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连锁反应】(上)(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08
字体大小 + - 关灯

1

洪诗娇不是**,她只是按照自己的逻辑思维来分析问题。赵国强当然不会全部认同她的推论,但是她的推论也非常有道理,如果洪长青真的对陈岗步步紧逼,陈岗在被逼急的情况下,也可能失去理智,做出杀人灭口的事情,赵国强道:“谈谈你的姑父。”

洪诗娇道:“也许你应该直接去问他。”虽然姑姑已经死了,可是洪诗娇仍然不愿评论他们的夫妻关系。

赵国强道:“我问过他,他不愿提起和你姑姑之间的关系,也没有提供任何的线索。我看得出他对你姑姑抱有很大的怨念,对她的感情相当淡漠。”赵国强可不是为了挑事儿,他是为了引出洪诗娇的话。

洪诗娇不出意料地激动起来,她不屑道:“他有什么好抱怨的?如果没有我姑姑,他会有今天的位置?当初还不是他把我姑姑推到了陈岗的怀抱里?谁都可以看不起我姑姑,唯独他不可以,你可以去问问他,他在外面到底有几个女人?”

赵国强听得头大,看来洪长青和张明忠这两口子的感情生活各自精彩,谁都不是什么好鸟。

洪诗娇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多了,也意识到自己被赵国强给绕进去了,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赵局,您还想知道什么?”

赵国强微笑道:“没什么好问的了,你放心,我们专案组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侦破此案。一定会给死者一个交代,给你们一个交代。”

赵国强离开房间,来到走廊上,正看到张扬倒背着双手晃晃悠悠的朝招商办走了过来,赵国强马上停下了脚步,饶有兴趣地看着张扬,还别说,这厮还是有几分领导气质的。还没等走到赵国强面前。张大官人就咧开嘴笑了起来,笑得那个阳光灿烂:“赵局,真巧啊!”

赵国强意味深长道:“恐怕不是巧合吧?”

张扬点了点头:“我出现在这里算不上巧合,你出现在这里就不寻常了,咱们俩在这里遇上就是纯属巧合了。”

赵国强道:“我来找洪诗娇同志了解一下案情。”

张扬提出邀请道:“去我办公室坐坐吧。”

赵国强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怎么?想开了?打算给我透露一点信息?”

张扬笑道:“总之对你只有好处。”

赵国强跟着他一起去了他的办公室。

傅长征早已泡好了茶,看到他们过来,笑了笑转身走了。张扬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请赵国强在茶海前坐下。

赵国强道:“还说是巧合?我看是蓄谋已久啊。是不是程焱东告诉你我来滨海了解情况的?”

张扬笑道:“你别忘了。这里是滨海,我是这里的市委书记,在我的一亩三分地,你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我的视线之内。”

“你该不会是监视我吧?”

张扬道:“监视市局局长,你当我脑子有毛病啊?”

赵国强道:“我还有事啊,你有话赶紧跟我说。”

张扬道:“洪诗娇给你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了?”

赵国强道:“我有必要向你交代吗?我就纳闷了,查案是我们**的事情。你跟着凑什么热闹?你要是真想帮忙,就提供点线索。不想帮忙就躲得远远的,我说你究竟是跟这件案子有牵扯。还是闲着没事干,想找点乐子满足你的好奇心?”赵国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

张大官人却耐心的很,他笑道:“急了,我说你能别着急吗?做什么事情都得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赵国强苦笑道:“得,我怕了你,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来北港才几天啊,这就有一位女干部被杀,我如果不尽快破案,别人会怎么看我?”

张扬道:“洪诗娇看待问题有些偏激,她认为这件案子就是陈岗干得!”

赵国强看了张扬一眼:“你怎么知道她怎么说?”

张扬道:“她之前找过我,让我帮忙反应,她认为洪长青是陈岗杀得。”

赵国强道:“你之前怎么不跟我说?”

张扬道:“我不是担心这些话有可能对你造成误导吗?所以不能说。”

赵国强道:“你以为我的判断力就这么差劲?仅仅凭着她的一句话,我就去把市纪委书记给抓起来审问?”

张扬道:“你的级别好像不够吧。”

赵国强正色道:“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更何况一个地级市的纪委书记。”

张扬道:“陈岗不可能去杀死洪长青。”

赵国强道:“你为什么这么断定?”

张扬道:“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那点事儿很多人都知道,陈岗想要杀人灭口,那他应该杀的人实在太多了。”

赵国强道:“你知道?你既然知道陈岗违法乱纪的行为,为什么不向上头举报?为什么要容留陈岗这种**分子继续呆在国家纪检部门?”

张扬道:“你先别冲着我嚷嚷,也别把我想得跟他一样,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我们在讨论案情!”

赵国强没好气道:“我跟你讨论什么案情?我有那必要吗?你知情不报就是同流合污,沆瀣一气!”

张扬道:“你这就把帽子扣给我了。”

赵国强道:“你这么关心洪长青的案子,到底为了什么?你跟我说明白!”

张扬道:“我就是想给你帮帮忙,让你不要被表面的事情迷惑,不要专注于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

赵国强道:“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是想保护陈岗,害怕因为这件案子而把陈岗和洪长青的关系暴露出来。”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我承认,我和陈岗的私交不错,我不希望他就此栽了跟头,公平的来说,这个人除了作风上有点毛病,工作还是不错的。”

赵国强道:“我现在开始明白为什么文浩南这么喜欢查你,看来不是他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张扬道:“你怀疑我?”

赵国强道:“过去没怀疑过,不过现在开始怀疑了。”他的手机在此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和张扬之间的谈话。赵国强拿起电话,听到一个声音低声道:“赵局,给你汇报一个消息,陈凯潜逃了!”

赵国强闻言一怔,他大声道:“你是谁?”

对方阴测测冷笑了一声:“你不必知道,陈凯往南方逃的,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在和缅甸方面的关系接洽,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逃往那边,你还是尽早做好准备,省得被他逃掉了。”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赵国强一时间愣在那里。

张大官人就坐在他的身边,将刚才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他是何等耳力,别说赵国强发愣,张大官人也吃惊非小,陈凯居然在这个时候潜逃,事情真的麻烦了,一定是他认为大哥这次要出事,趁着事情没有完全暴露出来之前先行潜逃,张扬之所以为陈岗说话,还不是不想他这么早被挖出来,不想自己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可是事情往往并不像自己预想中那样发展,洪长青的死亡将一切都搅乱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只怕麻烦大了。

赵国强默默站起身来,他向张扬道:“以后我再找你!”

张扬道:“谁的电话?”

赵国强皱了皱眉头:“什么?”

“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赵国强摇了摇头:“我必要向你交代。”

张扬道:“你别忙着走,我有些事要向你说。”

“我有急事!”

“什么急事?无非是有匿名电话告诉你陈凯逃了!”

赵国强的脸色变了,这厮的耳朵怎么这么灵?居然将自己的电话内容听得清清楚楚,早知道这样,自己真该出去接这个电话。

张扬道:“你不用把我当贼一样防着。”

赵国强拿起自己的手机反复地看,脸上露出狐疑之色。

张扬道:“你该不是怀疑我也往你手机里装了窃听器吧?”

赵国强道:“你想说什么?”

张扬道:“我刚来北港的时候,乔梦媛和时维开车过来找我玩,乔梦媛的那辆奔驰越野车被人给偷走了,就是有匿名电话告诉我,车已经被装上了兴隆号,所以我才和程焱东带着**,上演了一出跨区作业,果不其然,真的就在兴隆号上搜出了那辆失窃的汽车,还发现了价值五百万的走私红酒,后来这个人又三番两次的打电话透露给我消息,我发现他根本不是想帮我,而是想要牵着我的鼻子走,利用我帮他做事,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

赵国强默默点了点头,他拨打了陈凯的电话,电话果然无法接通,赵国强示意张扬等会儿再谈,他又给开发区分局打了个电话,得知陈凯今天根本就没去上班。赵国强的心沉了下去,看来这个匿名电话并非空穴来风,陈凯十有**已经潜逃了。他迅速安排了下去,让人开始寻找陈凯的下落,忙完这一切,他方才将电话放在一旁,望着张扬道:“我想现在咱们是时候开诚布公的好好谈谈了!”2

页面: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