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八章【你得帮我】(下)

发布时间: 2020-06-06 23:32:05
字体大小 + - 关灯

赵国强来北港的时间不长,和陈岗之间并没有打过太多的交道,但是他清楚陈岗是北港最有实权的人物之一。

陈岗很热情的把赵国强迎入办公室内,邀请他坐下,微笑道:“赵局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赵国强道:“陈书记,我今天过来,是想你协助我了解一些事情,不知能否耽搁陈书记的宝贵时间?”

陈岗心说,耽不耽误你都来了,惺惺作态,他在潜意识中对赵国强抱有一种敌视态度,因为他认为赵国强正在做着对自己不利的事情。陈岗笑道:“赵局,你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事情,你明说就是。”

赵国强点了点头:“陈书记,你听说洪长青同志的事情了吗?”

陈岗皱了皱眉头,脸上拿捏出一副非常痛惜的表情:“听说了,太可惜了,她还这么年轻,还有大把的前途,为什么这么想不开呢?”

“尸检结果出来了,是他杀!”赵国强对陈岗的表演明显有些不耐烦,马上揭穿了事实。

早已知道结果的陈岗仍然能够表现出让人信服的错愕和惊奇,想当一个好官员,首先就要练习成为一个好的演员,陈岗惊愕万分道:“他杀?怎么可能?谁这么狠心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赵国强道:“陈书记,我在死者的房间内找到了一些东西。”

陈岗的内心顿时沉了下去,他开始不说话。默默注视着赵国强,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赵国强道:“一本日记,一些录音,其中的一些内容涉及到了陈书记。”

陈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事情果然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

赵国强道:“本来我不相信外面的那些传言,可是现在我信了。”赵国强说得委婉,他的意思是外面都说你陈岗私生活混乱。以权谋色,现在我找到证据了。

陈岗依然没有说话,不是他不想说。而是他不知自己应该从何说起。

赵国强道:“陈书记有什么话对我说吗?“

陈岗道:“我和洪长青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有不在场的证据,我有近两个月没见过她了。”

赵国强道:“陈书记。洪长青生前是不是说过一些威胁你的言论?”

陈岗抿了抿嘴唇,在赵国强面前,他已经无法隐瞒了,想了一会儿,他点了点头:“可是,我真的没有加害她的意思。”

赵国强道:“陈书记,我是一个**,我必须要按照我的原则来办事,接下来的调查可能会对你造成一些影响,我今天前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通知你提前做好心理准备。”赵国强说完就起身离去。

陈岗脸色苍白的看着赵国强的背影,直到赵国强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他方才如梦初醒般清醒了过来,他意识到自己不能这样下去了,不然只会坐以待毙。他决定去找项诚。

项诚并不知道陈岗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身为市委书记,他不可能去关心一个普通女下属的死,陈岗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项诚方才知道洪长青的事情影响这么大,他怒视陈岗道:“老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让你在生活上检点一些,可你倒好,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陈岗苦着脸道:“项书记,我和洪长青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后来我发现这个女人贪得无厌,不停索取,我就跟她断绝了来往,可是我没想到她会这么毒,居然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写了日记,还录了音。”

项诚指点着陈岗,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陈岗道:“我承认,我没能禁受住诱惑,可是我没杀人,我从没有那种想法,她的死跟我无关。”

项诚道:“你还看不清现实?就算她的死跟你没关系,可你们交往的证据已经落在了赵国强的手里,你以为他会帮你掩盖秘密?啊?别忘了,省纪委书记还在咱们北港,只要他把洪长青的日记和录音带递上去,你就等着被双规吧!”

陈岗双腿一软,差点没跪下去,他无力地坐倒在沙发上:“项书记,你帮帮我,这次你一定要帮我。”项诚没好气道:“我怎么帮你?自做孽不可活!”

陈岗感觉到嗓子发干,他咽了口唾沫:“项书记……这么多年,我就算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项诚听他这样说,勃然变色,双目之中陡然闪过凛冽的寒光,他盯住陈岗道:“陈岗,你这话什么意思?”

陈岗道:“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项书记帮帮我!”开始的时候他还有些底气不足,到这时候忽然有种想要豁出一切的劲头。

项诚点了点头道:“你先回去吧,好好检讨一下自己。”

赵国强并没有急于将洪长青留下的日记和录音带公诸于众,因为他感觉太早的公布这件事,对案情并不会有什么帮助,反而会将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陈岗和洪长青之间的关系上。针对洪长青遇害的案子,赵国强成立了专案组,由他自己亲自领衔指挥,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洪长青的丈夫张明忠也回来了,第一时间就被请到了**局文化。

张明忠对妻子的死表现得相当淡漠,望着赵国强道:“她的事情跟我无关,我们已经分居很长一段时间了,上次我见到她还是去年。”

赵国强道:“我不是认定这件事跟你有关,我叫你来是想了解一下和案情相关的东西。”

张明忠道:“我不能提供给你们什么,我对洪长青根本不了解,她有她的生活,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可以这么说,我和她除了有一纸婚姻证书的牵扯,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的关系。”

赵国强望着张明忠,表情显得有些厌恶了,就算是两人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可赵国强也不应该表现出这样的淡漠。赵国强道:“死的是你的妻子,难道你就一点都不伤心,一点都不难过?”

张明忠道:“我的感情早已麻木了,你想问什么,只管问,我的时间不多,回头还要去料理她的后事。”

赵国强点了点头:“你妻子生前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张明忠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你和她为什么分居?”

“感情不和!”张明忠非常的冷静,他的回答滴水不漏。

赵国强道:“在你看来,她的死存在什么疑点?”

张明忠笑了起来:“别问我,我真不知道,无论她活着还是死了,我都想跟她尽可能地划清界限。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我也很想帮助你们,但是我真的对她不了解,身为一个丈夫,我很失败,我承认自己在婚姻上一败涂地,对不起,我帮不了你什么。”

赵国强道:“你了解她的私生活吗?”

张明忠道:“不了解,听说过,据说她在外面有男人,她活着的时候我没兴趣知道,死了,我更没兴趣,我可以坦诚地告诉你,听到她死亡的消息,我的感觉不是伤心,而是解脱!”

赵国强感到一阵悲哀,不仅仅因为洪长青,也为了张明忠,他们显然都是生活的失败者。张明忠绝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对一切都一无所知,他只是不想说。和洪长青密切相关的几个,大都选择了沉默,赵国强最后一个去调查的是洪诗娇。

他亲自前往滨海一趟,在招商办见到了洪诗娇。

洪诗娇显然还没有从失去亲人的悲痛中解脱出来,眼睛肿肿的,之前她请了一天假,不过马上又回来上班了。

警方找到她既在情理之中,又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因为她没有想到北港市**局局长会亲自来找她了解情况。

赵国强是由程焱东陪同他一起过来的,程焱东并没有全程陪同,留给他们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听到赵国强问起姑姑的案子,洪诗娇又被勾起了伤心回忆,忍不住低头抹泪。

赵国强等她情绪稍稍平复了,方才问道:“你对这件案子怎么看?有什么值得重视的线索吗?”

洪诗娇道:“我姑姑是被陈岗害死的!”

“为什么你会这么断定?”

洪诗娇擦干眼泪,勇敢地看着赵国强道:“我姑姑生前曾经说过,如果有一天她发生了意外,那个害她的人就是陈岗。”

赵国强道:“仅凭着她的一句话,不能作出这样判断。”

洪诗娇道:“陈岗利用职权,逼迫我姑姑和他长期保持两性关系,他就是一个混进干部队伍的败类!”

赵国强道:“小洪,我想你分清一件事,我现在在查的是刑事案,而不是干部违纪的案子,我想你尽量提供对案情有帮助的证据,至于某些干部违纪的事实,你可以反映给纪检委部门,我也可以对你做出协助。”

洪诗娇咬了咬嘴唇道:“我姑姑对她目前的工作不满意,所以向陈岗多次提出要更换工作的要求,还曾经告诉他,如果他不帮忙解决工作问题,就把他们两人的关系公诸于众,我想陈岗一定是被我姑姑逼急了,害怕他们之间的关系曝光,所以铤而走险做出了杀人灭口的事情。”