒不好意思说什么了,支支吾吾道:“……,没哈……没哈……”

元和幸子将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向张战备道:“张先生,您放心,我们集团会负担您的所有治疗费用,并对您做出相应的赔偿。

张战备道:“好说好说!”

元和幸子和他又说了几句,然后告辞离去。

张扬也起身离开。

两人在电梯内相逢,张大官人朝元和幸子笑了笑,元和幸子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容,冷若冰霜,对待张扬宛如路人。也难怪她生气,昨晚她给张扬打了无数电话,这厮却始终关机,元和幸子认为这种情况绝非偶然,这厮是存心故意。

张大官人对元和幸子冷冰冰的态度早已有了心理准备,既然你对我形同路人,我也没必要自找难看,电梯门一打开张大官人就走了出去,把元和幸子甩在身后,这厮去停车场开车的时候,听到元和幸子在身后道:“你给我站住!”

张大官人的唇角露出笑意,没有理会她继续向前。

“张扬,你听到没有!”元和幸子显然动了真怒。

张大官人听到她指名道姓的叫自己,这才停下了脚步,拿捏出一脸的错愕:“你在叫我?

刚巧一旁有一条沙皮狗跑过,元和幸子没好气道:“我不叫你,难道叫它?”

张大官人禁不住笑了起来:“我说元和夫人,在我心目中你的气质修养从来都是出类拔萃的,咱们怎么能出口伤人呢?”

元和幸子道:“出口伤人总比暗箭伤人要好!”

张大官人道:“说我暗箭伤人?”

“你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嗬,我发现啊,你们日本人怎么总是广,理占三分呢?明明是你们惹事,怎么槁得好像自己受了委屈一样?”

元和幸子道:“你昨晚为什么要关机?”

“你能关机,为什么我不能?”、

元和幸子道:“我是因为手机收不到信号。”

张大官人笑道:“我也是,真巧啊,看来咱俩还真是有缘。”

望着这厮奶皮笑脸的样子,元和幸子真是有些无可奈何,她点了点头道:“张扬啊张扬,你是铁了心要把我们之间的合作搅黄了不可?”

张扬道:“公是公私是私,我从来都是公私分明,任何事都不会影响到咱们之间的关系。”

元和幸子怒道:“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张大官人道:“得,既然你不把我当成朋友,咱俩也没有谈下去的必要,我还有事啊!”这厮转身作势要走。

元和幸子道:“你给我站住!”

张大官人只当没听见,继续向自己的坐地虎走去,刚刚拉开车门,元和幸子走过来一把将车门给关上:“我还有事问你。”

张大官人道:“我好歹也是滨海市委书记,没听说过哪个投资商用这种口气跟当地干部说话的。”

元和幸子柳眉倒竖凤目圆睁,她被张扬气得不行。

张大官人看到向来心静如水的元和幸子居然也失去了镇定,心中却有种说不出的快感,他微笑道:“有事,上车再说。”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元和幸子咬了咬嘴唇,却没有上他的车。

张大官人从反光镜内看到元和幸子上了后面的一辆白色诓歌,大官人一脸坏笑,驱车向院外驶去。

张扬将坐地虎停靠在鹿角湾附近的滨海大道上,然后向不远处的海滩走去。白色诓歌随后而至,元和幸子将车停在坐地虎后,重重关上车门,从这一动作就能够看出她被气得失去了镇定。

张扬站在沙滩上,望着远方的海面,天气格外晴朗,色彩在这样的天气下非常分明,浅蓝色的天空上漂浮着白得近乎炫目的云朵,海水荡漾着让人沉醉的深蓝,一点点闪烁的金光漂浮在海面之上,金冇黄色的沙滩,不同的色彩在天地间演绎出让人心旷神怡的明快。

张大官人的心情很好,元和幸子的心情却有些烦闷,不过看到这样的景色,她愤怒的情绪也渐渐平息了下来,事情既然已经发生,生气也于事无补。

张扬道:“心情不好的时候来到这里走走,就会感觉到世界变得可爱,周围人也变得可爱许多。”

元和幸子道:“我从未觉得你有什么可爱的地方。”

张大官人哈哈笑了起来。

元和幸子俯身捡起了一颗小石块,用力地投向大海,试图通过这样的动作来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可惜距离太远,小石块没有投入大海中,落在了沙滩上。

张大官人也捡起了一颗小石块,全力一掷,石块飞得不见了影踪。

元和幸子瞪了他一眼道:“除了显摆自己的威风,你还会什么?”

张大官人笑道:“你看我不顺眼?”

元和幸子道:“当初是谁给我们提供了办公区?现在又是谁让**把我们的大门给刮锁了起来?”

张扬道:“你见过哪个租客对房东那么耀武扬威的?傲慢一点我不跟你们计较,可是出手伤人这可违反了我们的法律,在我们的国度,就应该遵循我们的法律。”

元和幸子道:“这件事还是因为我们的办公区失窃引起,我问你,我们元和集团自从来到滨海,单单是办公区发生的失窃案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们滨海政府方面是不是要承担责任?你们的**难道是摆设吗?为什么你不反思自己的问题,反面在处处针对我们?”

张扬道:“我没有针对你们,是日方人员在没有经过调查的情况下擅闯我们的工人休息区,还对我方人员大打出手,导致一人重伤,事情是你们先挑起来的,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是贼喊做贼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