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刚正】(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29
字体大小 + - 关灯

山雨欲来风满楼,会议结束之后,刘钊和项诚并没有马上就走,这位纪委书记显然被触动了真怒,刚才的那通发泄并没有让他完全泄愤,他质问项诚道:“项诚同志,我想问你,既然你们早就发现了陈岗存在的问题,为什么不把他的问题第一时间向省里进行汇报?”

项诚道:“刘书记,这件事发生的非常突然,警方也是在勘查洪长青死亡现场的时候发现了她的日记和录音,因此才知道了她和陈岗之间的不正当关系,我们之所以没有及时向省里汇报,是因为,我们无法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和凶杀案的关系,如果盲目上报,可能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错综复杂,所以我们才决定先将事情压下,尽快将案情查明,对于陈岗我们也进行了密切监视,可没过多久,陈凯畏罪潜逃,我就决定向上头通报这一情况,本来明天就要将陈岗送往省里了,可没想到今晚就出了事情。”

刘钊毫不客气地说道:“陈凯畏罪潜逃,在逃亡途中被杀,咎世杰夫妇匆忙逃脱,陈岗现在又不知所踪,你治下的这些官员真是一个比一个能耐,身为北港最高领导,你难道在之前没有任何的觉察?你用人的眼光和能力真的很让人怀疑。”

项诚老脸微红,尴尬道:“刘书记,我承认,我用人失察,等这件事过去后,我会做出深刻检讨,无论领导们给与我怎样的处理,我都不会有半句怨言。”

刘钊道:“惩罚和处理不是目的,我们的最终目的是要保持干部队伍的清廉和纯洁,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你所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尽快解决问题,查清这一系列事情背后的真相口我不相信北港的官员中只有这三个人有问题,也许还有更多,我不管你们北港有多少人存在问题,只要有问题就必须给我挖出来,我也不管这些人究竟有多大的后台,多深的背景,只要犯了错,就过不去我这一关。”

项诚彻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召开北浩市常委会的时候,他的双目布满了血丝,精神很差,情绪也不好,纪委书记刘钊昨晚已经走了,可这并不意味着这次的危机可以过去,一系列的事件让北港再度成为了平海瞩目的焦点,省领导已经表态,要将这件事彻查清楚,不过这次省里并没有马上派下工作组,由此可见,省里对赵国强的信任。

赵国强今天也穴邀特别列席了这次的市委常委会。

项诚喝了口茶,他感到口渴,嗓子就像要冒烟一样,用温热的茶水润了润喉咙,又咳嗽了一声方才道:“事情大家都清楚了,咱们中的一些人真给我长脸,真给北港长脸!”

这句话让现场的很多人都听得很不舒服,明明这件事跟大家都没多少关系,项诚这是一竿子打落一船人啊,可谁都看出项诚正在气头上,没有人出言反驳,去主动触这个霉头。

项诚道:“我还有几个月就要到点了,议,句真心话,我只想安安稳稳地把这段时间过渡好,我想无风无浪地履行完我的这段职责,站好**的最后一班岗,可是有些人偏偏不让我素净。有些同志,辜负了党的信任,辜负了老百姓的重托,表面上道貌岸然,可背地做着男盗女娼,损公肥私的混账事,我想问一句,做这些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摸摸自己的良心,你对得起别人的信任吗?”项诚重重地将酒杯顿了一下,咣当一声响,茶水也泼出来不少。

现场鸦雀无声,项诚余怒未消道:“怎么都不说话?今天是开会,是叫你们过来讨论北港的未来应该朝哪里去?为什么都不说话?难道北港的领导班子只有我一个?你们干什么的?一个个坐在那里都是摆设吗?”

在常委们的印象中项诚还从来没有发过这么大的火。

市委副书记龚奇伟道:“项书记,我认为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必须要面对现实,从现在做起,从根本上杜绝存在于我们之中的**现象,首先要确保从今天起不再有干部贪污渎职,然后再将涉嫌贪污的**分子彻查出来,做到有错必罚,严惩不贷。”

市长宫还山道:“北港这两年一直都在查,可事情还是层出不穷,其实出问题的不仅仅是我们一个城市,南锡徐光然一案受到牵连下马的干部有多少?奇伟同志和国强同志应该最清楚吧。”

龚奇伟和赵国强对望了一眼,宫还山这句话说得不错。

宫还山道:“再往前说,江城出过事情,东江出过事情,我可以说,现在干部贪污犯罪已经成为了一种普遍现象。”

龚责伟点了点头道:“还山同志说得不错,每次我们都是等出了问题然后再去解决问题,往往都是恶果造成了,国家和百姓的利益已经受到了损害,我们就算把其中的**分子挖出来了,他造成的损失却已无法挽回,最后是国家受到了损失,而我们干部的公信力受到了影响,可谓是两败俱伤,我认为,必须要重视干部的思想工作。”龚奇伟停顿了一下,看了看周围人的反应,发现每个人都听得很认真。

龚奇伟接着道:“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外界存在的诱惑也越来越多,这就意味着,我们的权力部门,我们这些执掌方方面面权力的干部,面临着越来越多的考验,和平年代,安逸的生活,稳定的秩序容易让人麻痹,让很多人放松了警惕,其实在我看来,和平年代,我们这些干部所面临的挑战丝毫不次于战争年代,糖衣炮弹的危害绝不容小觑。如果有人问你,当官是为了什么?我相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会回答说,我是老百姓的公仆,我当官是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话都会说,可又有几个能真正做到?我们中的不少人只是将官员这两个字当成了荣誉的象征,当官就意味着可以执掌权力,当官就意味着很多事情可以凌驾于人民之上,拥有这样的想法,早晚都会犯错,最终必然会犯错。”

项诚端起茶杯想喝茶,却发现茶杯内的茶水已经干了,一旁的秘书赶紧上前帮他将茶水续上,项诚望着神情激昂的龚奇伟,忽然发现今天的常委会上,众人瞩目的焦点突然转移到了他的身上,这让项诚产生了一种失落感,长江后浪推前浪,难道自己即将成为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那一波?项诚的内心因此而变得越发复杂起来。

龚奇伟道:“我希望我们的每一个人,尔要从现在做起,谨慎走好脚下的每一步,权力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就会伤己伤人,这样的结果我们都不想看到,我们所有干部都需要明确一件事,党把我们放在这个位置上,是要我们踏踏实实的做事,为老百姓做事,而不是去利用权力显示威风,利用权力去刁难老百姓,利用权力去损公肥私,利用权力去践踏国家干部这四个字的尊严,不管北港过去怎样,不管北港过去发生过什么,我希望从今天起,北港的政坛会吹起新风,每一个官员都把廉洁奉公放在心头,每一个官员都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常委都被龚奇伟的这番话震住了,龚奇伟的这番话可谓是振聋发聩,他说出了一些人的心声,可是龚奇伟的指向性又相当明确,他分明在说北港在过去的几年中政治上是不成功的,这等于公然否定了项诚的执政成绩。

项诚的胎色铁青,他望着龚奇伟,目光中的怒火已经不加掩饰了。

龚奇伟毫无畏惧地和他对视着,他来北港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他做官的原则从来不是为了讨好别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做官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是为了讨好领导和上级,龚奇伟脑海中想到的一句话就是宁折不弯,他既然来了,北港就要改变,北港必须改变!

每个人都感觉到了现场剑拔弩张削气氛,宫还山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气势和胆魄上无法和龚奇伟相提并论,同样的事情永远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在他的概念里,和上级领导公然对立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也是极其愚蠢的行为,可是龚奇伟却敢于挑战,这就是强势,这就是底气,宫还山想到底气这两个字,对眼前的一切也就释然了许多,毕竟龚奇伟的背后有省委书记宋怀明支持,不然,他不会有这样的胆色。

现场有人鼓起掌来,只有一个人,赵国强,被特邀列席今天会议的一个,他并不是常委,他本来只应该是一个倾听者,本不应该发表他的意见,但是赵国强鼓掌了,这意味着他对龚奇伟的明确支持,坚定的支持,也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并不怕项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