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你变了】(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27
字体大小 + - 关灯

陈岗眼前的景物开始扭曲变形,他听到对方的声音变得悠远漫长:“陈岗……你说实话……,说实话……。”

陈岗的意识开始不受控制,他机械地回答着,脑子里本来存在的防线已经完全崩塌……

货船渐行渐远,黑衣女郎和那名黑衣人上了汽车,上车之后,两人扯下蒙在脸上的黑色口罩,却是桑贝贝和张扬。

桑贝贝将车驶离了码头,这才松了口气道:“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救他?这个老坏蛋死一百次也不可惜。”

张扬道:“他还有用,更何况他本来就不是幕后主谋。”

桑贝贝道:“他说项诚才是主谋!”

张扬道:“如果他刚才的话全部属实,项诚也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棋子罢了,真正的幕后人物很可能是……”他没有把话说完,表情变得无比凝重。

桑贝贝转身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道:“你真的打算要将这些人全都挖出来?”

张扬没说话,双目向车窗外看去,港口上灯火阑珊,北港的夜景很美,可是这么美好的夜色下却隐藏着无数的罪恶。

桑贝贝忽然笑了起来:“冈才陈岗把他的银行账号密码全都交代了,回头我把这笔钱弄出来,咱们五五分账。”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财迷,不义之财咱们不能要,陈岗取之于民,咱们帮他用之于民,把钱全都用在儿童的教育事业上,我看还是捐给天池先生的基金会。,、

桑贝贝眨了眨眼睛:“张扬,我今儿才发现你原来这么伟大。”

张大官人道:“别这么痴情的看着我,我一直都很伟大!“

桑贝贝啐了一声道“马不知脸长你自我感觉真好。”

张扬道:“没点自信还叫男人吗?”

桑贝贝笑道:“你真打算就此放过陈岗?”

张扬道:“他这辈子不会有好日子过了,虽然家人在美国,他却不敢去会合,就算我们放过他幕后的那群人也不会饶了他,你回头把他账上的钱一扫而光,他没了钱,在国外又举目无亲,还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能躲躲藏藏的过日子,我看比坐牢还要痛苦。”

桑贝贝道:“好死不如赖活着,至少比他在国内安全如果他继续留下,恐怕没几天好活了。”

张扬道:“北港要乱了!”

针对金盾宾馆发生的纵火枪杀案,北港**局在当晚举行了紧急会议赵国强紧张部署之后,又前往北港市人民医院探望了三名受伤的警员在那里赵国强遇到了同样前来探望的市委书记项诚。

项诚的脸色非常难看,他先于赵国强一步前来,赵国强抵达医院的时候,他正准备离去,陪同他前来的还有几名市委领导。

突发事件让项诚非常恼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向赵国强发起火来:“你搞什么名堂?金盾宾馆是你们**局内部招待所居然让人堂而皇之的冲进去开枪杀人,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你连自己的警员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赵国强抿了抿嘴唇,他并没有反驳项城的话,不仅仅因为项诚是自己的领导,还因为他的确心存内疚,项诚有句话没测苛,他连自己的警员都保护不了,还谈什么保护老百姓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赵国强低下头,低声道:“项书记,对不起,是我的工作没做好,是我的失职,我向您保证,这件案子我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查一个水落石出。”

项诚不时烦的摆了摆手道:“不要跟我说什么保证,这样的话我听多了,我要看到结果!”他不想继续跟赵国强说下去,大步离开。

赵国强站在走廊内,等到项诚那群人走远,他方才叹了一口气,拿出烟盒,刚冈抽出一支烟点上,一名小护士走过来道:“**同志,这里不许吸烟。”

赵国强慌忙将香烟熄灭:“对不起!”

他的一名部下走过来,向他低声耳语了几句,赵国强点了点头,和那名**一起走入监护室。

三名受伤的**中,有一人还在手术,其余两人伤情已经稳定,他们都躺在床上。伤势最轻的是负责看守陈岗的小**,那名小**现在已经可以开口说话了,看到局长进来,小**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赵国强抢上前去,扶住他的肩膀道:“别起来,躺下,躺下,千万别触动了伤口。”

小**满脸惭愧地看着赵国强道:“赵局,对不起,我辜负了您的信任。”

赵国强道:“现在不说这些,你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小**点了点头道:“记得,当时他要去厕所,可是网刚进去外面就响起了消防警报声,喷淋头也开始洒水,于是我们带着陈岗撤离,想从安全出口撤离的时候,刚刚推开门就遇到了杀手,当时的情况非常突然,我们在没有来及反应的前提下就被他击中,他的枪法很好,我倒地的时候,幸亏陈岗拉了我一把,不然恐怕我也…。”小**一是一,二是二,把当时的情况交代的很清楚。

赵国强虽然没有亲历现场,可是从小**的话中也能够感受到当时的凶险。

小**道:“当时我给他戴上了手铐,他是不是还活着?”

赵国强道:“现场并没有发现他的尸体,目前我们的人还在现场进行勘察。”

“我们损失了多少人?”

赵国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多想,奸好休息,争取早点养好身体,早日归队。”

赵国强束到楼下,还没有上车就接到了电话,却是市里召集他去开会,市委书记项诚针对这次金盾宾馆纵火枪击案召开紧急会议。

赵国强前往会场之前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这次事件将会让他面临空前的压力,可以说他来到北港之后刚刚树立起的良好口碑,因为这件事已经烟消云散,评价一个**局长最直接的标准就是你能否维护社会稳定,保证老百姓的平安,可今晚的这起事件等于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来到市委小会议室之后,赵国强方才知道,不但项城来了,连省纪委书记刘钊也来了,出席会议的还有市长宫还山,市委副书记龚奇伟,市政法委书记葛忠信,市纪委副书记严正。

赵国强是最晚到达的一个,事实上他也是最晚接到通知的一个。

现场的气氛相当的沉闷,项诚清了清嗓子,第一个说话:“国强同志,大家都在这里,你把到目前为止金盾宾馆的情况向大家说明一下。”

赵国强点了点头,他低声道:“今晚七点三十分,金盾宾馆突发火灾,火势从宾馆厨房和杂物间两处燃起,蔓延很快,因为时间较早,很快就被宾馆的工作人员发现,当即拉起了火警警报,酒店的消防喷淋系统也开始工作,住客们开始有组织的进行转移。到现在为止,金盾宾馆的所有住客并没有人在火灾中殉难,现场一共发现了三名死者,其中两人是我们的**,还有三名**受伤,另外一名死者不是**,也不是宾馆的住客和工作人员,身份正在确定中,此人很可能是这场纵火枪击案的主犯。”

项诚道:“陈岗呢?”

赵国强抿了抿嘴唇道:“陈岗失踪了,目前我们无法断定他究竟是在火灾中遇难还是趁机逃离。”

项诚冷哼一声:“无法断定?”

赵国强道“很快就会有结果。“

一直沉默的省纪委书记刘钊道:“我想问一个问题,陈岗是北港纪委书记,陈岗的问题省里已经做出批示,要你们尽快将他移送省里,为什么你们的动作会如此之慢?”

赵国强向项诚看了一眼。

项诚咳嗽了一声道:“刘书记,我们已经做出了安排,明天就要将陈岗送往省里,可谁也没想到今晚就出了事情。”

刘钊道:“不要用没想到这三个字来推卸责任,你们应该想一想,为什么自己的工作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我来北港这短短的几天内出了多少事情,陈岗是北港纪委书记,何其重要的岗位,这样的人存在这么多的问题,为什么之前你们没有发现?”

现场鸦雀无声。

刘钊道:“我可以不客气地说,你们北港领导层都要进行深刻的检讨,每一个人。”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适时的停顿多少冲淡了一些现场的严肃气氛,他的目光落在严正身上:“经过组织上的慎重考虑,决定由严正同志暂时代理北港纪委书记一职,并负责北港市纪委工作,在这里我要重点提出几点,第一,尽快查清今晚金盾宾馆纵火枪击案的真相,找出凶手,以慰两位烈士的在天之灵,第二,调查陈刚、陈凯、咎世杰这三人存在的所有问题,如果他们的罪行查实,只要和他们的错误行为有关联的人员,一定要彻查到底,绝不姑息!”刘钊的这番话说得斩钉截铁,现场所有人都是内心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