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保护措施】(中)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12
字体大小 + - 关灯

张大官人离开的时候,在酒店的大堂遇到了萧玫红,他本以为萧玫红没有看到自己,低头想走过去,却没有想到萧玫红早就看到了他,招呼道:“张书记,我得罪你了吗?见面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张大官人笑道:“我不是看你正忙着吗?所以没敢打扰你。”

萧玫红道:“我一点都不忙,再忙也比不上日理万机的张书记,对了,您今儿来我们酒店干什么?”

张扬笑道:“刚刚来见一位老朋友,这不,市里又发生了点事情,我得赶紧回去。”他说这话就是不想逗留的意思。

萧玫红笑道:“一段时间不见,张书记跟我可生分了不少。”

张扬道:“不是生分,是要保持适当的距离,像我们这种人,遇到漂亮女孩子必须要保持距离,不然肯定要害人害己。”

萧玫红格格笑了起来:“张书记的警惕性还真是不一般,对了,是不是陈书记的事情把你们都给吓着了?”

张大官人揣着明白装糊涂道:“哪个陈书记?”

萧玫红有些不满地白了他一眼道:“又不是什么秘密,满世界都知道了,陈岗呗!”

张扬道:“你都知道什么?”

萧玫红道:“都说陈书记和洪长青的死有关,据说他弟弟已经逃了,陈书记目前也被**机关控制起来了。”

张扬有些奇怪地看着萧玫红道:“你什么时候对政治这么感兴趣了?”

萧玫红道:“我一直对政治很感兴趣,只可惜我没有当官的福分。”

张大官人笑道:“商而优则仕。如果你愿意,我倒是可以给你当个引路人。”

萧玫红道:“我虽然不是体制中人,可是北港政坛上的风吹草动我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

张大官人笑道:“我倒是想听听。”

萧玫红成功激起了张扬的兴趣,她指了指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我请你喝茶!”

张扬道:“可惜我没空。”

萧玫红道:“那就改天吧,对了,我叔叔回来了。有空去白岛转转,他时常念叨你来着。”

张扬微笑道:“等忙完这两天,我一定过去。”

萧玫红道:“忙着调动工作吗?”

张大官人听她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即呵呵笑了起来:“女人的想象力果然丰富!”

张扬去了洪长青家里,洪长青的灵堂就设在这里,虽然洪长青生前朋友很多。可是死后前来吊唁的却没有几个,世态炎凉固然是一方面,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洪长青死于凶杀,很多人在这方面存有忌讳。

张扬来到洪长青的灵棚前,看到乔梦媛在那里,安慰着洪诗娇,现在洪诗娇就在她的手下工作,两人相处的不错。

洪诗娇看到张扬过来,赶紧迎了上来,眼睛有些发红道:“张书记。您怎么来了?”

张扬道:“大家同事一场,我理当过来拜祭!”他献上花环,又去上了账,最后来到灵堂前,向洪长青的遗像三鞠躬。洪长青生前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市委书记张扬会向她低头鞠躬。

洪长青的丈夫张明忠也过来和张扬打招呼。

张扬和他握了握手道:“节哀顺变!”他和张明忠是第一次见面,不免多看了他两眼。

张明忠道:“谢谢领导关心,张书记百忙之中还要抽时间过来,长青要是在天有灵,她也一定会非常感动。”

张大官人道:“洪主任生前在滨海工作期间一直都认真负责,深受老百姓的爱戴。也得到了我们上下一致的认同。”这厮这样说就有些虚伪了,不过洪长青人都死了,过去做过的坏事自然也一笔勾销,张大官人说这番话也是为了安慰张明忠。张明忠点了点头。

这时候一个高大黑壮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正是洪诗娇的哥哥洪长河,张扬之前和他打过交道,是洪长青和洪诗娇两人设计自己,洪长河跑进来闹事,知道这厮是个社会无赖。

张明忠看到他不由得有些色变,低声向张扬告辞正准备进灵棚,却听洪长河叫道:“张明忠,你给我站住!”

张明忠无奈只能停下脚步:“长河,你嚷嚷什么?也不看看这是在哪里?”

洪长河指着他的鼻子道:“我姑的存折呢?我奶奶还活着,你凭什么把我姑姑的东西全都给搜走了?是不是自己想独吞啊?”

张明忠怒道:“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见过存折了?”

洪长河骂道:“少他妈装蒜,我姑姑生前这么高的工资,她的手表首饰至少也得值个几百万,怎么全都不见了?肯定被你给藏起来了,我警告你,你要是想独吞,我饶不了你。”

张明忠气得脸都绿了,洪长青这个侄子根本就是个少脑缺钙的混蛋,别说自己没拿,就算是自己拿了这些东西,他也不能当众嚷嚷出来。更何况周围有这么多洪长青的同事,张明忠强忍怒火,恨恨点了点头道:“我懒得理你!”他转身想走,洪长河却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想走?今儿你要是不把我姑姑的东西交出来,哪里都不许去!”

洪诗娇愤怒的声音响起:“哥,你干什么?你闹什么?”

洪长河道:“妹,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洪诗娇冲上去想要把他们两人分开,却被洪长河一把推到了一旁,洪诗娇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幸亏张扬及时将她扶住。

张明忠怒道:“你放开,再不放开我报警了!”

洪长河呵呵冷笑道:“报警?你以为我怕啊?我姑就是你给害死的,咱们看**来抓我还是抓你。”

“你放屁!”张明忠的愤怒彻底被点燃了,他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和洪长河扭打起来。

张大官人和乔梦媛纯属局外人,张扬本来不想掺和,可是乔梦媛推了他一把,示意他去把两人拉开,也只有他拥有这样的能力。

张扬摇了摇头,正准备过去将两人分开的时候,有一物在两人扭打的过程中掉落在地上,张大官人看得真切,那是一块手表,江诗丹顿牌女表,过去他曾经见洪长青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