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保护措施(上)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10
字体大小 + - 关灯

赵国强道:“省纪委在东江呢,陈书记还是先去我们那边坐坐吧!”

陈岗道:“你好像没那个权力!”

赵国强道:“我没有,但是法律有!陈书记配合点吧,我不想采用必要手段。

陈岗低下头,终于还是屈服了。

赵国强将陈岗带到了金盾宾馆,专门为他安排了一个清净的套间,赵国强对待陈岗还是非常的客气,将陈岗请入房间内,他微笑道:“陈书记,您对这里的条件还满意吗?”

陈岗冷冷扫了四周一眼:“这是要软禁我吗?”赵国强道:“是要保护您!”

陈岗呵呵笑了一声,在沙发上坐下,他掏出手机,赵国强却伸出手去:“对不起,陈书记,您的通讯工具我必须暂时为您保管。”

陈岗将手机交给了他:“我要见纪委刘书记。”

赵国强道:“会见到的!”

陈岗道:“把我关到这里,究竟是项书记的主意还是刘书记的主意?”

赵国强道:“陈书记不必多想,先冷静下来再说,你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我已经安排人在房间周围做好了最周密的安全措施。”

陈岗道:“你们的安全措施根本不值一提,我犯罪了吗?为什么要禁锢我?”

赵国强道:“陈书记不用担心,我请您过来也是为了早点查清情况,一旦事情搞清楚。我们就会将陈书记送回去。”

陈岗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才不认为自己可以重获自由,或许从现在起,他就再也见呼吸不到自由的空气。

“我要见刘钊书记,有些话,我只能单独对他说!”陈岗已经是第二次提出这个要求了。

赵国强道:“您的要求我会向上头反应。”

控制陈岗的命令是市委书记项诚亲自下达的,赵国强成功控制陈岗之后。马上将情况向项诚作了汇报。

项诚得悉陈岗已经被控制之后,暗自舒了一口气,他叮嘱道:“一定要做好安全防卫工作。在确保陈岗同志安全的前提下,避免他和外界接触,在上头做出处理决定之前。任何人想要见到陈岗,都必须首先获得我的同意。”

项诚交代完这件事,马上给省纪委书记刘钊打了电话,选择向刘钊汇报陈岗的事情,不仅仅因为刘钊是省纪委书记,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刘钊身在临蒙仍然没有离开。

天灰蒙蒙的,雨不停的下,张大官人也知道纪委书记陈岗已经被控制的消息,对这件事他并不意外。从洪长青遇害,她的日记和录音带落入赵国强的手中,这件事早晚就会被曝光,就算陈岗和这起谋杀案没有任何关系,他也难以逃脱被双规的下场——其他书友正在看:纨绔王爷追妻:爱妃休逃全方阅读。

张扬第一时间向宋怀明汇报了陈岗的情况。宋怀明马上做出了批示,让北港方面及时将陈岗移送东江,这件事由省里亲自过问。

陈岗坐在远离窗口的地方,倾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虽然他很想看看外面下雨的情景,可惜**是不会让他靠近窗口的。

室内有两名年轻的**负责看守他。白净的那个才二十出头,看起来和自己的儿子一般大小,陈岗望着他,笑眯眯道:“小同志,你有多大了?”

年轻**警惕地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

陈岗叹了口气,感觉到这些**真的将自己当成囚犯看待了,可转念一想,难道不是吗?自己的确已经沦为了阶下囚。没有人愿意跟他交流,房间内,虽然有三个人,可是陈岗却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和压抑,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感觉到自由是如此的可贵,陈岗道:“我可以去个洗手间吗?”

两名**点了点头,那名年轻**陪着他走了过去,来到洗手间前,陈岗想关上房门,那名年轻**却道:“开着门!”

陈岗尴尬地看着他:“我……总得有点**……”

“这是为了保护你,你自己决定,要么开着门解决,要么回去!”小**的声音非常严厉。在他眼里,这位市纪委书记似乎已经成了被他管制的罪犯。

陈岗点了点头,心头蔓延的是难以名状的悲哀。他坚持道:“要不,你把我铐起来,我发誓,我一定老老实实的,你这样看着我,我……我……”

小**终于同意了他的请求,用手铐将陈岗的一只手铐在淋浴房的把手上,然后转身出去了。

陈岗坐在马桶上**全无,虎落平阳被犬欺,也许他以后都将在这种状况下度过余生——好看的小说:美人江山:爱妃,本王要你。

陈岗闭上眼睛,想起了很多事,很多人,有项诚,也有张扬……他忽然睁开双目,大声道:“我要见你们赵局!”

张扬此时就在金盾宾馆对面的金色港湾大酒店,桑贝贝在落地窗前调整好了设备,她躬下身凑在高倍望远镜前,从二十一楼俯瞰下方,饱满而结实的美臀翘起一个诱人的曲线,张大官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凑巧出现在她的身后,于是桑贝贝的美臀碰撞在他的身前,桑贝贝呀了一声,宛如被蛇咬一样跳了起来,然后满脸通红地转过身去,望着张扬,轻咬樱唇娇嗔道:“耍流氓你!”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道:“我好好的站着,是你自己把屁股撅起来的。”

“切,还胡说八道!”桑贝贝自然不信,她对这厮的人品从来都信不过,在这个季节,原本就衣衫轻薄,虽然两人刚才的接触只是点到即止,但是桑贝贝仍然感觉到了刹那间的热力和坚挺。张大官人已经及时退回到沙发上坐下,必须得坐下。不然自己发生变化的某部分肯定要无所遁形了,张大官人望着桑贝贝****玲珑有致的娇躯,心中暗忖,这事儿可不赖我,大热天的,穿这么性感干什么?

桑贝贝狠狠瞪了他一眼,目光还有意无意地朝他裆下看了一眼。张大官人大概是怕露馅儿,赶紧装模作样的翘起了二郎腿,只可惜中间的某部分不太配合。这厮宛如跨栏失误一般,不得不将腿重新放下,这样一来裤裆上的小帐篷凸显了出来。什么叫欲盖弥彰,这厮就是。

桑贝贝脸红得越发厉害,啐道:“流氓!”自己又转过身去,从高倍望远镜向下张望,其实她压根没心思看什么,一颗芳心怦怦直跳。

张大官人抓起茶几上的茶杯,咕嘟咕嘟连灌了几口:“那啥……陈岗出现了吗?”

桑贝贝呼了口气,驱散了心中的尴尬:“按照你的安排,我一直都在跟踪他,陈岗从纪委出来之后——好看的小说:若是你好我便幸福全方阅读。中途被赵国强给截住了,然后就带到了这里,从他进入金盾宾馆开始,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所以我觉得陈岗应该是被控制起来了。”

张扬道:“麻烦了!”

桑贝贝调整了一下望远镜:“他们应该将陈岗关押在506房。窗帘始终紧闭,隔壁两间房全都有**驻守,你想把陈岗救出来恐怕是难于登天。”

张扬道:“谁说我要救他了?”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突然暴涨的荷尔蒙,重新站起身来到桑贝贝身边,这下桑贝贝学乖了,赶紧站起身让到了一边。

张扬凑在望远镜上向下看去。找到了桑贝贝所说的506房间,看到房内紧闭的窗帘,低声道:“我是担心他被人灭口。”

桑贝贝道:“恐怕担心的不仅仅是这一点吧,别忘了,你还谋杀过我。”

张扬笑道:“你还不是好端端活在这个世界上。”

桑贝贝道:“你真想杀我啊?”

张大官人望着桑贝贝精致的面庞,微笑道:“舍不得!”

桑贝贝道:“把我沉尸大海的那会儿可没见你怜香惜玉。”

张扬叹了口气道:“当时不是为了计划吗?”

“只可惜你的计划好像要破产了,陈岗如果把你杀害我的事情给捅出来,马上**局就会找上你,包括袁孝商在内,你们谁都别想逃掉。”

张扬道:“这次陈岗的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

桑贝贝道:“陈岗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那个兄弟也是,看到大哥出事,自己居然吓得先逃了歌里唱着谁的人生。”

张扬道:“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一定有人在背后推动。”

桑贝贝道:“你是说整件事都是一个阴谋?”

张扬点了点头道:“不错,通过洪长青的死牵出陈岗,然后以陈岗为中心,牵连出越来越多的人。”

桑贝贝道:“如果真的有人这样做,你应该高兴才对,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人家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

“很难说!”

桑贝贝望着张扬道:“不过,我看现在很可能先把你给牵连进去,你说陈岗会不会把你给卖了?”

“暂时不会,至少现在赵国强还没有找过我。”张扬看了桑贝贝一眼道:“其实就算他把我卖了我也不怕,说我杀了桑贝贝,尸体呢?死无对证。”

桑贝贝叹了口气道:“我现在总算明白了,你们这些当官的,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张大官人道:“说话千万别那么绝对,你不觉得我好,是因为你还没有切身体会到我的好处。”

桑贝贝无可奈何道:“张扬啊张扬,拜托你说话别这么流氓成吗?”

张大官人叹道:“我其实挺纯洁的,只是你想多了!”他拍了拍桑贝贝的肩膀道:“丫头,拜托,一定帮我盯紧了陈岗,这两天事儿有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