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你变了】(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16
字体大小 + - 关灯

赵国强目光一凛:“说下去!”

洪长河道:“她……把我妹妹给坑了,我后来才知道,救我的不是她,是我妹,要不是我妹答应了陈岗那个老混垩蛋的要求,我也不会被放出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洪长河满脸悲愤。

赵国强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低声道:“陈岗和你姑姑是什么关系?”

洪长河道:“这个问题你应当去问陈岗啊!”

赵国强道:“洪长河,单单是盗窃这项罪名你就会被垩判好几年,再加上涉嫌谋杀,你自己掂量吧。”

洪长河颤声道:“我没杀她,我就是拿了一块表。”

赵国强道:“只可惜你说了不算,现在摆在你面前只有两条路,一是老老实实交代自己知道的一切争取获得宽大处理,还有就是等着把牢底坐穿,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

洪长河道:“我要是全都交代了,你会放我出去吗?”

赵国强道:“如果你所说的事情对案情有帮助,我当然会对你从轻发落。”

洪长河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赵国强道:“那就是不想谈了!你等着坐牢吧!”他起身作势要走。

洪长河看到他这样,不由得慌了起来:“别,别走……我说,我说!”

赵国强重新坐下。

洪长河道:“我姑和陈岗维持了很多年的情人关系,不过她和滨海前任书垩记昝世杰关系也不正常,我看这件事可能是情杀,昝世杰在位的时候我姑对他不错,可是现在他失势了,我姑冷落了他,所以他心存嫉妒,因而恨上了陈岗,所以他逼垩迫我姑去举报陈岗,以此作为报复

赵国强皱了皱眉头,这其中的关系真叫一个乱,陈岗、昝世杰这帮人都是干垩部队伍中的蛀虫,没一个好东西。

洪长河道:“我过去出事的时候,我姑去求陈岗,后来她带我妹去吃饭,我妹回来后就不停地哭,我知道陈岗那个老流氓一定把我妹给糟蹋了,所以他才帮我,以后要是我找到机会,一定弄死这老乌龟。”

赵国强道:“你姑姑的官垩场历程是不是和陈岗密切相关?”

洪长河点了点头道:“这些年陈岗对她帮助不少,昝世杰也帮她,过去在滨海的时候,她可是红极一时,后来张扬去了滨海,她就变得不得志了,上次和张扬发生矛盾之后,她不得不离开了滨海,昝世杰帮不上忙,陈岗不愿意给她帮忙,只给她找了个开发区的闲职。我姑去找了陈岗很多次,陈岗却始终不愿意帮忙,可能因为这件事惹火了他,所以他才对我姑姑起了杀心。”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你跟我说的这些事情暂时不要向第二个人说,知道的人越多对你就越没有好处。”

洪长河连连道:“我明白,我明白。

赵国强起身要走。

洪长河道:“赵局,赵局,什么时候放了我?”

赵国强道:“你安心呆几天,等事情明朗了,再解决你的问题。”

“可……”

陈凯和昝世杰的消息接连传来,陈凯在中缅边界的小镇被发现,发现的时候已经被人枪垩杀在一间小旅馆里,至于昝世杰夫妇已经在警垩察找到他们之前离开了国内去了加拿大。

赵国强终于意识到事情远比自己想像的要复杂得多严重得多,他再次提垩审了陈岗,陈岗并不知道弟垩弟已经死亡的消息,这两天精神上始终处于高压之下,整个人苍老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见到赵国强,他苦笑了一声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赵国强道:“我来这里并不是要问你什么,而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他停顿了一下道:“你弟垩弟,陈凯,在潜逃的过程中被杀了,他的尸体在中缅边界的小镇被发现,身份已经得到确认!”

陈岗的身躯颤垩抖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目光中充满了震骇和惊恐,过了一会儿,他将头深深低了下去,肩头不断抽垩搐着。

赵国强能够理解一个人失去同垩胞兄弟的痛苦,等陈岗的情绪稍稍平复之后,他方才道:“在这件事上,我们无垩能为力,如果你想为自己的兄弟讨还公垩道,如果你想保护自己的亲人,我认为你应该将所有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只有这样,我才可能帮你。”

陈岗再次抬起头,布满血丝的双目中闪烁着泪光:“我没什么好说的,我没杀洪长青,我和她的死没有任何关系。”他并没有被悲伤的情绪扰乱思维,他的头脑依然冷静,赵国强试图通垩过这件事揭开更多的秘密,利垩用弟垩弟的死突破他的心理防线,只可惜自己没那么容易对付。

赵国强道:“陈书垩记,咱们心里都清楚,洪长青的死应该不是一起简单的谋杀案。

“简单还是复杂跟我都没有任何关系!”陈岗的语气非常的坚决。

赵国强道:“如果我将从洪长青那里找到的录垩音带和日记上缴纪垩委,你应该知道后果怎样。”

陈岗道:“犯了错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承认,我在男女关系上没能把持住自己,就算你不将这些东西上缴,我也准备向上级领垩导承认自己的错误行为。”

面对老练的陈岗赵国强的确没有太多的办法。

张大官人从望远镜中看了看金垩盾宾馆的位置,一旁桑贝贝道:“放心吧,没什么异常情况,警方对陈岗的保护非常严密。”

张扬道:“不知道陈岗招了没有?”

桑贝贝道:“招什么?你怕他把你谋杀我的事情说出来?”

张扬道:“你不是好端端活着?”

桑贝贝道:“听你的意思好像很想我死!”

张大官人笑着摇了摇头:“你这么漂亮,我怎么舍得……”他的话被电垩话铃垩声打断,张扬拿出手垩机一看,却是赵国强打来的电垩话,张扬向桑贝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通了电垩话。

赵国强道:“张书垩记,在哪儿?我有件事想跟你谈谈。”

张扬道:“我去局里找你?”

赵国强道:“不用,你去富春路的李记私房菜,我请你喝酒,六点半。”

张扬准时来到李记私房菜,赵国强已经点好了菜,在小包间里等他。张扬走进去,赵国强很热情地招呼道:“快请坐!”

张大官人坐下,有些好奇地看着赵国强道:“有道是筵无好筵会无好会,今儿赵局该不是给我来场鸿门宴吧?”

赵国强笑道:“别管是不是鸿门宴,既来之则安之。”他给张扬倒上了酒。

张扬端起酒杯道:“得,就算是糖衣炮弹,糖衣我给扒下来,炮弹我给你打回去。”

两人喝了一杯酒,赵国强开门见山道:“陈凯死了,尸体在中缅边界发现,他应该是想逃往缅甸,应该是有人早就盯上了他,在途中寻找时机下手。”

张扬缓缓放下酒杯,低声道:“跟你上次接到的那个神秘电垩话有没有关系?”

赵国强道:“我也这么想,打给我电垩话的那个人既然对陈凯的逃亡路线这么清楚,就可能赶在警方之前找到陈凯,并对他下手。”

张扬没说话,拿起酒瓶给他们面前的酒杯添满。

赵国强道:“昝世杰夫妇已经离境,目前已经身在加拿大,我正在通垩过外交关系试图缉拿他们归案。”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用,我们两国之间并没有引渡条约。”

赵国强道:“你从一开始就认定陈岗没有杀垩人,你对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早就清清楚楚,你了解很多事,却始终在我面前有所保留,张扬你心里究竟在打什么算盘?”

张扬笑了笑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仰首一饮而尽。

赵国强道:“还记得在南锡吗?当初我们联手粉碎了徐光然为首的腐垩败集垩团,你为人如何我清楚,你不是一个容忍罪恶的人,你现在究竟在顾虑什么?为什么不能将你知道的事情开诚布公的向我说?”

张扬道:“人是会变得,我的处境和在南锡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我承认,北港的确有很多的黑幕,可是我已经不想继续在这里呆下去了,用不了多久的时间我就会离开。”

赵国强的双目中流露垩出失落的光芒,他抿了抿嘴唇道:“你的确变了,失去了锐气,失去了热情!”

张扬感慨道:“官垩场真不是人呆的地方,呆的越久,心中就越是郁闷,可能每个人都抱着可以改变一切的宏图大愿,到最后却在现实面前不得不低头,外面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其中的黑垩暗。”

赵国强认为张扬的消沉是和他最近的境遇有关,他和楚嫣然分手让他失去了宋怀明的宠幸,而和文浩南恶劣的关系又导致他和文家渐行渐远,对张扬来说,这段时间无疑是他政垩治上的低潮期。赵国强道:“你真的想当一个逃兵?”

张大官人意味深长道:“我只想落个清静!”

赵国强凝望张扬的面庞,沉默许久方才道:“你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