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保护措施】(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14
字体大小 + - 关灯

仍在缠斗中的两人浑然未觉,张扬正准备去捡起那块手表,有人已经先他一步走了过去,将地上的表捡了起来,却是北港**局长赵国强。

洪长河看到赵国强把手表捡了起来,嚷嚷道:“干什么你?那表是我的!”

今天赵国强身穿便衣,洪长河显然不认识这位新来的**局长。

赵国强道:“这表是你的?”

“咋地?”

赵国强道:“你跟我过来,我有几句话问你。”

“咋地?”洪长河歪着脖子看着赵国强,样子几乎能把赵国强给吃了。

张扬走了过去,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少他妈废话,过来!”

洪长河被张扬捏住了脖子,顿时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乖乖跟着他走。

赵国强和张扬一起带着洪长河,把他推到自己的汽车里,关上车门,两人把他夹在中间。张扬刚一放开洪长河,洪长河就嚷嚷道:“你们抢我东西,还打我,我要告你们,我要报警。”

张扬在他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道:“看清楚了,眼前这位就是北港**局长,你不是要报警吗?找他!”

洪长河这才知道赵国强的身份,脸上顿时呈现出几分惶恐,尴尬道:“赵……赵局长……”他也知道新来的**局长姓赵。

赵国强扬起手中的那块表道:“这东西哪来的?”

洪长河道:“我自己的。”

张扬道:“放屁,你一大老爷们带女表啊?”

“我……我给我老婆买的。咋地?”洪长河硬着脖子道。

张扬挥手又要揍他,赵国强制止他道:“算了,等我问完再说。”

张扬道:“还要问?你看他这幅熊样,就凭他一辈子也赚不了一块表钱,这表肯定是偷来的。”

洪长河脸色一变:“我没偷,我没偷……”

张扬冷笑道:“还敢说没偷,这表我过去见洪长青带过。根本就是她的。”

洪长河道:“洪长青是我姑,这表是她给我的,她给我。让我送给我媳妇儿的。”

赵国强道:“你不说实话,洪长河,我可警告你。你姑姑已经确定是他杀,而且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现场有失窃的痕迹,很可能这是一次入室盗窃杀人案,你如果解释不清这块表的来历,我会把你当成杀人嫌疑犯抓起来。”

洪长河一听就害怕了:“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这表真是我姑给我的。”

赵国强道:“据我说知,你的这位姑姑早就跟你断绝了关系,她最烦得就是你。会有这么好心送你东西?你过去做过不少的混账事,每次都是你姑姑保你,后来你惹火了她,她公开宣称不再问你的事情。”

张扬道:“这件事不用问,肯定是他跑到洪长青家里偷东西。结果被洪长青发现,于是这混蛋一不做二不休,把自己亲姑姑给掐死了,又制造煤气中毒的假象。”

赵国强跟着点头。

洪长河叫苦不迭道:“没有,我没有杀她,我去的时候。她突然就回来了,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男人,我吓得藏到了床底下,他们两人一进房间就吵。”

张扬和赵国强对望了一眼,两人都警惕了起来,赵国强道:“吵什么?”

洪长河道:“那男人让我姑姑去举报陈岗,我姑姑没答应。然后那男人又威胁她,如果不照办,就让她身败名裂……我姑姑就说,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谁都不干净,看到时候是谁倒霉。两人争吵中,那男人打了我姑姑一巴掌,然后我姑姑就跟他厮打了起来,我几次都想冲出去帮我姑姑打他,可是我后来一想,自己是来拿东西的,要是被发现,肯定麻烦,所以我就没吭声。”

赵国强心中又惊又喜,他根本没有想到,案情峰回路转,居然突然就出现了转机。

洪长河道:“那男人警告我姑姑,然后摔门走了,我听到姑姑一直在哭,后来她也出门了,我不敢继续呆下去,刚好看到地上有块手表,就拾起来,匆匆逃了,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没两天就发生了我姑姑去世的事情,我真没杀她,要杀也是那个男人干的。”

赵国强道:“那男人是谁?”

这也正是张扬关心的问题。

洪长河道:“我没看到,只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他咬了咬嘴唇,低声道:“听声音好像是昝世杰!”

洪长河的话犹如一个霹雳般振聋发聩,无论是赵国强还是张扬都没有想到这件事居然还会牵涉到另外的干部,原本赵国强将疑点锁定在陈岗身上,可是现在多了个昝世杰,按照洪长河所说的时间,昝世杰和洪长青发生冲突的时间恰恰是在洪长青死亡当日,也就是说,昝世杰拥有最大的疑点。

如果洪长河没有撒谎,那么当时昝世杰前往洪长青那里,是逼迫她举报陈岗,而洪长青不肯,因而两人发生了冲突,这样就可以基本上排除陈岗杀死洪长青的可能。

赵国强当即打了个电话,让人前来带走了洪长河,紧接着他就前往科委,要在昝世杰没有觉察到暴露之前将之抓住。

赵国强没有将洪长河刚才的那番话告诉其他人,前往科委的只有他和张扬两人。

其实赵国强并不想带上张扬这个外人,可这厮全程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赵国强又不想惊动**,看到张大官人一脸渴望加入的表情,干脆成全这厮的好奇心。不过赵国强对张扬也有言在先,第一,他只能充当自己的临时搭档,第二,一切都要看自己的眼色行事,他不能擅自行动。

两人来到科委却扑了一个空,昝世杰并不在那里,最近这几天他一直都病假在家。

回到赵国强的车内,张扬道:“洪长青的事情肯定和他有关,看来十有**他已经逃了。”

赵国强眉头紧皱,他低声道:“洪长河的话未必可信,而且他根本没有看清和洪长青发生争吵的人是谁,仅凭着声音很难确定那个人就是昝世杰。”

张扬道:“我看**不离十,昝世杰是我的前任,洪长青过去是县委办公室主任,他们之间非常熟悉,只是我没想到他们之间也有这层关系,你在洪长青家里没找到相关的证据吗?”

赵国强摇了摇头,他也感觉到奇怪,洪长青在日记中记录了和陈岗相关的事情,却对昝世杰这个人只字不提,如果昝世杰能够跑到她家里让她去举报陈岗,那么足以证明,他们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北港这些官员之间的事情还真是错综复杂,赵国强道:“先去他家里看看。”

两人来到昝世杰的住处,摁响了门铃,开门的却是昝家的小保姆,张扬笑道:“你好,我们是昝书记的同事,请问昝书记在家吗?”

小保姆上下打量着张扬,张大官人的笑容很有感染力,尤其是对年轻女孩来说,这厮看起来怎么都不像一个坏人,张扬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特地将自己的工作证出示给她:“我从滨海过来的。”

那小保姆看完之后,将工作证还给张扬,双眼发光道:“我咋觉得您这么熟悉呢,原来是滨海的张书记,昝书记和李阿姨他们回老家了。”

张扬道:“什么时候走的?”

那小保姆屈起手指头算了算:“有四天了。”

张扬一边和她说话一边仔细倾听室内的动静,果然没有异常情况,他和赵国强告辞离开,回到车内,赵国强道:“昝世杰离开的日子正是洪长青遇害的那天。”

张扬道:“我就说这个人有问题。”

赵国强眯起双目看着他道:“你总说昝世杰有问题,是不是想为陈岗开脱?”

张扬道:“我相信事实,别的我都不信。”

赵国强点了点头道:“希望事实能够证明你是对的。”

赵国强回到**局后,马上提审了洪长河。

洪长河虽然是个无赖,却没什么胆色,被带到**局之后,就开始害怕起来,看到赵国强走入审讯室,他惊慌道:“赵局,我什么都没干,我姑的事情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发誓,我对老天爷发誓。”

赵国强摆了摆手,示意其他人都退了出去,他掏出一盒烟向洪长河道:“抽烟吗?”

洪长河平时是抽烟的,可是当着赵国强的面他不敢。

赵国强也很少抽烟,不过这两天的案情让他非常的忙碌,几乎都在日夜不停地工作,抽烟也随着工作量的增加而递增,赵国强点燃了一支烟,抽了一口,吞吐出一团烟雾:“洪长河,我翻看过你的记录,前年你曾经因为涉嫌走私被抓,可是只判了十天的拘留就放了出来。”

洪长河道:“我是去帮忙搬东西的,当时我也不知道是走私,是被人骗了。”

赵国强道:“据我所知那件事是你姑姑帮你解决的,这样看你的人品可不怎么样,恩将仇报,你姑姑帮你这么多,你居然还偷她东西。”

洪长河道:“她又是什么好人了?她……”说到这里他突然停下,吞了口口水。

赵国强目光一凛:“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