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刚正】(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34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扬道:“昝世杰和陈岗应该并不是同一阵营。”

赵国强道:“我也是这么认为。”

张扬道:“如果昝世杰和陈岗都只是一些马前卒,你想过没有,潜藏在幕后的人物该是何其的厉害?继续查下去,风险肯定会很大。”

赵国强摇了摇头道:“如果我害怕就不会来北港。”

望着赵国强坚毅的面庞,张大官人内心中一阵激动,他几乎就要冲口说出自己的事情,可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张扬道:“我刚来时候的雄心壮志绝不次于你,可是在现实面前会碰得头破血流鼻青脸肿,你会渐渐麻木的,我现在想着的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其他的事情,我没兴趣也不想关心。”

赵国强道:“可我看到的事实是,你是个不安分的人。”

张扬笑道:“赵局,我会尽量配合你的工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是我知道的的确不多,让你失望了。”

赵国强道:“我没有失望,总有人会在危难的时候站出来,总有人还记得公理和正义,总有人会不惜生命去维护他。”他站起身端端正正地戴好了他的警帽,向张扬伸出手。

张扬充满敬佩地看着他,伸出双手和赵国强用力握了握:“国强,你是个值得相交的朋友。”

赵国强微笑道:“我希望,你也是!”

赵国强的话中存在着太多的含义和期望。张大官人欣赏他的同时,却不得不有所保留,根据陈岗的交代,北港市委书记项诚存在着很大的问题,而让张扬心情沉重的是,项诚很可能并不是这张黑网的收网人。

下午的时候,龚奇伟前来滨海视察,张大官人一如既往的对他的这次到来表现出了不敬和淡漠。他并没有全程陪同,视察过程中,每个人都能够看出龚奇伟很不高兴,视察结束之后,他径直去了滨海市行政中心,在那里找到了张扬。

很多人都猜到了开始,却永远猜不到两人见面真正的内容。

龚奇伟来北港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他的两鬓却增添了不少银亮的发丝,张扬感叹道:“龚书记。最近是不是很辛苦?”

龚奇伟叹了口气道:“比不上你辛苦啊。”

张扬给他倒了杯茶:“对滨海目前的工作还满意吗?”

龚奇伟意味深长道:“满意我也得说不满意。”

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龚奇伟却笑不出来:“你对最近的事情有什么看法?”

张扬道:“问题可能出在领导层,金盾宾馆的纵火枪击案,是因为有人想要杀他灭口。”

龚奇伟的身体向张扬倾斜了一下:“你认为会是谁?”

张扬道:“目前可以明确的是,北港应该存在着两个不同的利益集团,又或者是一个利益集团的内部发生了分化,根据赵国强所说,洪长青死前。昝世杰专门找到她,要让她举报陈岗。结果被她拒绝。当天洪长青被杀,紧接着昝世杰出逃。所有矛盾指向陈岗。”

龚奇伟道:“这样说来他们都只是棋子而已。”

张扬道:“项诚应该有问题。”

龚奇伟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他和张扬拥有相同的看法,北港存在这么多的问题,出现了这么**干部,这和他这个一把手有着直接的关系,绝不能用失察或者是疏忽来解释。

龚奇伟道:“假如项诚有问题的话,他究竟和陈岗属于同一利益集团,还是和昝世杰处在同一阵营呢?”

张扬道:“据我说知,项诚和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都非常不错,所以我更倾向于一个观点,那就是他们这些人或许都属于同一利益集团,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利益集团的内部发生了分化,所以昝世杰才会出手对付陈岗。”

龚奇伟道:“他们究竟代表谁的利益?”他其实已经想到了什么,但是龚奇伟不敢确定。

张扬道:“这次的事情从洪长青被杀开始,根据赵国强所说,洪长青之死和昝世杰有着很大的关系,我们假设这件事成立,昝世杰杀死或者授意他人杀死洪长青之后,马上逃离出境,他对陈岗应该非常的了解,知道陈岗和洪长青之间存在着很长时间的不正当关系,洪长青出事,势必会牵连到陈岗,从陈岗身上可能会牵连到另外一个人。”

龚奇伟道:“项诚?”

张扬道:“现在不能确定,但是从种种迹象来看,项诚的可能性最大。”

龚奇伟道:“项诚绝不是做局者,他的背后还有人。”

张扬和龚奇伟四目相对,过了一会儿,张扬道:“项诚是薛老的救命恩人,薛老一直都将他视为子侄,项诚能有今天的成就和薛老的照顾有着直接的关系,他在北港经营多年,的确也做出了一些政绩,但是北港这些年走私猖獗犯罪横行,和他的执政能力有着直接的关系。”

龚奇伟道:“你觉得项诚的背后是谁?有没有可能是薛世纶?”

张大官人一直都在怀疑这件事,他低声道:“薛世纶为人神秘,他出国之后的经商历程很少人知道,只是说他在国外做金融期货赚了很多钱,真实情况怎样?我们并不清楚。”

龚奇伟道:“咱们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如果薛世纶和项诚之间存在一个联盟,他们是同一个利益集团,那么是谁想通过陈岗将项诚牵进来?难道是有人想要对付薛世纶?”

张扬道:“我现在已经想到了一个人,只是我仍然无法确定。”

龚奇伟道:“我们现在所说的一切都建立在假设的基础上,找不到证据,这些假设就永远不会成立。”

“一定会找到!”张扬的话充满了信心。

龚奇伟道:“如果真像你说的的那样,这个利益集团的内部出现了分裂,那么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破绽暴露出来。”

张扬道:“龚书记,你要多加小心,有些人为了保住他们的秘密,维护他们的利益,任何事都可以做得出来,你在明,我在暗,你身处风口浪尖,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龚奇伟淡然笑道:“我从政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有经历过?还会怕这些跳梁小丑?反倒是你要小心,整天和一帮恶魔打交道,牺牲太大,我都感觉到有些于心不忍了。”

张扬笑道:“我自己选的,跟你没关系。”

龚奇伟道:“只希望我们能够早点把这件事情解决,把北港的谜团查个水落石出,迎来拨云见日的一天。”

张扬道:“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对了,赵国强这个人不错,他很有正义感,而且处理事情要比文浩南成熟老练的多。”

龚奇伟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道:“国强为人不错,我会和他多多沟通。”他并不适合在张扬的办公室内停留太久,起身走出门去,离开的时候重重将房门带上,脸色瞬间充满了愤怒,龚奇伟要展示给别人的是他与张扬不合的假象,虽然他们不想,但是目前的北港需要他们这样,需要他们处在对立的两面。

陈岗供出了项诚,但是陈岗并不清楚项诚的背后是谁,张扬和桑贝贝都认为,金盾宾馆纵火枪击案和项诚方面有着相当的关系,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项诚担心陈岗将自己供出来,所以找人将之灭口。

北港的黑暗已经超出了寻常人的想像,张扬认为项诚的背后很可能就是薛世纶,而薛世纶在国内很少进行经营,所以张扬将更多的疑点集中在了萧国成的身上。

适逢萧国成从国外归来不久,而他又通过萧玫红向张扬间接提出了邀请,所以张大官人顺水推舟,前往白岛做客,此次前去白岛,他特地叫上了乔梦媛,因为乔梦媛和萧玫红是老同学,有了乔梦媛的陪伴,也可以更好地隐藏他本来的目的。

张扬和乔梦媛在萧玫红的陪同下来到观邸一号,萧国成此次回来精神很好,肤色比起上次张扬见他的时候黑了许多。张扬和乔梦媛到来的时候,萧国成正在客厅内看报纸,看到他们进来,萧国成将手中的报纸放下,起身笑道:“你们总算有时间过来了。”

张扬道:“我倒是早就想来白岛享受一下这边的阳光沙滩,只可惜最近没完没了的事儿。”

萧国成道:“看来做官的确比我们做生意要辛苦得多。”

乔梦媛和萧国成打了个招呼,跟萧玫红一起去她的房间聊天了,萧国成让人泡了一壶茶,捻起茶盏抿了一口道:“北港最近很不太平啊。”

张扬道:“何止北港,滨海还不是一样,其实官场什么时候都不太平,表面上看似乎风平浪静,实际上却是暗潮涌动。一不留神就会被浪拍到海底,永世无法翻身。”

萧国成呵呵笑道:“别人担心,你不用担心吧,你这么年轻,水性又好,我看再大的浪头也打不倒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